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628章 李家和兵部

时间:2017-10-22作者:七帅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曹国公李景隆,……,命为广東都指挥使,钦此。”

    “臣李景隆接旨。”李景隆跪地磕了一个头,起来从金善手中接过已经重新被卷起来的圣旨。

    李景隆接过圣旨,就对金善笑道:“金中书可否赏脸,吃一顿便饭?”

    金善被他弄得有些懵。他之前也不是没有给勋贵颁过圣旨,作为允熥手下专业的拟旨人员,时不时的会被派出去传旨。可之前传旨后人家也就是道一声谢字得了,这是第一次有人对他如此和善的留他吃饭。

    不过他到底已经为官一年多了,虽然李景隆这不算是无事献殷勤,但他觉得也不是什么好事,推辞了邀请。

    李景隆也表情也没什么变化,仍旧将他送到大门口,才返回前厅。

    此时他弟弟李增枝正在这里等着,看到他后马上问道:“大哥,陛下任命你为广東都指挥使,到底是什么目的?”

    李景隆摇摇头:“我也猜不出来。若说南边又要有大仗,看着也不像。况且要是南边真的有大仗,会派我去当广東都指挥使?”

    李景隆当然知道自己在允熥信任的中生代将领中排不上号,若是南边真的要打仗,在徐晖祖派到西北的情况下,仍然有蓝珍、郭镇等人排在他前面。

    “那要是小打呢?只是教训教训?”李增枝猜测道。

    “小打?小打用不着提前做准备吧?”

    “那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也不像是要搞什么大案。”

    想了半天,他们兄弟二人没想到缘故,李景隆遂转换了话题对李增枝说道:“你现在在府军右卫担任指挥同知,那个齐步走、正步走搞得怎么样了?”

    “大哥你就瞧好吧,不算锦衣卫十一个上直卫,我们这个百户一定是表现最好的,甚至就连讲武堂的学生也未必比得上。”李增枝一脸自信的说道。

    “这?”李景隆不大相信。普通士兵和讲武堂学生的差距根本不必多想就能想出几十条来,怎么可能超过?

    “难道宋瑄和你要用所有全卫所有优秀的士兵和一些武将珠混鱼目?”李景隆马上想到这种可能。

    “我们不会这样做的,”李增枝说道:“大哥你就放心吧,我们不傻,又不是外地的卫所,我们若是真的这样做了,陛下一查就能查出来,还有我们的好果子吃?”

    “那你的到底为何如此信心满满?”李景隆问道。

    “大哥你就不必问了,等那一天去看看就知道了。”李增枝说道。

    既然李增枝这样说了,李景隆也不能摆明就一副不相信弟弟的嘴脸,住了口,虽然他确实不相信自己的弟弟,觉得他没什么本事。不得不说,李景隆还是很有识人之明的,只是没有自知之明。

    第二日上午李景隆刚刚起来打了一趟拳,回到寝室正准备吃饭,忽然李仙惠跑了进来,跑到李景隆的身边。李景隆将她抱起来,笑道:“这是怎么了?”

    “爹,今日再让女儿在府里待一天吧。”李仙惠说道。

    “怎么,不喜欢在宫里?”

    “嗯。”

    “怎么了?大公主欺负你了?”

    “没有,大公主对我挺好的,皇后娘娘和惠妃娘娘都很和善,宸妃娘娘对我更好;并且宫里也有许多年纪差不多的玩伴,玩起来很高兴。”

    “那为何不愿意今日入宫?”

    “爹,女儿想家了。”李仙惠抱着李景隆的脖子说道:“爹,宫里再好,总不是自家,女儿时时刻刻都得小心,生怕得罪了娘娘们和公主、郡主们;也不敢多行一步,生怕被宫里的宫女耻笑了去。也就只有与她们玩游戏的时候放松一些。”

    若是允熥听到这番话,估计会马上说道:‘还真的很像林黛玉进贾府。’

    李景隆当然没看过,但他也马上体会到了自己的女儿如同林黛玉的那种感受:因为他自己在父亲李文忠过世后每次面见朱元璋甚至朱标等人,都谨小慎微、小心翼翼,生怕触犯了他们的忌讳。

    他轻轻拍着女儿的后背,说道:“既然如此,明日就让你娘再入宫一次,给你请几天假。正好为父过些天要去外地当差,想必皇后娘娘也能理解。”

