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白银霸主 第一百一十八章 神秘之境

时间:2017-10-01作者:醉虎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神秘之境</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只是刹那之间,严礼强就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神秘无比的地方。

    在他的头上,在他的脚下,在他的身前身后,到处都是飞旋的星系,他犹如置身于深邃无比的虚空之中,俯览宇宙。

    飞旋的星河与星河在虚空之中碰撞在一起,无数的太阳与星球在灿烂的爆炸之中湮灭,新的星河在湮灭与融合之中诞生……

    巨大的黑洞犹如河流之中湍急的漩涡,隐身在那宇宙的黑暗之处,把一颗颗的星球吞噬……

    无数的流星划破天空,从一个星系飞驰到另外一个星系,就像星系与星系说了一声,嗨……

    一颗颗的彗星带着神秘的讯息,在一个个星系之中遵循着神秘的轨道飞绕着……

    那神秘的时空,有的在膨胀,有的在收缩,有的在毁灭,有的在新生,犹如宇宙的呼吸。

    亿万的星光在就在他身边交织汇聚,那星光之中,竟幻化出无数飞禽走兽虫蛇龙马的形体,时而生,时而灭,那些由五颜六色的星光凝聚起来的飞禽走兽,就围绕着严礼强盘旋奔行着,有的在飞,有的在跑,各种千奇百怪的东西都有,严礼强升值还看到了一条由金色的星光凝聚起来的小小的神龙……

    星河流转,万物生衍其中,群星如沙,大道似在脚下。

    那壮美雄伟而又神秘难测的景象,让严礼强看得目瞪口呆,足足呆立半晌,才发现,自己现在的身体,并不是真正的身体,而是和他之前死亡之后的那种近乎透明的灵体状态一样。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个地方?无数的疑问出现在严礼强的脑袋里。

    “有人吗?这里是哪里?”严礼强对着周围的虚空大声喊了起来。

    没有人出现,也没有人回答严礼强的疑问,只是在严礼强的喊声之中,那些围绕着他的各种飞禽走兽的光影,一下子消失了,然后一道白色的光幕,突然出现在严礼强的面前。

    那光幕是圆形的,就像一道圆形的大门,光幕之中是一片虚空,灰蒙蒙的一片,就在严礼强暗暗提高了警惕的时候,却发现那光幕虚空之中开始有了人影,一切如在眼前,似真似幻……

    ……

    一个少年倒在地上,周围一堆少年正看着那个倒在地上的少年,只有一个脸上有些青春痘的小胖子蹲在那个倒在地上的少年面前,焦急的拍着那个少年的脸,“礼强,醒醒……礼强,醒醒……”

    原本看到那个倒在地上的少年的面孔的时候,严礼强就感觉有些熟悉,此刻一听到那个少年的叫出名字,严礼强浑身一震,之前的记忆,一下子就如潮水一样的涌来那个躺在地上的少年,不正是自己吗,而拍着自己脸的那个少年,则正是苏畅,眼前的这个场景,正是当年自己意识和记忆第一次苏醒过来的场景。

    “大家让一让,不要围在这里,先把人抬到医馆……”

    一个中年男人来到严礼强面前,在检查了一下严礼强的身体之后,就让人把严礼强抬走了……

    那过往的一幕幕,再次重新在严礼强的眼前,而他此刻,就在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在看着这一切,就像在看电影一样。

    在担架上,严礼强看到自己被人故意摔了下来,在医馆的病床上躺了很长时间之后,他再次听到了那个熟悉却已经远去的声音……

    “我儿子,我儿子严礼强在哪里……”

    在看到满头大汗的严德昌出现在病房的时候,严礼强一下子泪流满面……

    后面的一切,都是严礼强亲身经历过的,他随着严德昌坐着牛车回家,在半路上遇到洪家的管事,然后避祸黄龙县,开始修炼易筋洗髓经,因缘巧合之下救了陆家的人……随后击杀过山风……灭除洪家……国术县试大比风光无比的拿下三甲第一名……来到平溪城……最后父子两人惨死城中……

    在严礼强死去的那一瞬间,光幕之中的一切就此定格,而第二道光幕去落在了严礼强面前,严礼强看到了自己赤身**躺在一颗松树下,在打了一个喷嚏后醒了过来,然后跑到清凉寺中借了一身衣服,在下山的路上大喊大叫,“我活过来,活过来了……”……湖州城出现在他眼前……他在小树林中伏杀武涛三人……最后在龙虎山遇到柳归元,被柳归元带到莱州……加入剑神宗……在天巧峰上打扫茅厕……最后则是今天在飞星楼与霍彬几个人聚会……自己回到小木屋,洗漱之后脱鞋来到床上,盘腿坐下……定格……

    一阵脑袋被抽空的虚弱感突然传来,眼前瞬间一黑……

    ……

    严礼强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盘膝坐在小木屋的床上,屋里的一切,都在一种静谧的状态之中,只有屋外的风声,隐隐传来。

    他看了一眼床头桌子上放着的那个刻漏,发现那刻漏的时间,和自己上床的时候比起来,就只过了大概三个小时,这个时间,似乎只是自己的意识刚刚被识海之中的那块石头吸进去的时候,怎么自己感觉在那个宇宙虚空的神秘之所呆了这么长的时间,外面却感觉时间就像没有过一样。

    严礼强的心里,实在有太多的疑惑,但是这个时候,却不容他去细想,他感觉自己的脑袋这个时候就像被人抽空了一样,思维都有些麻木了起来,无穷的睡意和倦意朝着他涌来,他直接倒头就睡……

    ……

    等严礼强这一觉睡醒的时候,小木屋的窗户外面,已经透出了一丝亮色。

    这几乎是这几个月来严礼强起得最晚的一次,看了看床头刻漏的时间,严礼强吓了一跳,连眼功都来不及做,就一轱辘的爬了起来,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穿好衣服,把自己打理清爽,然后打开门,离开了房间。

    今天早上正是他去天巧堂报道的第一天,要是他再晚起两刻钟,那就有可能要迟到了。

    外面的雪已经停了,不过地上的积雪,却比昨天厚了许多,冷水洗过的脸再被外面的冷风一吹,只是一秒钟,就把严礼强的思绪从昨晚的那个神秘虚空唤醒到了现实之中。

    “哈,老大,我还正想和慧鹏过来叫你呢,今天可是我们的大日子!”顾泽轩和赵慧鹏已经来到了严礼强的住的小院里,顾泽轩正对着严礼强挤眉弄眼,“看到老大你偶尔也睡一个懒觉,我和慧鹏终于放心了,这证明老大你还是一个人,也有打盹的时候!”

    严礼强也不解释什么,只是哈哈一笑,带着两个人就上了天巧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