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四岁郡主超甜哒 第17章 静心的往事

时间:2020-10-09作者:兮兮软软哒

    顾锦恬何尝不知道这些,可这四年来不管静心是出于补偿也好,还是怎么也好,对她却是尽心尽力,呵护备至。,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前世母妃一心想生儿子翻身,第一个生了她之后很是失望,待弟弟出生眼里就更没有她了。

    顾锦恬在遇见静心之前未曾有过太多属于娘亲的关怀,但重生的这四年来,比起那个势力懒惰的奶娘,显然静心更符合她对娘亲的一种预期。

    顾怜当然也符合,但四年的感情是无法磨灭的。

    所以她还是提出了要去看一看静心的要求。

    太后还在犹豫,毕竟顾锦恬在她看来那么小一孩子,静心有抚养了她那么久,万一说点什么

    “那用过午膳,娘亲就陪你去吧。”顾怜开口道,露出一个温如春风的笑。

    顾锦恬开心地叫了一声,扑到她的怀里:“娘亲!娘亲是世界上最好的娘亲!甜甜超喜欢娘亲的!”

    水月庵和先前已经不太一样了,四处都有些施工的痕迹,顾怜带着顾锦恬过去的时候,静心正坐在前堂,教几个小孩认字。

    见到她们来了,连忙拉着那几个孩子起来行礼。

    “师父!”顾锦恬脆生生地喊了一句,从青禾的怀里挣下来,迈着小短腿跑了过去。

    静心听了心头一颤,下意识地张开双手,等这个小小的团子一样的女娃扑进自己的怀里。

    “甜甜你怎么回来了”她的声音里惊喜和担忧并重。

    惊喜再次见到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担忧是不是她的家人又要将她送回来受苦。

    她没有见到过顾锦恬身边人对她的宠爱,难免会东想西想。,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正这时,顾怜突然伏**对着她行了个礼。

    静心大惊,连忙侧身避开:“贵人不可!”

    顾怜却依然将这个礼完成了,随后直起来来,眉目带笑又真挚地看向她。

    “先前我钻了死胡同,未曾来见法师,是我失礼了。”素雅清丽的美人站在那,声音婉转地说道,“我是甜甜的母亲,谢谢你这些年将她养得这么好。”

    静心双唇颤了颤,惭愧地双手合十鞠躬:“贫尼有罪”

    “都是身不由己,我能明白的。”顾怜走上前,将她搀了起来,随后怜惜地低头揉了揉顾锦恬的小脑袋,“你把甜甜教的很好,我很开心。”

    她说着,眼眶却还是红了。

    “我本来以为,她早就没了,谢谢你送信给我”

    静心的声音也带着颤抖:“贫尼惭愧若不是贫尼动了私心”

    顾锦恬抬头看着两位今生待她如母的人,伸出自己的小手分别拽住她们的衣角,小声地唤道:“师父娘亲”

    青禾已经适时带着几个小丫鬟走远了些,并且还将几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小孩一并带走。

    这会佛堂前就只剩下她们三人。

    顾怜弯下腰将顾锦恬抱了起来。

    小小的人儿伸手在她脸上擦了擦,然后捧着她的脸蹭了蹭:“娘亲不哭哦,甜甜在,娘亲不要难过。”

    静心看到她和母亲这样亲昵,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但眸子里却还是有一丝本不易察觉的失落。

    她带着顾怜进了庵堂后面新修的禅舍,两人分坐在小几两边的蒲团上,顾锦恬左右看了看,爬到了中间的一头坐着,这样随时想要挨着谁都可以。

    静心看着她,眼神温柔,却又好似穿过她看到了别的什么。

    “我年轻的时候,其实也曾结婚生子。”她突然开口道,“可能殿下没有见过,在很穷很穷的乡下,为了不浪费粮食,生下女娃的话,很可能是会被溺死的。”

    顾怜听到前一句话的时候只是微微一愣,听到后面忍不住喝了一声:“荒唐!”

    随即又想到什么,看向静心。

    静心面上露出一丝苦笑。

    “很不幸,成婚的第二年,我生下了一名女娃,我躺在房里,听到婆母在门外和我的妯娌们说着什么赔钱货,水缸”她说到这顿了顿,“本来我花了一天一夜才生下这个孩子,突然间不知道哪里又冒出来了力量,从床上爬起来冲了出去——”

    “我把孩子捞起来了,疯了一下地跑出去找大夫,可最后她还是在我怀里没有了生息”

    “我带着他冰冷的尸体,回到家里,婆母和妯娌还说着既然没都没了还带回来做什么,真晦气,我”

    静心的胸膛起伏得厉害,话语间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晚上,但她看了眼一边眼神清澈的小团子,又稍微冷静了下来,伸出手捂住了她的耳朵。

    “我拿起了门边的柴刀——我不知道她们最后是死是活,但我只知道逃,逃到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去,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最后晕死的路边。”

    “是我师父念慈师太救了我,我便皈依了佛门。”

    “张奶娘将甜甜抱过来的时候,水月庵已经只有我一人了,她带着辅国公府的信物,让我不能说出这孩子的来历辅国公曾有恩于水月庵,而且不知怎么查出了我当年的事情,以此要挟”

    “我本以为甜甜的家人都因为一口天煞孤星的断言将她送上山的,直到过了几月无意听到奶娘和国公府偷偷上山送物资的奴仆说话,才知道竟是世子瞒着所有人说她已经死了!”

    “当时我震惊过,犹豫过,也想过甜甜的母亲失去孩子该多么伤心”

    “可我看着这她就想起我那个还没来得及睁眼看世界的孩子”

    “我”

    静心说着,不觉竟已泪湿了双眼。

    顾锦恬的耳朵虽然被捂着,但她看着师父的口型,还是明白她说了什么。

    她一头扑进了静心的怀里,却不知道要怎么安慰,最后还是只能一边用小手胡乱地给师父擦眼泪,一边用自己也带着哭腔的嗓音,奶声奶气地说:“师父不难过,不难过了”

    顾怜听了也忍不住低头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角。

    “那户人家在哪里,叫什么?”

    她忍不住问道。

    静心眼看怀里的小女娃陪着她一起哭,连忙收拾了一下情绪,让自己平静下来。

    她揉了揉顾锦恬的发顶,眼神有些飘忽:“贫尼已入佛门二十载,前尘往事本应都化尘埃。”

    “说不怨你,那是假的。”顾怜真诚地说道,“但是甜甜那么喜爱你,我做娘亲的,也想为她的师父做些什么。”

    静心沉默了片刻,似乎在心里做了许久的斗争,最后还是说出了一个地名。

    “我到底还是修心不够,难怪师父从前总说我凡心不死,难以成佛。”她苦笑道,视线投向禅舍之外,“我回到水月庵后就用赏下来的银钱翻修庵堂,并且收留了一些无家可归的孩子。”

    “虽然杯水车薪,但仍然希望能稍微赎清一些身上的罪孽。”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