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白银霸主 第两百六十六章 消息

时间:2017-11-28作者:醉虎

    陆老爷子深谋远虑,陆家想要来帝京探路,严礼强自然不能阻止,因为这的确是一个机会,在藕节煤的制作方法烂大街之前,陆家想要用将藕节煤的利益最大化,也无可厚非,严礼强甚至还隐隐有些佩服,不过在这个时候,严礼强还是想向陆家提个醒。

    严礼强稍微斟酌一下,就开口说道,“不知道六哥对帝京这边的情势了解多少,我跟着孙大人来到帝京这些日子,感觉帝京并不像表面上的这么平静……”

    陆佩恩笑了笑,“礼强你的意思我明白,帝京官场上的这潭水太深,里面都是大鱼大鳄,陆家这条小鱼自然不会不自量力的跑来掺和,我这次来探路,一个纯粹算是生意,为钱,看看能不能赚一笔,二么,就是老爷子说帝京这边藏龙卧虎,帝京这边的武馆,高手,还有各大宗门的分院堂口也多,礼强你还记得上次给你爸爸吃的那颗返生丹么?当初把那颗返生丹送给老爷子的那个人,现在就在帝京灵山派的分院之中做管事,灵山派在帝京左近也有一些势力,下面的商团还经营着几个煤场,如果这次能在帝京把灵山派这条路打通了,陆家的优秀弟子,以后说不定就能进入灵山派在帝京的分院修行……”

    “啊,原来这样,那不知六哥有没有去过灵山派的别院拜访过?”

    “还没呢,我昨日刚到帝京,现在住在帝京的甘州会馆,昨晚我找人带路到孙大人的府上去拜访,原本想去找你,你爹知道我这次来帝京,还托我来看看你,怕你在帝京花销太大,手上拮据,让我给你带了一点盘缠和银两,我去到孙大人府上,府上的佣人告知孙大人不在府上,你也已经不在孙大人身边做事,去了什么鹿苑,再一打听,知道今日在这里有孙大人的一个护卫和人决斗,你应该会来观战,所以我就来这里等你了,要是你今天不来,我可能还要去鹿苑找你!”

    听到严德昌还挂念着自己,隔着千山万水让陆佩恩给自己带银两和盘缠过来,严礼强心中也涌起一股股的暖意,“我爹他还好么?”

    “当然好,你们严家现在铁匠铺的生意,那叫一个红火,整个平溪郡谁不知道你们严家铁匠铺打造的刀剑质量可靠,价格公道,特别是你设计的那个狗腿刀,现在完全成了你们家铁匠铺的招牌啦,真正的抢手货,你爹管着一堆徒弟,每日忙都忙不过来,对了,你知不知道在你跟着孙大人离开之后,你爹还被县令提拔做了你们柳河镇的亭长,现在在柳河镇说一不二,哈哈哈……”

    “我爹还做了柳河镇的亭长?”

    这个消息,让严礼强听来莫名多了几分喜感,不过也感觉有些高兴,柳河镇以前的亭长是洪家的,在洪家破落之后,这亭长的职位还空缺了一段时间,没想到最后居然落在了严德昌的身上。

    “你爹为人正直,处事公允,现在铁匠铺生意好了,还出钱给镇上修了路和书堂,在镇上威望很高啊,现在镇上有什么纠纷,大家都喜欢去你家找你爹……”

    “我就怕我爹没事可做,他要有事忙着,我也就放心了……”严礼强笑着说道。

    “对了,不知礼强你现在在那鹿苑做什么事?”

    “就做鹿苑的箭场领班!”

    “领班?”陆佩恩眉头微微皱了皱,这个职司在外面可不容易见到,陆佩恩也是第一次听说,完全不知道这个职司是干什么的,“这算是官职?”

    “算是吧!”

    “有职衔么?”

    严礼强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脸,“也不高,就是一个鹰扬校尉!”

    “什么?”一脸轻松的陆佩恩在听到严礼强说出的鹰扬校尉的职衔,那脸上的轻松神色一下子就不见了,而是一脸惊讶和震惊,差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礼强你说你现在已经是鹰扬校尉?”

    “嗯,职衔挂在御前马步司,只算是一个虚职,手下也没有什么人,那个箭场的领班的责任,就是每日在鹿苑的箭场之中巡视一下,活儿倒是轻松得很,我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修炼!”

    “这可是鹰扬校尉啊,就算没有授实职,那也是鹰扬校尉,还是御前马步司的鹰扬校尉,那御前马步司可是皇上的亲军,里面的鹰扬校尉的名号可算得上是响亮了……”

    陆佩恩也有些激动起来,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严礼强才离开甘州半年不到,转眼一见,居然就在帝京之中的御前马步司做了一个鹰扬校尉,这变化,实在太人人惊讶了,简直就像变戏法一样,虽然说这大汉帝国的帝京官多一件名闻天下,还有那“校尉满街走,县官不如狗”的段子到处流传,但这鹰扬校尉也是校尉,而且在校尉之中还不算低,钱肃在甘州军中打拼了半辈子,现在管着一个匠械营,也不过是一个飞扬校尉的军衔,说起来比严礼强还低一阶,黄龙县最大的军头,驻扎在黄龙县的龚字营的营将龚铁山,也就是一个鹰扬校尉,和严礼强平级,唯一不同的,只是龚铁山授了实职,手下有兵,严礼强没有带兵而已,但是那龚铁山有几岁,严礼强现在又有几岁,而且严礼强还是御前马步司的军官,身份上就不同。

    陆佩恩以前就觉得严礼强不简单,无论到了哪里,一定能有一番作为,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只是短短几个月,严礼强的际遇,就已经能让许多人一辈子都望尘莫及。

    “你爹要是知道你在帝京做了军官,还是鹰扬校尉,一定高兴,老爷子知道了,也一定高兴,说不定要怎么夸你……”

    “呵呵,我只是侥幸,在路上立了一点小功劳,多亏孙大人提携照顾……”

    陆佩恩肯定不知道自己被授鹰扬校尉这个过程之中的那些缘由,严礼强也不想在陆佩恩面前显摆,所以也就轻描淡写的说道。

    陆佩恩刚想说什么,就听到旁边生死台附近的人一阵喧哗,不少人大喊起来,“来了,来了……”,就在这一片喧哗之中,有两个人,从生死台两东西两边的街道上,直接朝着这里走来。

    严礼强也一眼看到了穿着一身烟衣,拿着长剑的梁义节,和梁义节走在一起的,还有七个年轻人,有五男两女,携刀挎剑,看样子应该是梁义节的朋友,也是今天来这里给梁义节助威的。

    “礼强,你若有时间的话一定来一趟甘州会馆,我这几日都住在会馆,短时间不会离开帝京……”

    “好,六哥你忙你的,我改日来甘州会馆找你!”严礼强点了点头。

    再次看了一眼梁义节,和严礼强说了几句话之后,陆佩恩就离开了,没有再和严礼强站在一起观战,毕竟这种场合,陆佩恩实在不宜和梁义节贴得太近。

    看到陆佩恩离开,严礼强就穿过人群,直接朝着梁义节跑了过去。

    “梁大哥……”

    “礼强!”看到严礼强出现,梁义节的脸上出现了一个笑容,他拍着严礼强的肩膀,对和他走在一起的那几个人说道,“这个,就是我和你们说过的礼强兄弟,有意气有担当,别看礼强兄弟年纪小,本事却不小!”

    梁义节对严礼强的评价简直可以算得上是称赞了,听到梁义节的介绍,那七个年轻人同时把目光盯在了严礼强的脸上,就像严礼强的脸上有花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