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白银霸主 第三百零九章 白莲乱

时间:2017-12-13作者:醉虎

    当看着落日的余晖之中,大批民众突然漫山遍野的朝着官道这边跑过来的时候,严礼强等人都愣住了,一干人同时在官道上停了下来,看着两里外那那些在山坡上,菜地里,还有荒野之中奔跑着的人。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是这边特殊的欢迎仪式,这也太热烈了吧……”严礼强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那些人,喃喃自语。

    周围无人回应,因为队伍里所有人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之间,那大批的民众就从前面的荒野之中涌了出来。

    “王大哥,前面是什么地界?”严礼强一边眯着眼睛看着,一边问身边的王辉,因为他的眼力要比队伍里所有的人都要好,所以就算距离在几里之外,他甚至可以看到那些朝着这里奔跑过来的人们脸上飞洒的汗水还有那一个个人脸上惶恐的神色,那些在奔跑过来的人,不少人都背着一个简单的包袱,有的扶老携幼,许多人一边奔跑一边惊恐的回头朝着身后看去,就像他们的身后有老虎在追一样。

    “前面再走二十里,就是元州境内的霈灵郡的石渡县的县城,过了石渡县,再穿过铜岭一线,我们就算是到了大汉帝国的南方了……”王辉皱着眉,看着数里外的奔跑的那些人,随口就回答了严礼强的问题,这些走南闯北的老镖师,一个个简直就像是带卫星定位系统的活地图一样,这一路走上,几个镖师闭着眼睛都能准确说出众人所处的大致区域。

    今天的日子,在这天道神境之中,已经是大汉帝国元平17年10月2日。

    这个时候,距离严礼强一行人从离开丰州城,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二十天,在这二十多天里,众人只是在丰州城修整了一日,在离开丰州城后就一路南下,克服路上的重重险阻,已经走了数千里路,返回剑神宗的路,已经走了超过一半。

    “不对,前面应该发生了什么事,否则那些人不会这么乱跑的……”龚德全立刻接口说道。

    严礼强当然也看出了不对,因为就算是有真的老虎,那漫山遍野的人也不会这么没命的朝着这边乱跑,这样的景象,其实只有一种可能,有人在后面追着他们。能让这么多人亡命飞奔的,追着他们的人绝对不是三个五个,而是一大群。

    “大家做好准备,情况不对我们就掉头!”严礼强说着,已经把自己身上背着的战弓拿了下来,“辉哥,还有没有其他的路可以绕过石渡县?”

    “有是有,只是要绕过石渡县的话,我们在路上还要再耽搁两天!”王辉说道。

    “两天就两天,如果前面真出了什么事,咱们也只能绕路……”严礼强沉声说道,“你们先等在这里,我先过去找个人问问,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严礼强刚刚说完,突然一震,因为他已经看到远处的山坡上,出现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骑在犀龙马上,一下子从山坡后面跃了出来,就站在山坡上,骑躁动的犀龙马,冷冷的看着他前面漫山遍野在奔跑的那些人。

    那个人穿着一身简单的皮甲,身上背着战弓,手上还拿着一杆白蜡长枪,头上系着一块烟色的头巾,从身上的衣服来看,却又不是大汉帝国的军士,让严礼强心中一震的,是他看到那个人头上戴着的烟色头巾上,有一朵白色的莲花。

    严礼强还以为自己眼花,但是仔细看了看,那个人头上戴着的烟色头巾上,的确绣着一朵白色的莲花。

    严礼强以前还真没有见过这种打扮的人,不过那个男人烟色头巾上的白莲花,却让严礼强的心中瞬间出现了三个字白莲教。听说白莲教的教兵就是这幅打扮……

    这个男人刚刚出现在山坡上,眨眼的功夫,数百骑兵就从山坡后面冒了出来,那些骑兵一个个穿得五花八门,有的穿着皮甲,有的穿着布甲,还有的穿着藤甲,一个个拿着的兵器也各种各样,甚至是他们的坐骑,犀龙马的数量也只占到了三分之一,其余的三分之二,都是普通的马匹。唯一相同的是,这些人,一个个头上都戴着烟色的头巾,头巾上都有一朵白色的莲花。

    看到这些人出现,那漫山遍野正在奔跑的人一个个更加的惊恐起来,亡命的飞奔,而在远处的天空之中,一股烟烟也在这个时候直冲而上。

    “白莲教……”严礼强身边的王辉已经叫了起来。

    山坡上出现的那些白莲教的骑兵也看到了严礼强他们,严礼强他们就在官道上,几十个人骑着犀龙马颇为惹眼,而且双双的这点距离对骑兵来说并不算太远。

    只是在短暂的沉默之后,随着刚才第一个出现在山坡上的那个白莲教的骑兵一挥手,那山坡上的数百骑兵,一下子就从山坡上冲了下来,冲下来的白莲教的骑兵瞬间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人是全部骑着犀龙马的,大概有一百多号人,这些人直接朝着严礼强他们冲了过来,剩下的那些骑兵则从山坡的左右两翼散开,似乎想把那些满山遍野逃跑的人给兜起来,不让人跑掉。

    “快走,我断后……“严礼强大吼一声,队伍里的所有人,都连忙调转马头,朝着刚才的来的路,策马狂奔。

    严礼强留在了队伍的最后面,放慢了犀龙马的速度,同时回过头看着那些冲下来的白莲教的教兵。

    从上坡上冲下来的分成左右两翼的那些白莲教的教兵眨眼之间就追上了那些在上坡和荒野上奔跑着的人,严礼强看到几个骑在马上的教兵举起了自己手上的长刀,在刀光闪过的时候,几个奔跑着的人,脑袋一下子飞了起来,被从后面追上来的白莲教的教兵斩下……

    惨叫声和惊慌失措的惊叫声在山坡和荒野之中响彻了起来。

    “所有人,跪下者不死,胆敢逃跑,抗拒圣教者,这就是榜样……”白莲教的教兵们怒吼着,不少原本在逃跑的人被那血腥的场面一吓,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不敢逃跑,那些白莲教的教兵则从两翼追上那些还在逃跑的人,不分男女老幼,一阵乱砍,鲜血四溅……

    有风从山坡那边吹了过来,眨眼的功夫,风里面已经带上了一股血腥味。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朝着严礼强他们追来的那一队骑着犀龙马的白莲教的骑兵最近的一家追到了距离严礼强三百多米,追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就是刚才在山坡上第一个骑着马露出头来的那个,看样子应该是这些骑兵的一个小头目和首领。

    严礼强咬了咬牙,骑在犀龙马上,瞬间转身,扭腰,开弓……

    箭若流星。

    弓弦一响,冲在最前面的那个白莲教的骑兵头目,瞬间就被严礼强一箭贯穿面门,从马上坠落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