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白银霸主 第一百三十九章 热闹起来

时间:2017-10-01作者:醉虎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热闹起来</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10月30日晚上严礼强在沙突人聚居区中放的那一把火,再次让整个平溪城沸腾了起来。

    原本以为过山风早已经离开的人,这个时候才发现,过山风根本没有离开,不仅如此,过山风这一次做出来的案子,比上次他在梅园击杀王浩飞,更加劲爆了百倍。

    沙突人在平溪城中最重要的物资仓库被过山风一把火烧个精光,沙突人损失的银子,一时难以计数,不仅这样,那过山风还在沙突人的地盘上继续用一把战弓大开杀戒。

    具体死在过山风手上的沙突人可能只有几十个,但随着各种版本的流言出现,被过山风杀死的沙突人,在迅猛激增,短短两日,严礼强听到的版本之中,被他杀死的沙突人的人数,已经突破了300多个。

    其中传得最离奇的是说过山风在放火烧仓库之时,那仓库之中还有两百多个沙突人睡在里面,结果那些沙突人一个都没有跑出来。

    作为这条流言的佐证,据说是当晚平溪城中的守军在发现沙突人的仓库大火之时就已经有一个营的守军朝着冲到了沙突人的聚集区的着火仓库附近,但却被那些沙突人拦住了,不想让平溪城中的守军靠近他们的着火的仓库,甚至最后清理仓库的时候也没有让城中的守军靠近,沙突人这样做的原因,就是不想让让平溪城中的其他人知道,那个仓库之中有两百多个沙突人被过山风放的火给烧死了。

    这条流言传得活灵活现,让平溪城中不少人都信以为真,但严礼强知道,那所谓的沙突人在仓库之中被烧死两百多个人

    完全是瞎扯,沙突人不想让平溪城中守军接近那个仓库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想让平溪城中的守军发现仓库下面的那个武器储备库中的秘密,以免再添变乱。

    那晚的大火烧了差不多整整大半夜,在那样的高温之下,火场中间的温度能把钢铁都给烧化,所以毫无疑问,沙突人隐藏在那个仓库下面的武器库中的东西,基本已经全部报废,没有多少能用的了,这个才是沙突人最大的损失。

    沙突人以为自己的秘密没有人知道,但是,自己那晚还是从沙突人的仓库之中拿了一把战弓出来,并在最后把战弓丢在了九龙桥的东边,那把战弓上有明显的甘州匠械营的标志,那把战弓就是一条重要线索,那晚最先赶九龙桥的就是城中的守军,如果这把战弓落在那些守军的手中,如果平溪城中的守军之中有精明一点的人,或许能够通过那把战弓的线索猜到一些什么,这也是自己现在唯一还能做的事情了,算是一个善意的提醒……

    沙突人与叶家狼狈为奸,自己在平溪城中,在沙突人的地皮上做了这么一票,无论沙突人闹或者不闹,只要过山风一天不归案,都能把平溪郡的郡守叶天成夹在中间,感受到来自方方面面上上下下的巨大压力……

    所以,从10月31日起,整个平溪城中,一下子到处风声鹤唳起来,几乎到处都是在寻找着过山风的人。

    平溪城中刑捕衙门之中的所有捕快,城里的所有大小混混,还有守卫平溪城的几个营的军士,乃至城中的基层官吏,各个武馆之中的学徒,都被发动了起来,掘地三尺寻找过山风,至于平溪城出城的检查,更是严苛到难以想象,不仅是人要查,随身携带的包袱要查,所有出城的车辆货物,全部要查。

    11月1日的早上,严礼强原本想去国术馆中的图书馆里去转转,找点资料,他记得国术馆的图书馆中,虽然没有什么武功秘籍,但除了那些文史经哲之类的典籍之外,还有不少的杂本,旧事,方记,图赞,记传之类的书本,他一直感觉他得到的那个金属圆筒应该能派上大用场,但又一直搞不懂他得到的那个金属圆筒是什么东西,所以想到图书馆里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相关的资料,把心中的疑惑解开。

