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白银霸主 第四百八十一章 意外之遇

时间:2018-04-02作者:醉虎

    再次走这一条老路,严礼强就变成了识途老马,带着众人,直奔灰家集。因为没有了黑风盗的威胁,严礼强他们,走的就是上次孙冰臣没有走的狼牙谷这条路。

    狼牙谷的地形险恶,那狭长的山谷两边都是如狼牙一样交错的光秃秃的山脊和峭壁,只有在那山脊和峭壁的中间,有一条盘肠小路,不到十米宽,刚好可以让几辆马车或者七八匹马并行。

    黑风盗销声匿迹,倒让狼牙谷的这条小路热闹了起来,不再像以前那么冷清,至少在大白天的时候,走这条路从甘州到兰州的商队,还有那么几支。

    那些商队在听到身后传来的马蹄声的时候,都有些紧张,不过在看到严礼强他们的队伍和马车的时候,才又放松下来。严礼强他们的队伍都是男人,而且气质都很彪悍,一个个带刀持弓,那些队伍看到严礼强他们冲来,都连忙停下,把路让出来,让严礼强他们先过去,一路上连续遇到几只商队都是如此。

    四轮马车的跑起来可比两轮马车快多了,队伍里的人不多,四轮马车跑起来又轻快,所以严礼强一行人,在太阳落山之前,就来到了灰家集。

    落日下的灰家集,就像一个风烛残年又穷困潦倒的老头一样,就到处卧在有一片荒野之中,到处透露着一股苍凉的气息,和当初与孙冰臣来到的时候比起来,两年过去,灰家集似乎一点都没有变,在灰家集外面那残破的土坯墙上,几个灰扑扑的身影正在警惕的朝着严礼强他们这边了望着,就在严礼强他们的队伍靠近到灰家集还有差不多两百多米的时候,那灰家集里的土墙上,一个人已经举起了弓,一箭朝着他们射了过来。

    箭不是射人,而是射在了地上,就在严礼强他们前面几十步的地方,让严礼强他们停下来,一切还是和以前一样。

    “你们是什么人?”土墙上的人大喊。

    “正经人,两年前来你们灰家集住过,你们的常里正见过我!”严礼强抬了一下手,示意大家停下,然后对着灰家集那边的人大声回应道。

    “你们马车里拉的是什么东西?”

    “财货!”

    “你们不要冲过来,慢慢的骑着马走过来,要是冲过来,咱们手上的弓箭可不长眼睛!”

    “大家跟着我就是,不要冲,免得误会!”严礼强重新策动着胯下的乌云盖雪,带着众人慢慢朝着灰家集走了过去。

    “没想到这个灰家集还挺小心!”石达丰说道。

    “这灰家集的人,生在穷山恶水之地,从小就和土匪强盗在打交道,那些土匪强盗能有什么手段,他们都知道,也都经历过,要是不如此,他们恐怕也无法在这片荒凉的地方上生存下来,早就被屠了!”严礼强解释道,“上次我们遇到黑风盗,那些黑风盗也拿灰家集没有办法!”

    “原来如此!”

    “史老师说得不错,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人的见识就来了,我看着灰家集的种种布置和手段,倒和那些军寨要塞差不多,有些能耐,也怪不得礼强你第一个要来的地方就是这里!”沈腾在一旁感叹了一句。

    严礼强笑了笑。

    等到严礼强带着人来到灰家集的大门入口处的时候,灰家集里面,已经聚集起了三四十个男人正在等着严礼强他们,那些灰家集的男人们面孔灰黑,只有眼睛闪闪发亮,一个个拿着长枪和弓箭,神情凶悍。

    看到严礼强他们的马车过来,其中有两个人一声不吭,就要上马车检查。

    “干什么?”周勇眼睛一棱,手已经按到了腰间的刀柄上,跟着周勇来的那些军士也同样把手按在了刀柄的卡簧上,随时要准备抽出刀来。

    “灰家集的规矩,进入灰家集的马车,必须检查,我们要看看有没有人藏在车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恶狠狠的看着周勇,一挥手,旁边的几十个灰家集的男人就像一群狼狗一样的围了上来,手上拿着各种长短家伙,对准了周勇和严礼强他们。

    “周勇,打开马车的车厢,让他们检查!”严礼强平静的开了口。

    周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亲自从犀龙马上跳了下来,打开一个马车的车厢车厢上的锁扣,“看吧!”

    车厢里没有人,只有一捆捆的弓箭箭矢放在车厢里,看到那些箭矢,围在马车周围的那些灰家集的男人都大吃了一惊,因为这一辆马车车厢里的箭矢,至少有三四千支,而且一看就知道那些箭矢都是精品,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得出来的。

    “你们的马车里怎么有这么多的箭矢,你们要干什么?”刚刚开口的那个灰家集的男人皱着眉头,看着严礼强问道。

    “箭矢当然是用来杀人的,至于我们怎么有这么多的箭矢,那就和你无关了,我们让你们检查是入乡随俗,也是尊重你们灰家集的规矩,你们只需要知道这马车里没有人就可以!”严礼强轻描淡写的笑了笑,“还要检查么?”

