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774章 大案——‘真’真人

时间:2017-10-22作者:七帅

    道三元宫的后院,两个小道童正在打扫院子。

    “哎,你听说了吗,观主自从两日前进了行宫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被留在了行宫内。”其中一个道童忽然说道。

    “怎么没听说?不仅如此,我还听说,皇上中了邪术,召了广州城内所有精擅法术的得到真人、禅师去解邪术呢。据说是要布一个九天星辰大阵,连连主持七天七夜才能唤醒陛下,咱们观主又是岭南法力最高深的得道真人,这个大阵缺了观主不成,所以一直不得出宫。”另外那个道童说道。

    “你说的怎么和我听说的不太一样?我听说是陛下已经要,所以现在行宫许进不许出,观主才不能离开行宫的。”前一个道童说道。

    “你快别说这话了,诽谤陛下可是十恶不赦之罪!小心让锦衣卫听了去,把你抓到大牢里!”后一个道童忙说道。

    前一个道童忙伸手捂住嘴巴,紧张地想四周看了看,仿佛锦衣卫会随时出现似的。一直过了很久,他没有见到有身穿飞鱼服的人蹦出来将他抓回大牢,才将手放下来,继续扫地。

    可这个道童是个嘴闲不住的性子,既然有关皇帝的事情不能随便说,那就说别的事情。他伸出手指指着后院的一间屋子道:“这间屋子里面,你知道住着一个人么?”

    “我当然知道里面住着一个人。”

    “你怎么知道的?这间屋子里住着的人十分神秘,很少离开屋子,而且一旦离开就是数天不见人影,你应该从来没有见过屋子里面的人出来,甚至没有听到过屋子里面传来响声才对。”

    “就算我没见到那个人,想看出来屋子里面有人还不容易?每次打扫后院时这间屋子前面的落叶薄厚明显与其它地方不同,我还不能确定屋里有人?”后一个道童说道。

    “还能这样啊。算了不管了,你虽然知道屋子里面住着人,但知道屋里的人住着的,是什么人么?”前一个道童说道。

    “这还真不知道。你知道?”后一个道童有些好奇地问道。

    “我当然知道。我跟你说,这间屋子里住着的人可神秘了。当初观主将这个人迎进观内时,观主对他那叫一个恭敬!怎么说呢,反正我没见过观主对一个人这样恭敬的。可见这个人应该身份地位十分高。”

    “但这人入观的时候却十分不引人注目,连个小小的仪式都没有,完全不像这个身份的人入观时的表现。”前一个道童说道。

    “这人长什么样子?”后一个道童问道。

    “这人啊,他长,”前一个道童话没有说完,就听到从身后传来声音:“呵呵,右手边的小道童,你回过头来,就能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了。”

    二人下了一跳,忙转过身来,就见到一个满头白发却面容近乎壮年、身穿一身淡蓝色似道袍但又不是道袍的衣服的人站在他们身后。

    两个小道童愣了一愣,随即躬身行礼道:“小道见过真人。”虽然他穿着的衣服并非是道袍,但能被观主亲自接引入观的人多半是个道行更为高深的真人,这样说应该没错;即使说错了,看在他们态度还算恭敬的情形下这老者也不会怪罪。

    老人又‘呵呵’一笑,坦然受了他们二人的礼。

    “真人可有什么需要小道侍奉的?”前一个道童在行完礼后又说道。跟着这样的真人行事,或许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好处,所以他如此问道。

    不过即使他这样问了,也对于跟随这老者行事也没抱太大期望。这样的人都是有自己惯用的侍者,不会轻易用不相干的外人。

    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老者却忽然掐指算了算,随后说道:“相逢即是缘分,既如此,我就送你们二人一个大机缘,若是你们能把握好了,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但你们二人要记得,机缘不可强求,若是不能把握住,就不要强行去要。”

    两个小道童有些发愣,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躬身说道:“多谢真人赐予机缘。”

    “那就跟我来吧。”老者说了一声,随即带着他们从前门离开了三元宫。

    老者带着他们二人走了很长时间,越走人烟越是稀少,虽然仍在广州城内。两个小道童也有些忐忑:这个老道不会是要拐骗我们两个吧?若不是其中一个道童亲眼见到观主对他执礼甚恭,他们估计会马上大嚷大叫起来。

    就在他们他们二人胡思乱想的时候,老道仿佛知道他们胡思乱想一般,回过头笑道:“再坚持一会儿,很快就到了。”

    又过了一小会儿,他走到一处院落大门二十丈外,停住脚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向大门走去。

    守在门口的人马上迎过来厉声喝问道:“此处为陛下停驻广州的行宫,来着何人要擅闯行宫!”

