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白银霸主 第四百零一章 大宴

时间:2018-02-09作者:醉虎

    “我们这柳河镇的人家,前前后后差不多都是这两百年来陆陆续续迁过来的,在以前哪,甘州这地方几乎每年都在打仗,今天你杀过来,明天我杀过去,我小的时候啊,这柳河镇还不是镇子,而是一个小村子,总共也就二十多户人家,挨着河边定居,也没有什么大姓,各家的祖上差不多都是军户出身,不打仗了,找了婆姨安定下来,哪里像现在人这么多,咱这柳河镇的历史上,也还从来没有出过大官,县令都没有出过,更别说有人能见过皇帝,这皇帝是哪能随便见到的……”

    严家的大院里,已经满满当当的坐了几十桌的人,这个时候能坐在严家大院之中的,都是柳河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或者是一家之主的男人,那些小孩,少年没有资格入座的,就都在院子边上站着,一个个鸦雀无声的听着主桌上的六阿公在讲着话。

    更多的人,则坐在严家铁匠作坊外面的那个堆场之上,整个堆场之上的桌子,差不多摆了一百多桌,院子里和堆场之间隔着两道门,整个院子的大门都敞开着,酒桌连城一片,几个新的土灶就在堆场上被搭了起来,土灶的周围也搭起了几个简单的凉棚,柳河镇上的女人们就在堆场,后厨,河边,还有院子里忙活着,洗菜的洗菜,做饭的做饭,一个个把做好的饭菜酒水端了上来,热闹无比,小孩们在酒席之中快活的穿梭着,所有人都喜笑颜开,整个严家大院的周围,都是饭菜的香味和欢笑声。

    严礼强这次回到柳河镇,对柳河镇来说,就是一件大事,柳河镇一干乡邻们上门送礼拜访,几乎要踏破严家的门槛,严德昌高兴之下,严礼强回来的第二天,就直接就在严家大办宴席,答谢乡邻。

    这村镇上的宴席,诸如操办红白喜事之类,可没有城里那么复杂,一般只要喊一声,周边的街坊邻里一来,那些手脚麻利泼辣的镇上的女人们一来,一下子就能热热闹闹的操办起来,男人们搭灶劈柴杀猪宰羊,剩下的,几乎就都可以交给女人们来做。

    此刻甘州已经到了十月末,都是农闲时间,镇上的人也不忙了,身为柳河镇亭长的严德昌发话要宴请乡邻,呼啦一下子,几乎整个柳河镇上男男女女老老幼幼浩浩荡荡的几千口人都来了,严家一下子没有那么多桌子和碗筷,周围的街坊乡邻,都一个个把自家的碗筷,桌子,凳子什么都搬来,凑在一起,成了连绵的大宴……

    刘屠户父子今日意气风发的带领着几个帮忙的帮手,在堆场那边杀猪宰羊,刘屠户满面红光,那刘屠户的女人在河边洗着菜,看到自家的男人在一群人中大声说着话,指挥着人操刀分着肉,听到旁边的洗菜的妇女夸奖着刘屠户能干,是一把好手,刘屠户的女人也觉得心满意足,嘴角咧起了笑容,“什么能干,我家那口子,就是一个杀猪的,要是在这种时候都不能给严老爷子和严少爷帮点忙,那他一个大男人岂不白活了……”

    如果说以前刘屠户还对严家有点想法的话,从去年严礼强夺了青禾县国术县试大考三甲第一之后,刘屠户的那点心思,也就彻底的熄了,特别是到了今年,随着严礼强的名声在甘州响起来,特别是那些来柳河镇购买严家刀剑的外乡人带来严礼强在帝京城的各种消息之后,这严家,在刘屠户一家人心中,那已经成为比当初的洪家高级了十万倍的存在,只能仰望,严家少爷喜欢自家做的肉肠,则成了刘屠户平时无论走到哪里都喜欢向人吹嘘和自夸的事情,你也别说,刘屠户这个招牌一挂出来,他家那肉摊的生意,还真好了不少,特别是每逢赶集的时日,刘屠户在集市上一吆喝起来他给严家做过香肠腊肉什么的,他的那点东西,很快就能卖完了。

    正在大院之中主桌上说话的六阿公是整个柳河镇上年龄最大的一个长辈,到今年为止,六阿公已经活了138岁,是整个柳河镇上最长寿的老人,按辈分算起来,柳河镇上所有人的都是六阿公的晚辈,在大汉帝国,一个人能活过120岁以上,又还有子孙孝顺,那就可以称之为瑞人,被认为是福德俱全的吉祥象征,六阿公就是柳河镇上的瑞人,听说六阿公以前年轻的时候还做过镇上的亭长,柳河镇上的那个教人读书写字的私塾,还是镇上的谷场与通往镇外的那条乡道,当初就是在六阿公手上办起来的。

    这些年,镇上无论哪家的小孩百日,都要抱来给六阿公摸摸头,然后讨一个六阿公用过的碗来给孩子吃饭,大家都相信这样的孩子容易长大,无病无灾,正因为如此,六阿公在柳河镇上有着特别的声望,当初严礼强小的时候好像也给六阿公摸过头,六阿公给严礼强的碗,现在还收在严家的橱柜里。

    138岁的六阿公眼珠虽然已经发黄,但眼睛却一点都不花,脸上虽然有一块块的老年斑,但牙齿却依然还在,走路都不需要拐杖,谈吐依然清晰,听说每日早上还能起床练一会儿拳,晚上还要喝五钱的果酒,在今日这样的场合,来到严家大院的六阿公,自然就被严德昌请到了主桌,和自己与严礼强一桌。其他几个陪坐在主桌上的,都是柳河镇上有些声望的大户,这些人,一个个耳朵在听着六阿公说着柳河镇的历史,那眼睛却不时往着严礼强扫来。

    严礼强让六阿公直接坐到了主桌的上首,自己就坐在六阿公的左手边,在六阿公说着话的时候,严礼强都是面带微笑,一边听一边点头,看到严礼强如此尊老敬贤,院子里的一干乡邻一个个都在暗暗点头,心说在帝京城见过大世面的人气度果然不一样,以前洪家办大宴,趾高气昂,对六阿公都没有这么尊重,六阿公去过一次就没有去了,今天六阿公第一次来严家,很受尊重,六阿公也有了谈兴,话也多了起来。

    “咱们柳河镇上出了人才,也是整个柳河镇的大事,我虽然老了,但当年也年轻过,走过江湖,扛过刀枪,见过刺史一级的大官,人人都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对此,我是深有感触啊,你看那些王侯将相,高官显贵,哪个不是有一大堆人在帮衬才能兴旺起来,礼强啊,你现在好了,可不能忘了镇上的相亲们,这镇上的相亲们,可都愿意帮衬你,也希望你能越来越好,然后大家也都跟着沾沾光,这同乡同族心连心根连根啊……”六阿公语重心长的对着严礼强说着,拍着严礼强的手背,“这镇上的相亲们,都巴望着你能把镇上的年轻子弟都带出来,让他们跟着你,学你一分本事,也好光宗耀祖啊……”

    六阿公说着,整个大院里所有人的眼睛都直勾勾的看着严礼强,想听听严礼强的表态和意思,众人心里一个个都大赞六阿公人老精鬼老灵,这样的话,别人想说没资格,没那个立场,想求严家也没有那么大面子,就是六阿公这样的人说出来,恰如其分,把众人心中想说的都说出来了……

    严礼强微微一笑,那脑海之中的念蛇,早已经把院子里一干相邻们的心思摸了一个通透……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