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779章 大案——招供

时间:2017-10-31作者:七帅

    第779章 大案——招供

    虽然钱明林这话说得通,但张三丰总觉得哪里不对。不过他也不会反驳,想了想说道:“单凭这些尸贫道所能知道的事情不多,还是请大人带贫道去看一看犯人,让贫道问问他们。”

    “张真人若是想见那些犯人,请跟随在下过来。”钱明林一边从停放尸的地方走出来,一边说道:“因为这些犯人太过重要,陛下又交代不许死了任何一个,所以他们并未关在一般的监狱中,而是在一个很隐蔽的地方,平日里审讯也在附近。”

    张三丰跟着钱明林走来走去,在广州警察总署内转了几圈,来到一处十分不起眼的小院子门口。

    可走进院子一看,张三丰才现里面别有洞天。这个院子确实不大,但在其中一间屋内,有一个通往地下的洞口;他从洞口走到地下,就现了一个极为广阔的地方。

    “张真人,因为太祖皇帝的旨意,所以不论京城还是地方法司都是建在城外;新设立的警察总署、分署等也遵循了这个旨意。这固然使得我们进城找其他衙门的官员十分不易,但后来在下才现,太祖皇帝的旨意很有道理。”

    “法司经常需要关押人犯,若是在城内,想找到合适的地方修建监狱可不容易;可在城外地方就容易多了。尤其是,还能现一些自然形成的极适合关押犯人的地方。”

    “这里就是一处。当初在这里建造广州警察总署时工匠不小心挖出了一个大窟窿,那工匠马上就要将大窟窿填上。恰好在下那时来到工地巡视,看到这个深不见底的大窟窿心下一动,没有让工匠填上,自己还下去看了看。”

    “下去看后在下才现,这里是一处天然溶洞,极其广阔,还有天然的通风之处。”

    “正巧当时大家正商议着在总署内设立一个隐秘的监狱之事,在下觉得这个天然溶洞十分适合作为监狱,于是就改变了原来的总署样式,建造成了现在这样;溶洞也进行了修整,改成了监狱的样式。”

    钱明林一边走着,一边为张三丰介绍道。

    不一会儿,他们两个来到一道铁门前,看守铁门的两个人马上站起来行礼道:“属下见过通判大人。”

    钱明林答应一声,吩咐道:“你去将里面关押的宁彩提出来,本官要亲自审问他。”

    其中一人答应一声,马上跑进去传令。

    钱明林又吩咐了另外一人几句话,带着张三丰走进旁边的一间屋子。

    张三丰细细观察。这地方虽说是屋子,但其实就是一间溶洞,只是这溶洞的‘门口’恰好和一般的房屋一样,所以被称为屋子。

    从门口向屋内看去,整个屋子被分为两块,中间被打上了儿臂粗细的铁桩。他这一侧有数把椅子和几张桌子,另外一侧只有一把形状奇怪的椅子。

    “张真人,这里就是审讯犯人之处了。”钱明林的声音适时响起:“因为被关押在这里的都是穷凶极恶之辈,为了防止犯人暴起伤人,这里的大多物什都是与众不同的。”

    他随即坐在了正中间的椅子上,并且招呼张三丰坐下。张三丰坐在与他相隔一张椅子的地方,低头念诵。

    不一会儿,他只听叮叮当当的声音响了起来。正好此时他又一遍念诵完毕,马上抬起头来,就见到一个带着手铐脚镣、嘴里还塞着什么东西的人走了进来。

    这人身量高大,看样子本来应该十分健壮;但现在他形销骨立、面色惨白,几乎不能自己走路被人架了进来,足见他这段日子吃了多少苦头。

    这个叫做宁彩的人被‘放到’椅子上,钱明林先关照喂他喝了一碗糖水以防他支撑不住,随后开始问话。

    但是宁彩只是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低下头去。

    钱明林并不惊讶。之前宁彩的表现一直如此,不论怎么审问,不论使用什么酷刑都没用。

    不过今日钱明林有杀手锏。他转过头对张三丰说道:“烦请张真人使用道家的手段,让他开口招供。”

    “这,让人犯开口的法术都近似于邪道法术,不仅如此,对人犯的损伤也极大。”张三丰犹豫道。

    “张真人!”钱明林说道:“此人行采生折割之事,恶贯满盈,张真人让他招供乃是莫大的功德,真人何必犹豫。”

    张三丰犹豫良久,答应道:“也罢,贫道就破例一次。”

    钱明林见张三丰答应了,马上又转过头对宁彩说道:“你不愿招供也不要紧,现在天下闻名的武当派张真人亲自出手,定然能够让你开口。”他随即就要命令警察架起他来,将椅子放到铁桩附近以便于张三丰施法。

    可就在这时,宁彩以极快的度抬起头来,失声道:“武当派张真人?”

