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岁郡主超甜哒 第26章 笔走游龙

时间:2020-10-09作者:兮兮软软哒

    小天才顾锦恬拜师的事情就敲定了下来,但由于谢儒风现居于襄阳,考虑到这位小徒弟年纪尚小离不开母亲,谢琛便修书一封,附上她的字帖,请他父亲自来京都。,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这一来一回怎么也得大半个月,在此之前,封叶玄为辅国公世子的圣旨终于下来了。

    朝野哗然,他们还没见过哪家的爵位,儿子还在,就把世子之位夺了传给孙子的。

    但皇帝和辅国公都并不想过多谈论的模样,让百官们也只能私下里议论,直到金光寺里传出当日主持大师的判词,他们才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

    辅国公祖上乃是开国功臣,和另外三位大将一起,被高祖亲封的国公爵位,并承诺世袭罔替,永不降等。

    但这么多年过去,虽说爵位依然还在,可除了镇国公还手握兵权镇守北方外,辅国公,英国公,荣国公都已经越来越远离朝堂中枢,唯有爵位空壳还支撑着体面了。

    百官们听了金光寺流传出的判词,自然觉得辅国公这时寄期望在孙子身上,指着他重振国公府门楣呢。

    想想也没毛病,叶玄可是福柔长公主的儿子,要知道那可是当今圣上的亲妹妹!

    别看当初夺嫡之时这位陛下对那些兄弟们那么不留情面,可看看作为他同母亲弟的九王爷顾渊如今多受重用呀!

    叶家想靠着长公主的线去和陛下攀关系,可不得把人家唯一的外甥给捧上来。

    这风气一带,彻底是没人联想到顾锦恬身上去了,也算达成了众人一开始的目的,没有让这个身世坎坷的小女娃走到风口浪尖上。

    呃倒也不是彻底没在风口浪尖。

    但谢儒风抵达京城那一天,全城都轰动了。,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要知道这位当世大儒有多少学生在朝为官,老师来了自当上门拜访,再一问缘由,竟是要收一关门弟子,教授自己的书画心得,所有读书人都炸开了锅。

    一直不肯收徒的谢大儒终于要收徒了?

    收的是谁?!竟让他亲自入了京?

    京城大大小小的茶楼酒肆里常常聚众清谈的文人书生们,为此甚至瞧瞧开了个盘。

    “我觉得很大概率是忧恒公子,年仅十四岁就已经在江南道连夺二元,今年春闱不曾参加,如今入了国子监修学,就是为了三年后冲击一个三元及第呢!”

    “说不定是英国公府的四公子苏煜卿呢,还记得他九岁时一首清平调惊艳全城,十一岁就入宫给太子伴读了。”

    “你们怎么不押一手太子殿下?殿下如今年仅十七,太傅大人也是赞口不绝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当初太子殿下曾经登门求学过的”

    京城里众说纷纭,这边宫里顾锦恬却是见到了一个帅大叔。

    是的,五十多岁的谢儒风,并未蓄须,一张脸保养得极好,看起来不必三十多岁的顾冕老多少。

    难怪能伸出谢琛那么好看的儿子!

    顾锦恬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谢儒风也同样看着面前这个小女娃,但眼睛里透露的神色却是震惊。

    “你说的长乐郡主是她?”这位大儒忍不住质疑自己的儿子。

    顾冕见状有些不太高兴,轻咳了两声,沉声道:“谢卿有什么疑虑尽可问朕,甜甜却是朕亲封的长乐郡主。”

    “草民惶恐。”谢儒风很是随意地拱了拱手,就当做是行了礼,“草民自然不敢质疑皇上,只是犬子寄与草民的那封字帖恕草民实在无法相信是四岁孩童所书。”

    顾锦恬眨了眨眼睛,上前一把拉住这个帅大叔的衣摆,然后脆生生地喊了一声:“师父!”

    “”谢儒风僵硬低头瞪着这个小丫头。

    怎么就喊师父了?!他还没答应收徒呢!可是可是

    这个眼神,这个小表情,他要怎么拒绝?!

    如果拒绝了,她不会哭吧?

    谢琛在一边看到父亲的反应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其实吧,他爹和外人以为的根本不一样,听娘亲说从年轻时候就不靠谱,而且还特别喜欢女孩子!

    对,谢琛上头有五个大哥,他爹为了生个女儿,和他娘奋斗了快三十年,最后娘亲在四十岁高龄生下了他,才这地断绝了他爹的女儿梦。

    这也是他为什么那么有信心在问过他爹之前,就敢去跟顾冕说收徒这件事的原因。

    且不说顾锦恬这手字是真的令人叫绝,就算只是尚可的水平,只要谢儒风看到这小不点那期盼的小模样,就不会忍心拒绝。

    而他,就能名正言顺地,拥有一个那么可爱的小师妹了!

    顾锦恬见谢儒风一动不动仿佛入定了一般看着自己,略微疑惑地皱了皱自己的小鼻子,偏头想了想,松开手转身走了。

    诶?怎么松手了?

    怎么不多坚持一会儿?

    小女娃就这么没有耐心的?谢琛不是说是她老师吗?没教过三顾茅庐程门立雪吗?

    谢儒风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一眼,随即有些犹豫地开口:“那个”

    然而他还没说出口,就看见那小不点竟然迈着小短腿跑到了御案后头,然后手脚并用爬上了龙椅?!

    谢琛一惊,连忙转头去看顾冕,结果发现这位陛下面上带笑,正乐呵呵地看着那小女娃动作呢。

    皇帝都没意见,他这个当下臣的就当没看见。

    而另一边谢儒风已经微微弯腰探出手,一副生怕这小不点要从龙椅上摔下来的样子。

    当然顾锦恬的动手能力还是很强的,没有话太大力气就爬了上去,然后从桌案一边拿拉过来一张宣纸,又捞起刚刚顾冕还在用来批奏折的朱笔,沾上朱砂,提笔悬腕,落笔轻挥。

    小小的女娃拿着一只大人用的笔,自然是有些吃力,更别说还那么标准的悬腕姿势,这让她的手有些微的颤抖。

    但当笔尖落到纸面之后,就突然稳定了下来。

    不再是上次考试时用的端方的楷书,而是一副行书从笔下流淌而出。

    谢儒风本是看这女娃可爱,但见纸上字形风骨,面色立马大变,也顾不上什么礼节,三两步也走到了御案之后,盯着纸面挪不开目光。

    “秒秒极!”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