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792章 大案——真相 下

时间:2017-11-03作者:七帅

    可是苏冬里与其他几个人商议之后却发觉,想要行刺允很不靠谱。依照允以往出行的惯例,即使在行进时也千八百人护卫着,居住在行宫之中最贴身的也一定是从京城带过来的人,他们除非能将自己人安插到皇宫或者上直卫中,否则几乎不可能成功刺杀;而他们在大明的情报显然还做不到这两点。另外将人如何送到除了两个市舶司之外的大明土地也不容易。大明百姓出行都要有路引,即使商户现在出门不需要批准,身上也得带着户籍证明。何况他们手底下的除了从大明吸纳的色目人外连汉话都不利索,一听就是外族,即使一幅东方人相貌的人想要大批量混入广也不可能。他们反复思考,不得不放弃了行刺的想法。可苏冬里十分不甘心,仍旧私下里策划对允的行刺。帖木儿汗国在大明情报的总负责人发现他仍旧私下里行动后,为了防止他的动作被大明朝廷注意进而导致整个情报被摧毁,于是暂时派他去其他国家。外番商人忽然有事离开市舶司也是常事,没有引起众人的怀疑。他就被派到了占城。占城此时既有方教信徒,也有婆罗门教信徒,还有佛教信徒,其中婆罗门教和佛教关系不错,和方教中人的关系很差,双方住的地方泾渭分明。为了方便活动,苏冬里在大明的市舶司都是隐藏自己的信仰,但在占城没必要了;何况在占城隐藏信仰也确实很麻烦,他就公开了自己的信仰住进了方教徒聚集区。在这里,他遇到了刚刚被帖木儿汗国的情报机构收纳进来的乌德巫师。满者伯夷自从建业元年被大明打了一顿、不得不放弃了大量的海外领土后虽然表面上十分恭顺,但国家上下凡是有识之士都对大明十分愤恨。乌德虽然不算是有识之士,但他身为虔诚的方教徒对于大明这样的异教徒国家也很不喜欢。不过一开始苏冬里并未想到要利用乌德的巫术来谋害允,只是因为他们二人都十分讨厌大明,所以空闲的时候就在一起喝酒,痛骂大明。有一次他们酒喝多了,乌德就提起自己的一个徒弟现在大明的广州府谋生,为广州当地一个十分有权势的人合药,杀了不少的大明百姓觉得十分畅快。苏冬里当时就感觉自己模模糊糊想到了什么,问道:“我往日也是在明国广的,你这徒弟在广州为哪户人家合药?没准我知道。”“是一个姓明国的姓,什么高的,听他们家有人在明国的朝廷当一个部门的副手,位高权重。”乌德道。苏冬里马上就反应过来:这不就是当着刑部侍郎的高瞬臣的家族么。他们家因为出了高瞬臣,现在是广州除卫所世袭武将外的第一家族,势力很大。当时苏冬里晕晕乎乎的没有多想到什么,等回来酒醒后想到:可以使用巫术,大明所谓的巫蛊之术来对付允,甚至害死他。苏冬里马上找到乌德,和他了自己的想法;乌德一开始还有些犹豫,毕竟他虽然很讨厌大明,但是在他看来大明是龙潭虎穴轻易去不得,自己的命很要紧不能轻易就葬送了。但他禁不住苏冬里的劝,再加上他的那个伪装成道教徒的徒弟在大明确实没出什么问题,就答应了。苏冬里马上带着乌德一起返回宝安市舶司,向情报机构的负责人了自己的想法。那人经过反复思考,觉得可以一试,就同意了。“……,陛下,之后就是乌德潜入广州城,苏冬里请求入籍大明之事。再然后的事情就是他们召集人手采生折割,使用采生折割来的‘物品’布置阵法试图谋害陛下、破坏大明的气运。”“陛下可还记得去镇海楼巡视时,江面上并无大船却看见一闪而逝的亮光?那其实是苏冬里坐着的渔船拿着千里眼看看镇海楼是否容易毁掉,千里眼的玻璃镜片反射阳光的亮光。在发现自己的千里眼会反射阳光后,他马上发收起了千里眼,所以陛下没有再次见到亮光。”“前几日惠妃娘娘中邪时,曾经两次来到行宫中的观‘道士’明良就是乌德易容假扮的。当时乌德同时为陛下和惠妃娘娘施咒,但陛下并无大碍惠妃娘娘却中邪昏迷不醒,乌德为了施展自己的最后一招谋害陛下,遂怀里揣着猴子冒险面见陛下,让那猴子记住陛下的气味,好能够在晚上凭借鼻子进入行宫谋害陛下。”