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白银霸主 第两百七十三章 多了一个师傅

时间:2017-11-28作者:醉虎

    对别人来说,要把两千多斤重的大石碾从山坡下面推到山顶,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这件事对一个人的力量的考究和要求会达到变态的程度。那大石碾原本就是修路的时候用牛马拉着用来压平地面的,就算是让两头牛来也不容易把那块大石碾拉上去,更不用说是人了。但是,严礼强除外,而且严礼强也没有觉得这是那个李长老让自己把石碾推到山顶是在给自己开玩笑,因为想要学厉害的枪术,没有一身强大的力量是完全不行的,对这一点,严礼强这些日子已经深有体会,技巧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弥补力量的不足,力量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超越技,但是,超绝的武极和枪法,必然是力量和技巧的合一,之前李长老问自己枪术的基本功有没有圆满,那拷问的是基本的枪术技能,而让自己推石碾上山,这就是对自己力量的基本要求,这基本要求越变态,也就意味着后面教的东西越厉害。这一关,那个李长老估计有两个目的,一个目的是想让自己知难而退,如果自己真有毅力要学,那就是想要让自己先打熬几年力气,先把这一身的力量练到可以把石碾推上山坡再说,一个普通人如果没有天赋和毅力,要把力量锻炼到这一步,三年,五年,甚至十年甚至一辈子都不可能……严礼强没有把石碾滚到山顶,因为他嫌那样的速度太慢,他是直接把两千多斤的大石碾用双手抱着,从山坡下面,一步一步的走了上去。“轰……”的一声把那块大石碾放在山顶的最高处的一个显眼的位置上,严礼强也只是额头微微出汗,山顶的风吹来,瞬间就一片清凉,严礼强看着山下的那间小茅屋,微微一笑,大步走下山坡,重新来到茅屋的外面,叫了一声,“李长老,那个石碾我已经推到山顶上了,请李长老赐艺!”从严礼强离开,到严礼强回来,没有过三年五年十年,前后也就是十多分钟的时间,一炷香的时间都不到。严礼强叫了一声,茅屋里没有声音,过了一会儿,严礼强又叫了一遍,茅屋里还是没有声音,再过了一会儿,严礼强叫出第三遍的时候,那个茅屋里,终于响起了一个愤怒的声音,“你这个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别以为拿着铜牌来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在这里卖弄小聪明,敢耍我,看我今日不把你的两只脚打断,先教教你规矩……’随着这个声音,那茅屋的房门轰的一声直接把里面的人撞开,那个满头乱发衣衫褴褛的李长老,怒气冲冲的从里面冲了出来,手上还真拿着一根三尺多长的黑呜呜的烧火棍,冲到严礼强面前,二话不说就朝着严礼强的双腿抽了过来。尼玛!严礼强吓了一跳,不过在看到这个李长老拿着烧火棍怒气冲冲从茅屋之中冲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有了准备,那根烧火棍一打来,他想都不想,脚下九宫风影步一踩,整个人瞬间就像后退出一丈开外,让李长老手上的烧火棍的第一棍一下子就抽空了。“不错,怪不得敢在我这里放肆,原来还学过一点猫躲狗闪的本事,倒是小看你了……”李长老冷冷一笑,然后身形一闪,接着又是一棍朝着严礼强的腿上抽来。在这一棍抽来的时候,不知为何,严礼强心中一下子就生出一种躲无可躲,无论自己怎么闪避跳跃都要被那一根烧火棍抽在腿上的感觉,那烧火棍,在第二下抽来的时候,给严礼强的感觉,已经不是棍子,而是自己双腿的一个影子——谁又能避得开自己的影子呢?但那根烧火棍真是影子就好了,烧火棍还未临身,严礼强就感觉那烧火棍上的力量真要抽在自己腿上,就算自己的金钟护体神功修炼了第一层,自己的腿估计也要真被抽断……“臭老头,你瞎了,不会自己转身看一眼……”情急之下,严礼强一声愤怒的大吼,也不躲了,就站在原地,怒视着那个邋遢老头,准备硬抗。那根烧火棍一下子停住了,就贴着严礼强右腿膝盖下面的裤子停下了,极动到极静,就在一瞬之间,严礼强的小腿没事,但是被那根棍子沾到一点的裤子上,却瞬间有一条两指长的裤子上的布料,一下子无声无息的粉碎……裤子贴着小腿,一棍抽过来,裤子碎了,腿却没事,一根汗毛都没掉,这样的力道的控制,已经到了妙到巅峰,让人难以置信,简直犹如魔术一样。