    老者又停下脚步,咳嗽了一声,高声说道:“武当派张三丰,前来拜见陛下!”

    ……

    ……

    “什么,你说武当派的张三丰张真人,来了行宫并且要为陛下解除邪术?”李莎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声说道。

    “娘娘,就是如此,臣的祖师来到了行宫,要为陛下解除邪术。”宋青书十分兴奋的说道。

    他不能不兴奋。允熥的邪术广州城内外无人能解,眼看就要发生不测之事,忽然公认全天下道术最为高深的真人前来行宫,他没有乐的手舞足蹈已经是定力惊人了。

    更何况他自从洪武二十九年以来已经有六年没有见过祖师了,这次能再见祖师一面,也十分高兴、

    “可是,三丰真人不是应该在湖广的武当山么,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广州?”李莎儿仍然不能相信。虽然按理说宋青书认得张三丰,但若是宋青书已经被对允熥和熙怡施展邪术的人收买了呢?幕后烟手可能在行宫内有眼线,知道允熥虽然已经昏睡不醒但一直不死,所以派人前来害死允熥。

    “娘娘,三丰真人虽然是武当派的创派祖师,但平日里却并不在武当山,而是在天下各处游历,这次多半是恰好游历到了广東,遇到了陛下中邪术之事。这也是陛下洪福齐天,所以祖师恰好游历到了广州。”宋青书说道。

    李莎儿仍旧有些怀疑,但她侧头看了看允熥的身影,咬咬牙说道:“那就把三丰真人请进来!王喜、宋亮,你们两个一起去请三丰真人过来为陛下解开邪术。”

    王喜和宋亮答应一声,就要和宋青书一起去外院迎张三丰过来,可这时李莎儿从椅子上站起来,忽然好像站立不稳一般要倒在地上。

    王喜此时站的离她最近,忙伸手将她扶住;接着这个时机,李莎儿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带上张无忌,他也是武当派出来的人,注意他见到张三丰一刹那的表情。”

    王喜一愣,随即明白了她的意思,轻声回道:“知道了,娘娘。”随即将她扶起来,和宋亮一起离开了允熥的寝殿。

    过了一会儿,在数名侍卫、宦官的簇拥下,满头白发的张三丰带着两个小道童走了进来。

    他先是对着李莎儿微微弯腰道:“贫道见过娘娘。”

    “张真人不必多礼。”李莎儿偷偷看了一眼王喜,见他表情正常,马上说道:“张真人,情形您也大概了解,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时候耽误了,张真人还是马上解开陛下所中的咒术吧。”

    张三丰又微微行了一礼,随即走到允熥所在的床边,盯着他的面容看了一会儿。

    李莎儿紧张的问道:“张真人,可否解开陛下所中的邪术?”

    “贫道有把握解开,但需要预备一些东西。”张三丰随即吩咐道:“去让医生开一副虚补的药,并且马上开始熬制;在药快要熬制完成时,让厨房准备一份米汤。”

    王喜马上将张三丰的吩咐记下来,派小宦官去准备,并且拿起笔继续等着他之后的吩咐,可他等了半晌没有再听到什么话,忙问道:“张真人,其它需要问的呢?”

    “行宫只需准备这些东西。”张三丰看着瞬间众人投过来不解的目光,又道:“其余要用到的东西贫道已经让两个小道童待了过来,不需行宫预备。”

    众人这才释然。

    李莎儿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说道:“张真人,惠妃娘娘也中了邪术,张真人也给她解开吧。”

    “贫道需要看一看惠妃娘娘的情形,才能判断能不能解开。”张三丰道。

    李莎儿于是站起来,嘱咐王喜在这里盯着,自己带着张三丰前往熙怡所在的寝殿。

    可是张三丰看了一会儿熙怡的面容后,却说道:“娘娘,恕臣力拙,现在无法解开惠妃娘娘身上的邪术。”

    “张真人,为何您能解开陛下身上的邪术,却不能解开她身上的邪术?难道他身上的邪术比陛下身上的还要更加高深不成?”李莎儿疑惑地问道。她又有些怀疑这个张三丰是真是假了。

    “娘娘,这其中的缘故等臣解开了陛下身上的邪术后,自当一一道来。”张三丰道。

    李莎儿深深的看了几眼,说道:“回陛下的寝殿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