“不仅玻璃窗户上的印记是那猴子留下的,窗户旁的血清也是那猴子涂抹上去的。”“不论陛下问不问,都这样:那乌德巫师虽然丧尽良,但对自己的性命十分珍惜,面见陛下的时候若是放出那猴子有五成的把握能够害了陛下性命,但无论如何他自己都不可能活命,所以他仅仅是带着那猴子入行宫记住陛下的气味,而没有那时出手谋害陛下。”“他们并未收买陛下从京城带来的人,只是利用高家收买了几个在行宫外院做事的下人,嘱咐若是觉得行宫有什么不对,或陛下几日不曾出现,就向他们汇报。”“……”当初钱明林预备当面向允报告的时候曾这么演练过。“这中间竟然还牵扯到了那些牙行?他们帮着帖木儿汗国的人将乌德等人送进了城,还帮着乌德对杨布政使等人施法。”允身边的中书舍人陈继惊讶的道:“这些牙行是受到蒙蔽了么?为何会做这样的事情?”另外一个中书舍人胡俨却知道为何会这样。“陈兄,这些牙行因为陛下的诸多旨意生活困顿,对朝廷颇为不满,颇有想闹上一闹的想法,只是杨布政使不理他们罢了。他们于是就想让杨布政使等人生病,这样就不会有人推行陛下的改革,他们的生计就可以暂且维持下去。”“如果臣所料不错,在陛下来到广州宣布暂缓其余改革后,这些牙行其实已经有退缩之意,只是乌德等帖木儿汗国的人岂容他们退缩?他们只能和高景德一样一条路走到黑。”他们正着,王喜走进来通报到:“陛下,武当派张真人求见。”“宣张真人觐见。”允过这句话,马上又吩咐胡俨:“你现在就拟旨,传令依照苏冬里交待出来的人,在宝安市舶司和上沪市舶司、广州府城内搜捕这些人;并且捉拿所有可能是帖木儿汗国派来的和投靠帖木儿汗国的人。”“是,陛下。”胡俨答应一声,就开始拟旨。话间张三丰已经走了进来。允与他答礼完毕后问道:“张真人,整个事情的真相朕已经通过钱明林的奏报大体明了,只是有几件事还不明白。”“其一,朕曾听闻,猴子与人类似,若是靠近朕能闻到气味还罢了,从行宫外它就能够闻到朕的气味找到朕所在之地?朕不大相信。”“其二,就算猴子能找到,猴子的指也不是铁的,如何能在玻璃上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其三,乌德为何要对惠妃施巫术?”允其余的疑惑随着这份奏报都已经明白了,但只有这三个疑惑仍未解开,所以问张三丰道。“陛下,个头极的猴子与大猴子不同,反而和猫狗等相似,鼻子非常灵,只要知道一人的气味,他们就可以顺着气味找到这人。”“其二,那乌德巫师为自己带着的猴子用上好的钢打造十分的指环,戴在猴子的中指上,让他以此杀人。陛下,这乌德的猴子还不是贫道之前所预料的墨猴,具体是什么猴子、产于何地贫道也不知晓,只是曾经见过一次,据是来自西洋(印度洋)某地的猴子。贫道当时听那人过,这种猴子在森林里取食时,会用中指敲打树皮来判断有无空洞,再划开挖取里面的虫子。当地的巫师就以此训练这种猴子杀人。乌德巫师多半也是如此,想这样谋害陛下。那猴子所戴的指环上面淬毒,杀人十分容易。”“其三,乌德巫师施展邪术对付惠妃娘娘,其实是想指使惠妃娘娘谋害陛下;可惠妃娘娘虽然八字很轻,但心里不愿谋害陛下,所以就昏迷不醒。”张三丰解释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朕怎么惠妃昏迷时的情形与朕并不相同,朕还奇怪乌德让人昏迷的法术就用了两种,原来对惠妃施展的是另外一种法术。”允道。至此,允的所有疑惑都已经解开,低头不语。众人还以为允正在思考如何处置这些人,所以静静的坐在床边等待他的吩咐;可过了半晌,他们才听允道:“看来那帖木儿,是一定会如同当年的蒙古人,甚至金人、辽人入侵中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