严礼强看着紧贴在自己裤子上的那根烧火棍和裤子上破开的那个口子,一瞬间,只觉得喉咙有些发干,情不自禁的咽了几口口水,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那个老头停了下来,转头看了一眼,果然,在远处的山坡下,那个大石碾已经不在了,而在那个山坡的上面,却有一个大石碾在矗立着,这样的场景,也把那个老头惊住了,因为那个老头也知道,要把那个大石碾推到山坡的最上面到底有多难。老头转过头来,盯着严礼强看了两眼,然后脸色一沉,“说,是谁帮你把那个石碾推上去的,敢在我面前耍花样,看我不抽碎他的骨头!”严礼强冷笑,扬起脸,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不就是一个两千多斤的石碾么,我自己就轻轻松松把它弄上去了,何须要别人帮忙?”“你说是你自己弄上去的?”“当然,你不是说只要我弄上去,就可以再来找你么?”“你知道在我面前说假话有什么后果,刚刚我只是想抽断你的腿,如果你继续嘴硬,别怪我把你手脚全部抽断!”“我自然对我说的话负责任!”“那行,你现在就去山顶,把那个石碾给我搬到我面前来,你刚才既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把石碾弄上去,那么现在弄下来也不难,我就给你半炷香的时间,你要搬不回来,我把你的手脚都给抽断,让你十年都好不了,你要想逃跑,你也可以试试!!”老头冷冷的看着严礼强,用手上的烧火棍在地上敲了敲。“好,那你等着!”严礼强看了老头一眼,也不再多说什么,就在老头的注视下,转身就朝着山坡上面大步跑去,只是几分钟的时间,严礼强就来到了了山顶,两只手一用力,就把那个大石碾拿了起来,然后把石碾抗在肩上,大步的从山上跑了下来,来到那个老头面前,轰的一声,就把那个大石碾放在了茅屋外面的草地上,当下就把那草地砸出一个大土坑。那个老头看着严礼强真把大石碾抗了回来,双眼精光四射,嘴唇颤抖,严礼强刚刚放下大石碾,那个老头的一双怪手,不由分说就抓了过来,快如闪电一下子捏在了严礼强的手腕处,然后就想摸骨师傅一样,用几根手指捏着严礼强的骨头,筋脉,肌肉,仔细探查,一把把的直接从严礼强的手腕捏到小臂,再捏到胳膊,肩膀,后背……“啊……你干什么……”严礼强怪叫,被一个老头在身上这么一通乱摸,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想学本事就别动……”老头严肃的大声呵斥了一声,严礼强就没动了,而那个老头的那一双怪手却没有停下,在捏到严礼强的后背之后,又顺着严礼强的脊椎一节节的捏了下来,最后是捏到大腿,膝盖,小腿,最后老头站起,用一种让严礼强毛骨悚然的目光,看着严礼强。“对了,你刚才说你叫严……严什么来着……”老头的声音一下子温柔了十倍,脸上还对着严礼强挤出了一个看似友善的笑容,露出一口烟熏火燎的大黄牙,让严礼强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颤。“我叫严礼强!”“对了,你叫严礼强,这名字不错,明礼自强!”老头点了点头,“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师傅了,你就是我徒弟……”“等等,这个……”“怎么,想反悔!”老头一下子有变得凶神恶煞,瞪着严礼强,“刚才我让你把这个石碾推上山,你推上去就等于承认是我的弟子,我收弟子从来不注重繁文缛节,讲究的是心传,你想赖也赖不掉,而且做我的弟子哪里不好,我这一身的绝世枪术,都可以传给你,你还又什么不满足的,你知道有多少人哭着喊着想要从我这里学个一星半点的本事,我都看不上,我收你做弟子,是你的福气……”严礼强一下子有些哭笑不得,怎么自己都是遇到这种强收徒弟的,这是什么命?不过他也感觉这个老头除了脾气古怪一点,人邋遢一点,好像人也不坏,一般这种能一个人安心在野外隐居,不求财不求名又不求利,不讲吃穿不害人的人,还真坏不到哪里去,而坏人,不折腾能叫坏人么,而且这个老头刚才那一棍抽来的本事,实在是让严礼强叹为观止,绝对有真本事的,想要学人家的本事,那叫上一声师傅,自然也是应该的。想到这里,严礼强的心态也平和了下来,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对着老头深深一鞠,一脸认真的说了一句,“严礼强见过师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