菠萝网目录

四岁郡主超甜哒 第45章 皇帝一怒

时间:2020-10-09作者:兮兮软软哒

    “你离朕的妹妹远一点!”

    顾冕咬牙切齿地在叶成轩的耳边说道。,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顾怜惊呼了一声,连忙上去拉住他的手想要阻止他的行为。

    “皇兄,你别”

    虽然宴席上还清醒留着的人并不多,可皇帝的一举一动众人还是十分关注的,当即场面就变得混乱了起来。

    阮皇后离得近,连忙上去想要拉开人,但走了两步又下意识摸了下自己的肚子,最后站在不远处冷着脸命令道:“都愣着干嘛!陛下喝醉了,快请他回去安寝!”

    胖胖的荣福公公这会也终于跑了过来,一边哎呦喂地叫着,一边小心翼翼地试图将顾冕拉开。

    “陛下我的陛下哟”这位年纪不小了的御前大监苦着脸小声唤道,“您这样明天让长公主如何做人呀?又让小郡主和小世子怎么自处呀”

    到底是天天伺候在身边的人,荣福这话说完,顾冕终于是找回了一些理智,松开了抓着叶成轩衣领的手。

    后者没了这股力的支撑,一下子就瘫软了下来。

    他怎么也没想到,皇帝竟然

    顾冕这时扫了眼扶着叶成轩泪眼朦胧的叶怜,整个人也都冷静下来了,恨铁不成钢地瞪了自己这个妹妹一眼,再看向那个没有一点骨气的男人。

    “都说你是京城第一美男,”他恢复了自己一贯地语调说话,“朕觉得也就这样,向来民间那些人没有见过朕的俊脸,才随便评出来的。”

    前面他们说话的声音都不大,加上歌舞乐声的掩盖,也没人听得清,这会乐师和舞娘们都惶恐地停了表演,加上顾冕特意放大的声音,让众人都听了个真切。,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所有了听了心里都松了一口气,内心都不禁有些好笑。

    看来他们这位陛下真的醉了呀,竟然在意这种事情。

    叶成轩知道自己逃过一劫,顾不上腿软,连忙道:“臣蒲草之姿怎敢与陛下天容争辉,不过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市井小民们抬举而已”

    “哼”顾冕眼神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一挥袖直接离开了宴席。

    荣福公公见状连忙冲在座几位主子打了个千告退,飞快带人跟了上去。

    底下的官员和家眷们面面相觑,皆是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

    顾锦恬在边上吃糕看戏,觉得甚是无趣。

    她这个大舅舅还真是妹控护短啊,只是这样一来,却把顾怜往叶成轩身边推了些许,简直是个猪队友

    小不点看着自己娘亲和渣爹手握手站在一起的模样,突然就觉得手里的桂花糕不香了。

    改天一定要和大舅舅好好说道说道现在嘛还是得她顾锦恬出手才行啊。

    为了不让自己的娘亲因为心软再次回到渣爹的身边,顾锦恬将手里的糕点一口闷下,拍了拍手,从席位上爬了起来,滴溜溜地走到了两人的中间。

    她强势地打断两人的对视,挤进两人之间狭小的空间,抬起头,一脸疑惑地说:“爹爹,你为什么抗旨不尊啊?”

    两个大人一愣,顾怜回过神来后,飞快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离叶成轩远了一些。

    叶成轩有些气恼,却不得不忍气吞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加柔和。

    “甜甜在胡说什么呀爹爹哪有抗旨呢。”

    顾锦恬皱着眉,小脸上满是疑惑:“大舅舅不是皇帝吗,师父跟我说,皇帝说的话就是圣旨,所有人都要听的,不然就是抗旨不尊,是大罪呢!”

    叶成轩强笑道:“方才陛下似乎并没有下”

    说到这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了起来。

    果然,那个今天不止一次让他觉得有些棘手的小女儿脆生生地开头:“刚刚大舅舅说——”

    小女娃说着握起小拳头,放在嘴边煞有介事地清了清嗓子,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变得要粗犷一些,然后气沉丹田:

    “你离朕的——”

    叶成轩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这丫头说得太大声了,要是真让她说出来,他还要怎么做人?!

    “唔”顾锦恬呼吸一滞,然后拼命地挣扎了起来。

    顾怜见状连忙去拉叶成轩的手:“你这是做什么,甜甜那么小,你怎么能对他那么粗鲁!”

    叶成轩也意识到自己的手劲有些大,赶紧松了手,结果就看到小女娃娇嫩的脸上出现了几个红红的指印。

    顾怜大为心疼,竟是直接瞪了他一眼,抱起顾锦恬冲太后和皇后行礼告退。

    “女儿先带甜甜回去了,青禾你叫人去外面找找玄哥儿,时候不早了,别玩疯了。”

    青禾连忙应诺,出去吩咐人了。

    顾怜带着蓝松和丹竹便要离开。

    叶成轩见状连忙也告退,立马跟了上去。

    和淑妃在一边围观了全程,发现事情比自己想得要复杂多了,当即不想再牵扯进去,也告了退。

    这下宴席的高位上便只剩下太后和皇后了,婆媳两也没了继续呆下去的兴致,吩咐下去让席上众人自便,便也离开了大殿。

    阮皇后轻轻的搀扶着太后,两人从花灯下走过,太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皇后自然懂她心中所想,但有些话却不是她能说的。

    天下做母亲的没有哪个不会为自己的儿女操心,从一开始太后就不看好叶成轩这个满脸桃花的浪荡子,可顾怜非君不嫁,甚至搞起了绝食,太后和皇帝也就无可奈何,只能随了她的心意。

    年轻的顾怜满心以为爱情便是婚姻的全部,然而现实却不是如此。

    皇后看着头顶上绚烂的花灯,心里也是止不住地叹息。

    对于男人来说,太多的东西,远比纯粹的爱情要重要多了,就像她和顾冕,不也曾海誓山盟说要白首一心人?

    而另一边早就愤恨离开的顾冕,却没有回去自己的寝宫歇下,攀上了先前顾锦恬上去的那座假山。

    秋夜的凉风习习,将他的酒劲吹走了几分。

    顾渊慢慢从山下走了上来,走到他身后一步之遥的位置:“听说你刚刚在宴席上对着叶成轩发怒了?”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