    “怎么,你也听说过武当派张真人?”钱明林说道。

    “武当派张真人天下闻名,我岂能不知?只是这人真的是张真人?武当山远在湖广北边靠近河難的地方,张真人怎会来到广州?”宁彩又道。

    “本官骗你做什么?有何用处?”钱明林说道。

    宁彩又转过头看向张三丰,咬咬牙说道:“若真是武当派张真人当面,小人愿意招供。小人只求张真人答应小人一件事情,来世必当衔草结环报答张真人。”

    “贫道确实就是你所说的武当派张三丰。可你若是要让贫道证明,贫道现在并无任何手段证明。”张三丰说道。

    “这样看来确实是张真人当面了,假的定然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张真人,只要真人答应小人一件事情,小人马上招供。”宁彩说道。

    “只要不是让贫道施展邪术,不是保下你的性命,贫道愿意答应。”张三丰和钱明林商量后说道。

    “多谢张真人。”宁彩马上说道。看着他那激动的神情,钱明林十分好奇:他要张真人答应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不过事有轻重缓急,此时他也知道问得采生折割案的口供要紧,放下此事问起关于采生折割案的事情。

    宁彩又喝了一杯水,缓缓道来。

    宁彩家里到底是从何时开始做起采生折割的勾当已经难以查证了,反正从宁彩小时他爷爷还活着的时候,他们家就在珠江的各条支流上驾船游走,拐骗女子小孩采生折割。等到宁彩长到二十多岁时,也就子承父业做这个勾当。

    不过他开始做这个勾当时,这门‘生意’早就不好做了。从五十年以前红巾起义开始天下大乱,虽然战乱年间采生折割十分容易,但靠着豢养畸形人流浪四方博取眼球乞讨的职业乞丐‘生意’也不好做,对“生人”的需求大不如前,他们自然也不好过。

    他爹做‘生意’时是家里最宽裕的时候。当时天下稳定,百姓手里也渐渐有了些余钱愿意施舍给乞丐,他们家也从最困窘的时候过来了。

    依照惯例,大明总有一二百年的太平日子,他们家在这一二百年应该会越来越好过;可凡事总有例外:就在两年前,允熥的传到了广州。

    此谕旨一下,整个广東省内的职业乞丐几乎全军覆没,都被流放到了边关,只有极少数人逃过一劫。这下子,他们家的‘生意’又不好做起来。

    宁彩眼瞅着自家的‘生意’一年不如一年,便将‘主营业务’由贩卖‘生人’改为‘合药’。‘合药’也算是行里的‘手艺’,他们家一向也有流传。

    但他们家仪仗着‘合药’也不过是勉强度日而已。这些‘神药’虽然价格高昂,但最大的好处被中人拿走了,他们得到的并不多,只是不被饿死而已。

    正在他觉得日子要过不下去、想要试着做其它‘生意’的时候,有人找到他,说有广州有一桩大买卖,报酬丰厚,问他愿不愿意干。

    宁彩当时全家都快要饿死了,怎么可能不愿意?当场答应。依照来人的意思,他还叫了不少同行一起去广州‘财’。

    至于这桩‘生意’的幕后主使,他宁彩也不知道那两个人的确切身份,只是见过几面,听旁人叫其中一人‘高老爷’,叫另外一人‘苏老爷’。他随后大概描述了一下‘高老爷’的长相。至于那个‘苏老爷’,他从未见过此人的真面目。

    不过平日里这两个老爷并不出面,而是将他们交给了城外镇海门一带的大骨梅毅。梅毅手下有一人家里开了一个咸鱼店,他们就藏身于这家咸鱼店。

    没多少日子,‘苏老爷’的手下领来一个看起来像是道士的人,据说是上面从川滇一带请来的法师,要为朝中某位大人‘合药’。此人架子很大,即使对于‘高老爷’都不怎么客气,对他宁彩更是呼来喝去,只是每天催逼着要女子小孩来“炼药”。宁彩他们每日都要为他收集“生材”,疲惫不堪。

    还在找”宗明天下”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