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岁郡主超甜哒 第32章 帝王心思

时间:2020-10-09作者:兮兮软软哒

    王举作为堂堂宰辅,能坐到这个位置当然不是个傻的。,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品闲楼的事闹得颇大,整条朱雀街的人应当都看见了被殊墨从马车上拽下来的钱府尹,而品闲楼内顾锦恬的哭诉声更是被不少人听见了。

    王举自然在他们进宫之时也接到了消息,心里知道王闻庭在外面干了什么蠢事,说了什么混账话。

    因此这边顾冕一传唤,他便认错态度良好地来了,首先在殿外看到那混账孙子就给了两巴掌过去。

    顾冕看着这位两朝老臣,一时间不知如何言语。

    当初他参与挣位,王举是最早站出来支持的,也算是从龙之功,这人向来老成持重,说话做事滴水不漏,怎么就会杨处王闻庭这么个混账儿子呢?

    还是说,其实王家并不如他想象那般尊重他这个皇帝?

    若不是他这当家人在家时透露了些什么,他这个没脑子的孙子怎敢在外遮阳大放厥词?

    顾冕抱着顾锦恬,心中千回百转,久久未曾开口。

    最难熬的还是底下跪着的王冕,初秋的天气里,一身官袍都被汗水浸湿了,依旧额头抵着地,不敢起身。

    别看顾冕在自己兄弟姐妹和外甥女面前多么好说话,他毕竟也是一位帝王,经历过夺嫡之争,踩着鲜血和尸骨上位的皇帝。

    说的残酷一点,他确认自己这些亲人对自己不会背叛没有威胁,而他也需要在日日紧绷的皇位上,给自己留有一些喘息的余地,因此他能够宠爱顾锦恬。

    但是对于臣下,尤其是这些手握重权的所谓内阁宰辅,他不得不去多想。

    没有一个皇帝愿意放手自己的权利,所以当一个皇帝必备的素养便是猜忌。

    他可以放权,前提是对象是可控的,但如果有朝一日豢养的狗都想着吃主人的肉了,那自然是不能留的。,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其实王闻庭这事完全可大可小。

    往小了说不过是一群人书生意气,道听途说了一些闲话,妄议皇族宗亲而已。

    可偏偏顾锦甜童言稚语一番哭诉,直接将那些话拔高到了侮辱皇帝上面——他也的确说了皇帝以权势胁迫谢儒风收徒。

    看起来似乎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天朝太平久了,边关无战事,朝内便是文官的天下,而谢儒风在文人里的地位正要坐实了,只怕惹得天下读书人不满。

    更何况,王闻庭这样说,就让顾冕会想,是不是王举这个老东西开始对朕不满了?

    再一则,顾锦恬提到了朋党只说

    当皇帝的就没有不忌讳官员结党的。

    要知道前朝便是因为皇帝孱弱,宦官联合朝臣一起架空了皇帝,弄得朝堂乌烟瘴气,民间百姓被官僚奴役地怨声载道,导致民愤沸反,四处**而起,顾氏先祖也是其一,最后才有了今日的天朝。

    当然,朝堂之上党争无可避免,但是没有人会拿到台面上来说

    有人就要说了,王闻庭只是个还没入仕的读书人,一群读书人交朋友喝酒聊天哪里够得上朋党二字?

    这要坏就坏在他是当朝次辅王举的孙子,你一内阁辅政大臣的孙子,集合了一群读书人在酒楼里面说皇帝的坏话,你是不是想造反?!

    所以别看顾锦恬哭哭啼啼短短几句话,这里面是结结实实挖了个大坑。

    王闻庭不跳也得跳。

    王举极度诚恳的认错,和皇帝的愤怒略过不提,最终顾冕给了王举一个面子,没有真的给王闻庭定罪,只罚他了20庭杖,其余参与的书生也全都10庭杖,顺带禁了下一次科举的资格,又给王举放了个假,让他回去教孙子。

    这位已经不再年轻的辅政大臣三呼万岁,在荣福公公的搀扶下才艰难地站了起来,就连面容都似乎苍老了许多岁。

    他离去之前下意识看了一眼刚刚被顾冕放到一边,坐在椅子上的顾锦恬一眼。

    那不足三尺高的小女娃正抱着荣福公公给自己的一杯羊奶小心地抿着,似乎察觉到有人看自己,也微微抬起了眼睑。

    王举和这小女娃对视了一眼,不知为何心头一颤,却也不敢久留,连忙避开眼神退出了殿内。

    顾锦恬把杯子拿开了一些,双手捧着放在腿上,看着那个离去的背影,略微偏了偏脑袋。

    没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钱大人自然不敢再留,见没自己的事情了飞快告退。

    这时候好不容易把手头事情忙完的顾渊姗姗来迟。

    小不点连忙把杯子丢给边上的澄心,滴溜溜地从椅子上下来跑过去。

    “二舅舅!”

    顾渊自然也是一把将她抱了起来,顺带给顾冕随意地行了礼,并用跑出一个询问的眼神。

    顾冕伸手揉了揉他怀中的顾锦恬的脑袋,冷笑了一声道:“王家,已经太习惯自己再朝堂上的地位了。”

    顾渊皱眉:“皇兄你是想?”

    顾冕案上拿起一封折子:“张松柏的请辞信,明天上朝我打算准了。”

    顾渊顿了顿,说:“这个皇兄自己有成算。”

    “何丰年你觉得怎么样?”顾冕又问。

    “苏州人,但是寒门出生,没有背靠哪个氏族,在寒门学子中颇有威望,虽然在内阁中不常发声,但工部这些年在他手底下一直做得不错。”顾渊思考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如果皇兄意属他的话,臣弟认为可行。”

    “那就他了。”顾冕说着拿起朱笔在纸上写下了何丰年三字。

    写完他想了想,又问:“你想不想进内阁?”

    ???

    顾渊漏冷着一张脸,对着自己兄长拱了拱手:“臣弟告退。”

    说完不等顾冕挽留,一溜烟儿就跑了。

    殊墨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王爷丢下自己落跑,连忙也磕了个头说“奴才也告退了”,便跑出去追人了。

    留下殿内顾冕和自己大外甥面面相觑。

    澄心懵了好一会儿,最后结巴地说:“王王爷把郡主也带走了!”

    顾冕头疼地捏了捏眉心,突然忍不住失笑出生,挥手道:“你也带玄哥儿和他们一起去吧。”

    终于殿内只余下他和荣福了。

    他抬头看向殿内的雕梁画栋,小声道:“也就他避之不及。”

    荣福跟了他这么多年,自然懂这位帝王的意思。

    “九爷啊,是心里只喜欢办案子呢!”

    作者题外话:顾家两兄弟感情是很好的,但是再好的感情也是需要维系的,某兮个人是很喜欢顾渊这个二舅舅哒他很聪明,也很重视亲情,他不是没有能力,只是不愿意让自己敬重的皇兄觉得自己会是个威胁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