    “当然要!”那个男人咬了咬牙,看了看严礼强队伍里的那几辆马车,突然眼睛一亮,直接来到了队伍中间一辆车辙吃地特别深的马车面前,“打开这辆马车的车厢,我们要看看里面有什么?”

    周勇看了严礼强一眼,严礼强轻轻的挥了挥手,周勇就把那辆马车的车门打开了。

    马车里,装着四只古铜色的铁皮木箱,打开马车车厢后,一个灰家集的年轻人跳上了马车车厢,直接把里面的一个木箱打开了。

    一片耀眼的银光直接刺瞎了马车车厢外面无数人的眼睛。

    那箱子里的,都是银子,一锭锭白花花的银子,散发着诱人的光彩,就安静的躺在那马车车厢的巷子里,把箱子装得满满当当。

    刹那间,马车车厢外面一堆灰家集男人的眼睛都直了,周围全是一片吞咽口水的声音,把银子这么装在马车车厢里就这么拉着来灰家集的,说实话,周围的那些灰家集的男人长这么大,几乎还从来没有见过,只是这一辆马车里的银子,恐怕就有两三万两,对灰家集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巨大到让人会晕眩的数字。

    这几辆马车的车厢里,不是兵器就是银子,是什么样的人有胆子拉着这么多的银子。

    那个灰家集的男人狠狠的吞咽了几口口水,正想说点什么,他旁边的一个人,刚才一直在盯着严礼强的脸在看,这个时候突然一下子凑了过来,在那个人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两句,哪怕是旁边离得最近的人,也只能隐隐约约听到“前年……孙冰臣……黑风盗……不能惹……”几个词儿……

    那个男人听着,却脸色一下子变了,他皱着眉头,深深的看了严礼强一眼,似乎严礼强的脸上有花一样,最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挥了挥手,“好,你们可以进去了!”

    严礼强知道,自己已经被灰家集的人认出来了,毕竟间隔的时间也不长,这两年里自己的外貌身形虽然有些变化,但还没有到改头换面的地步,加上自己上次在灰家集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太深刻,就算被人认出来,也是正常的。

    严礼强挥了挥手,然后就带着人进了灰家集,直接朝着灰家集的客栈行去。

    看着严礼强他们的背影,刚才那个拦下严礼强的男人,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最后一溜烟的就朝着灰家集的另外一个地方跑了过去。

    只是半个小时之后,严礼强就在灰家集的那间客栈的房间里,再次见到了佝偻着身子,脸上皱巴巴的灰家集的里正常禄,这个灰家集的里正,在严礼强眼中,就像一只已经开始掉毛的土狼,他的身子虽然弯着,但那眼神,却在狡猾之中,透露着一种隐隐的侵略性。

    “灰家集的里正常禄见过严公子!”严礼强还没有开口,那个常禄就先对着严礼强行了一个礼,抢先开了口。

    “哈哈,你认识我!”严礼强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要连跟着孙冰臣去到帝京城之后变得名满天下的严公子都不认识,我们这灰家集全部人都应该把眼睛给戳瞎了!”常禄叹了一口气,“不知严公子这次来灰家集,所为何事?”

    自从这个常禄走了进来,严礼强就一直在看着他,严礼强脑袋里的念蛇,也把这个常禄的脑子里的那每一个念头给严礼强传了过来。

    严礼强原本已经有一番说辞,但是那念蛇传过来的念头,却让严礼强真正大吃一惊,几乎目瞪口呆,足足半分钟,只是愣愣的看着常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严公子怎么了,为何一语不发呢?”常禄眼睛微微一番,继续开了口。

    严礼强不是不开口,而是心里翻江倒海,在迅速的根据着念蛇传过来的那些念头,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常里正相信这个世间有灵魂存在么?”严礼强突然问了一个让常禄想不到的问题。

    常禄也楞了一下,看了严礼强一眼,脑子里闪过了好多个念头,然后继续佝偻着身体,卑微的笑着,“老朽行将就木,都市要入土的人了,这自然是信的,老朽还想入土之后到天堂上转转呢,就怕天堂上守门的人嫌我卑贱,不让我上去,听说严公子能梦遇神人,能不能请严公子和神人说说情,看看能不能给老朽通融一下,也让老朽沾点光,到天堂上去看看!”

    严礼强也叹了一口气,用认真无比的看着常禄,“我前几日还梦到我曾祖父,我曾祖父说,他有一个老部下,叫付常德,隐居在灰家集,改名换姓,变成了常禄,我曾祖父让我来找他,说只要那个人知道我的身份,就一定会帮我!”

    就在严礼强的口中说出付常德这三个字的时候,常禄整个人的气息一下子变了,他抬起头,双眼精光闪动,整个人身上,一下子出现了一股危险而又强大的气息,死死的盯着严礼强,那掉毛的土狼,在这一刻,就像变成了猛狮,银白的须发无风自动,威势赫然……白银霸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