    “什么?爹你过些天要去外地当差?”李仙惠马上瞪大了眼睛,说道。

    “嗯,陛下派为父担任广東都指挥使。”李景隆说道。

    “那岂不是之后很长时间女儿都见不到爹了?”李仙惠有些悲伤地说道。

    “爹带着女儿一起去吧。”李仙惠又道。

    “这可不行,广東那边瘴疠之气,你一个小姑娘可不行。况且,……”李景隆费劲了口舌终于劝阻了自己的女儿同意不随他一起去广東。

    但小姑娘马上说道:“那多请几天假,我要多陪父亲几天。”

    “好好好。”李景隆说道。

    正说着,他手下的侍女快步走到门口。此时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从门口向门内看去还有些昏暗,这个侍女只能对着影影绰绰看起来像是李景隆的人影说道:“大老爷,宫里来人了。”

    李景隆放下女儿,迎出前厅。他没走几步,来传口谕的宦官已经走到了前厅门口。李景隆和他寒暄了几句,宦官笑道:“李公爷,皇后天恩……”

    李仙惠在屋里等了一会儿,就见到父亲又走了进来,并且还脸带喜色的对她说道:“明日你娘不必去宫里请假了。皇后天恩,许了你假,一直到为父去广東赴任为止。”

    “太好了!”李仙惠兴奋地说道。

    虽然六七岁的小孩子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但她今日显然是太过于兴奋了,一直到晚上都不睡觉,到了亥时初李景隆实在觉得太晚了,让妻子袁氏带着他去睡觉。

    李景隆自己则又和弟弟李增枝叮嘱道:“还是不要太过于信心十足,你们能想到的办法其他人也能想到。”

    “你就放心吧,大哥,我和宋瑄没问题的。”李增枝说道。

    ……

    ……

    允熥下了朝,回到乾清宫后并未马上批答奏折,而是来到了一间侧殿,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不一会儿,一个身穿大明正二品官服的人走进来,对他行礼说道:“臣景清见过陛下。”

    “景卿平身。”允熥说道。

    随即允熥赐座,与他寒暄了几句,景清就说道:“陛下,叫臣过来何事?”他是一个急脾气,兵部衙门最近的事情也不少,所以直接问道。

    允熥也不以为意,说道:“朕也知道兵部最近不轻松,正因为如此,朕才要召见你。朕打算派你到廣西担任左布政使。”

    景清并未弄明白允熥这两句话的逻辑关系,但他没心思问这个问题,而是马上问道:“陛下,臣这三年在兵部任上,有何不妥之处么?”

    “你在兵部任上做的非常好,把兵部打理的井井有条,朕也多次赞许你。”允熥说道。

    “那为何陛下要改臣到地方担任布政使?”景清问道。他能够理解皇帝调整官员职位的行为,这是正常的皇帝心思;但廣西这个地方属于穷相僻壤,到廣西为官在他们看来形同贬镝,所以他这样问。

    “你千万不要以为朕派你去廣西是贬镝,朕可是要大用你的。”允熥说道:“附耳上来。”

    景清有些不解的站起来走过去。等他听完了允熥的话,满脸疑惑地说道:“陛下,虽然其国已经如此了,但未必会如同陛下所说的这样吧?”

    “事情定然会向朕说的这样发展。”允熥自信地说道。他之所以如此自信,因为这就是真实的历史上发生的事。

    景清虽然仍旧半信半疑,但也不能质疑,说道:“臣领命。”

    允熥又好言抚慰了他几句,让他下去了。

    但允熥却并未出这间侧殿,而是吩咐黄福又上了一碗茶,自己小口抿了起来。‘嗯,不愧是正宗的西湖狮峰龙井,就是不一样。’允熥心道。

    不一会儿一个身穿大明正三品服饰的人走了进来,躬身行礼道:“臣梅殷见过陛下。”

    “姑父何必这样客气,快起来。”允熥让黄福扶起他。

    接见完了前任兵部尚书,自然就要接见下一任兵部尚书。兵部虽然名声不如礼部,实权不如吏部,但也是六部中颇为重要的一部,允熥自然有所吩咐。

    允熥赐座后,对他说道:“姑父,你担任兵部尚书后,要注意和五军都督府的关系。景清在任时其它事情办得都好,就是和五军都督府的人关系闹得很僵。你可千万不要效仿他。军队上的事情,你们两家能通力协作就一定能做好,所以一定要注意和谐。”

    “当然,坚持规矩也很重要,规矩若是乱了,什么都乱了。即使要注意和谐,也不能凡事都答应他们。朕看景清的的规矩坚持的不错。”

    “是,陛下。”梅殷说道。

    允熥又吩咐了几件事情,最后说道:“上直卫最近会有一批人晋升官位,你可以提前预备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