    只是让严礼强没想到的是,他一到国术馆,就被国术馆抓了壮丁,被国术馆派了出去,去寻找过山风,美其名曰锻炼。

    平溪郡国术馆让三个学生一组,每组学生背着一把弓,两只响箭,带着过山风的通缉画像和三把刀剑,一个个把国术馆学生的腰牌挂在腰间醒目的位置,如撒网一样的把所有学生撒到了平溪城中去寻找过山风……

    严礼强,石达丰,沈腾三个人,自愿组成一组,就刚好被分到了一起。

    ……

    “听说那过山风杀人如麻,心狠手辣,还有一身强悍的弓道修为,咱们三个要是真的遇上了过山风,能不能活下来都不一定,国术馆把咱们派出来,那是根本不在意咱们的死活啊,真是去他奶奶的……”一走出国术馆的大门,心直口快的石达丰就愤愤的骂了起来,“那过山风不就是这次多杀了几个沙突狗么,这平溪城就弄得这么紧张,全部人都在找,赏金还提高了十倍,怎么上次过山风在梅园杀人的时候,赏金没有这么高,难道那些沙突人的命就比我们汉人的命要值钱么,操……”

    “也不能这么说!”沈腾潇洒的甩了一下他额前的头发,“毕竟这国术馆每年的费用都是郡中拨付,郡守大人现在着急上火要抓过山风,整个平溪城能发动的人都发动了,国术馆这边最少也要做做样子么,这样在郡守面前也好看一点,不会被郡守大人记住,将来郡守大人动动手指头,这国术馆的一干馆师就只能喝西北风了,咱们也不用太当真,就当出来散散步好了,那个过山风能藏得这么好,整个人神出鬼没的,绝不是咱们几个在街上转转就能遇到的。”

    “还是沈腾你懂,唉,礼强,你神色怎么这么古怪?”

    “咳……咳……没什么,没什么……”严礼强当然不会说他看到沈腾那个甩头发的动作,就一下子想起黄渤扛着扁担甩头发的那个经典动图,所以才表情奇怪,差点忍俊不禁,只能假装咳嗽几声掩饰过去。

    “不行,礼强你不老实,你刚刚一定是想到了什么……”石达丰不依不饶的追问道。

    “我刚刚其实在想,我们一群人在城里这么折腾,会不会那过山风已经早就逃出了城外,毕竟对这些巨寇来说,城墙并非是完全不可逾越的障碍,听说有些境界极高的人,过城墙如履平地……”

    “不错,礼强说得对,有些高人修炼过高深的轻功功法,平溪城的城墙,的确拦不住,不过我听说那个过山风好像还未进阶武师,应该不可能会有这样的本领……”沈腾一脸认真的说道。

    “嗯,那看来是我想多了……”严礼强随着沈腾的话说道。

    “不过也许那个过山风有什么江湖手段也说不定,比如说如果他会用飞爪之类的东西,要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爬山城墙,也不是什么难事,守城的军士晚上要是稍微一个大意,打个盹的功夫,就能让那过山风溜走了,而且城墙上的军士后来就算发现有人溜走,估计也不敢说,只能假装糊涂,因为要是一说出来,就要背锅,不说的话,就一起装糊涂,所以礼强你说的,或许也有几分可能,……”沈腾又把话圆了过来,在看了严礼强背着的长弓之后,问了严礼强一个问题,“对了,我还从未见过礼强你训练过弓术,不知道礼强你的弓术如何?”

    “我哪里会什么弓术,也就勉强可以开弓射箭而已,五十米内能不能射中那就看运气了,这响箭只要能射出去就行,是报警用的,刚才那个老师递给我,我也就背着了……”严礼强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然后继续顺着沈腾的话把沈腾期待的那个问题问了出来,“对了,不知道沈兄的弓道修为如何?”

