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781章 大案——想法

时间:2017-10-31作者:七帅

    第781章 大案——想法

    随后允熥又吩咐了几件事情,就要让他们退下。

    可就在此时张三丰忽然上前一步行礼说道:“陛下,臣有事要请求陛下。”

    “何事?”

    “陛下,这些采生折割案之人犯虽然罪大恶极,这一世千刀万剐也不足以赎其罪,可牵连到他们的下一世贫道以为不妥,还请陛下允许贫道为这些人犯解开邪术。”张三丰说道。

    “此事当然可以。即使没有张真人请求,朕也会让张真人解开他们所中的邪术。”允熥说道。

    允熥说的是真心话。虽然他现在对于轮回转世之类的事情也都是半信半疑,但因为后世的科学研究,总觉得魂魄或者说灵魂是不存在的,人有的只是意识和精神,作用于精神的‘法术’应该影响不到下一世(如果轮回转世真的存在),所以愿意张三丰解开他们所中的邪术。

    但他被张三丰这样请求,还是感觉有些不舒服:好像自己就暴虐到如此地步似的。

    允熥不由得看向钱明林,目光中带着责备:这样的事情你也不和张三丰说好了。

    张三丰一开口,钱明林就觉得不妙:不管私下里如何,公开时候允熥不可能不答应张三丰的请求,不然就显得太暴虐了;但允熥不得不答应了张三丰的请求后,一定对他有些不满。

    可钱明林感觉十分冤枉。同样的话张三丰也和他说了,但他思量之后觉得虽然有张三丰求情,但这次他们不仅是采生折割,还牵扯进了巫蛊大案,陛下多半不愿意赦免他们;自己又是掌管警察之人,陛下一向要求‘执法严格’,自己还是不要答应这样的事情为好。所以他当时委婉的拒绝了张三丰的请求。谁知张三丰竟然在见到允熥亲自对他请求此事。

    ‘这我也完全无法阻止,实在是太冤枉了。’钱明林在心中暗想。

    当然允熥不仅责备钱明林,对张三丰也有些不满:现在这里这么多下人,钱明林也在,为何不挑选私下里的场合。

    张三丰当然知道允熥对他也会有些不满,但即使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也会这样做。他并不知道允熥的真实性情如何,私下里请求允熥未必会接受;而张三丰虽然对于这些行采生折割之事的人也十分痛恨,但觉得不应该牵连到下一世,为了保证允熥一定接受只能出此下策了。

    并且,让皇上略微不喜他的为人也是他的目的之一。张三丰不愿意和皇家走的太近,长远来看这对武当派未必是好事:所谓盛极而衰,现在武当派有他,被称为天下第一大道教门派,甚至是天下第一大门派,已经让许多门派不满了;若是允熥因为他救了他的性命而更加优容武当派,武当估计要被天下的僧道群起而攻之;等他死后,成为众矢之的的武当派有可能从云端迅速跌落。

    但又不能让允熥对他或者武当派太过不满,那武当派的衰落就是近在眼前的事情,而不是若干年以后的了。这中间的分寸很难拿捏,一个不好就弄巧成拙。

    恰好允熥让他协助破解采生折割案,又有这些人犯被下了邪术之事,张三丰马上发觉这件事十分适合,他又真心想为这些人犯求情,所以这样说了。

    允熥当然不知道张三丰心中的这些弯弯绕,答应了他此事后,就挥挥手让他们退下了。

    第二日一早允熥起来,一边被服侍着穿衣服,一边对黄福说道:“你去吩咐侍卫,宣广東左布政使杨任入行宫,朕有事要询问他。”

    黄福答应一声出去传旨,允熥穿好衣服后去往膳堂和李莎儿一起用饭。

    他吃过饭后又等了一会儿,听到小宦官通传:“广東左布政使杨任请求觐见陛下。”

    “宣他进来。”允熥马上说道。

    不一会儿杨任走了进来,要躬身行礼;允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说道:“你昨日刚刚解开邪术身子还虚,对朕不必行礼,朕特许你这几日见到朕唱喏即可。”

    “臣谢陛下恩典。”杨任也没有推辞。

    允熥随后和他一起坐下,又说了说他们的身体状况如何,说起正事来。

    允熥先是简单说了说采生折割案的进展,随即对他说道:“现在得知,在采生折割案的人犯后面是两个被称为高老爷、苏老爷的人。这二人即使不是此案的幕后黑手,也必然十分重要,必须抓拿归案。”

    “并且即使此案的幕后黑手确为安南人,也必定有广州当地的世家大族配合行事,朕猜测这个高老爷或苏老爷的其中一人为广州世家大族之人。”

    “朕今日叫杨卿前来,就是想问问杨卿,广州城中可有姓高或者姓苏的世家大族?现在广州城内朕能信任。又对当地的情形十分了解的人,只有杨卿一人,所以朕只能与杨卿说此事。”

    “陛下,就算有广州城内世家大族配合行事,在接见人犯时也未必会说自己的真姓吧,多半是另取一个姓名。”杨任说道。

    “可是朕觉得,他们不像是如此。他们若是和人犯说了全名,那定然是取得假名;但仅仅说了一个姓氏,朕以为有几成的可能是真的姓氏。”

    “并且朕虽然急于彻底了解此案,但不会为了结案以无辜之人顶罪的;朕一定要抓住真正的幕后黑手。”允熥说道。

    杨任听到允熥这话,知道不能继续推脱,只能回答起他的问题来。

    “陛下,广州城中姓高的大族只有南海县的高家一族,现在为刑部侍郎的高瞬臣即为此家族之人。这一家现下除高侍郎外,还有人在四川为官,族中还有举人和秀才,为广州城内第一大家。”

    “至于姓苏,现下广州城内并无任何苏氏大族。”

    “高瞬臣的家族?”允熥沉吟:“不可能是他的家族。高瞬臣今年不过四十三正是好年岁,朕和茹瑺也都对他很看重已经商议过提拔他为大理寺卿。他们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杨任也如此认为。高家人除非脑抽了,否则绝不会掺和这样的事情。

    但因为并无其它姓高的大族,姓苏的大族也没有,证明行巫蛊之案的高老爷和苏老爷确实连姓氏都是假的。

    允熥并不失望——本来这就是预料之中的情形之一,没什么好失望的。他之后又从其他方面与杨任谈论了一会儿这个案子,因为杨任身子有些虚弱,就要让他回去将养身子。

    可就在这时,忽然一个侍卫进来奏报道:“陛下,行宫门口有人说,有事关巫蛊大案的机密要奏报陛下!”

    还在找”宗明天下”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