    沈腾微矜持而又略显自得的笑了笑,轻轻吸了一口气,挺起胸膛,“我两周前,刚刚进阶弓道一重天境界……”

    “哇……”严礼强一脸“惊讶”和“震惊”,“那以后还得多向沈兄请教,对了,这个弓和响箭我看沈兄背着最好,要是真遇到了什么情况,这东西在沈兄手上可比在我手上管用多了……”

    说着话,严礼强连忙把自己身上的弓箭拿了下来,诚意十足的递给了沈腾。

    “嗯,那就我背着吧……”沈腾也没有推辞,而是大方的背了起来,似乎颇为自豪。

    “我知道东城外有一个地方,火锅特别棒,我看今天天气有点冷,那过山风也是人,说不定也想去吃火锅,不如我们就去哪里吃着火锅,等着看看过山风会不会出现,当然,为了庆祝沈腾弓道进阶一重天,这一顿火锅,就沈腾请客!”石达丰突然开口。

    严礼强沉默了一下,然后用力点了点头,“不错,这个主意好,我们就去石兄说的那个地方,一边吃火锅一边看看过山风会不会来,他要敢来,我们立刻就放响箭……”

    沈腾多沉默了一下,随后也点了点头,一脸认真,“或许那过山风早已经跑出平溪城,而且是个老饕也未可知!”

    三个人走了几步,然后一起大笑了起来……

    ……

    中午的时候,外面已经寒风凛冽,三个人就出了城,在离东城门外的一个食庄之中刷着火锅,喝着黄酒,畅谈人生,好不快哉……

    火锅吃到一半,食庄之外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马蹄声在食庄外停下,然后两个人就涌到了食庄之中。

    进来的那两个人都身强体壮,目光如电,持刀垮剑,穿着一身劲装,身上有着厚厚的披风,一个人背着一张巨大的弓袋,一个人则背着一个弩匣,同时两个人的额头上,还扎着一根红色的头带,一身的打扮,非常的鲜明和有个性。

    “小二,有什么热腾的,好吃好喝的给我们哥俩先端上来……”两个人把背上背着的东西啪的往桌子上一放,几乎要把桌子给震散了,其中一个刚放好东西,就扭头就大叫起来。

    ……

    “游侠儿,这两个人是游侠儿……”沈腾看了那两个人一眼,声音之中有些惊异,“估计是被过山风赏金给吸引来的,千两黄金的赏金,可不是小数目……”

    游侠儿是大汉帝国内一群闯荡四方的特殊群体,这个群体既有着扶危济困和好勇斗狠的江湖色彩,同时又有点像严礼强以前在影视剧中看到过疯狂追逐着金钱的西方的赏金猎人,成为游侠儿的人会来自社会的各个阶层,就算是豪门大族的年轻人之中,也有向往游侠儿这种生活而加入这个群体的,加入这个群体不分男女老幼,成为这个群体的唯一的要求,就是有一身过硬的功夫和修为。

    严礼强也是第一次看到有游侠儿这个职业的人出现在平溪城中,就多看了那两个游侠儿一眼,那两个游侠儿似乎是硬角色,严礼强只是多打量了他们一下,其中一个立刻就有感觉,一下子回过头,锐利的目光一下子就朝着严礼强他们这一桌看过来,在发现坐在这一桌的只是三个好奇脸嫩的年轻人之后,那个人才又若无其事的转过了目光。

    没过十分钟,那两个游侠儿的饭菜才吃了一会儿,食庄外急促的马蹄声又响了起来,眨眼的功夫,又有一个游侠儿打扮的人走到了店里。

    三个游侠儿互相看了一眼,谁也没说话,后来的那个游侠儿找了一个远离那两个游侠儿的地方坐下,然后招呼小二过来。

    等后面来的那个游侠儿开始吃东西的时候,前面的那两个游侠儿,早已经吃完了饭,把钱丢在了桌子上,然后背着弓弩,拿着兵器,离开了食庄。

    ……

    看着那两个游侠儿离开的背影,严礼强微微眯着眼睛,若有所思……

    从11月1日起,越来越多头上扎着红色头带的游侠儿和江湖人物,开始出现在平溪城中,让平溪城,更加的热闹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