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771章 大案——继续

时间:2017-10-22作者:七帅

    随着允熥的这一声喊,在院子外面巡逻的侍卫马上提起绣球灯冲进院子,院子里挂着的灯笼被迅速点亮;守在屋外的宦官也马上走了进来,使用手里的灯光四处照射;他身边的李莎儿自然也被惊醒,睁开朦胧的双眼直起身子披上衣服问道:“陛下,怎么了?”

    “朕刚才听到些不同寻常的声音。”允熥随即说了刚才听到的声音。

    院子里侍卫和宦官们马上检查起来,尤其是窗户旁边,被不同的人反复检查了三遍。

    至于允熥,则带着被褥去了另外一间屋子睡觉,并且将窗帘都拉上以遮蔽屋外的灯光;还有十几名宦官守在外屋,若是听到什么不寻常的动静和陛下的喊声马上冲进去‘护驾’。

    这一晚并未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但允熥也睡不踏实,昏昏沉沉的眯了一会儿就行了过来。

    早上醒过来后他马上询问有关‘刺客’的事情,但所有人都没有发现任何刺客,或者鬼怪之类的东西。

    “陛下,臣等完全没有见到任何刺客的痕迹,……。只是有一件事有些奇怪,陛下昨晚前半夜睡觉的窗户外框有淡淡的污痕,看起来像是什么花草破皮后流下的汁液,又像是很稀的浆糊。”宋亮对允熥奏报到。

    “污痕?有污痕?”允熥皱眉思索:“朕的窗外没有什么花花草草的,莫非是花匠搬动花盆的时候不小心蹭到了窗户?也不太对,朕昨晚休息的寝室离着放置花盆的地方十分远,这得不小心成什么样才会碰到窗户?”

    不过他们马上就将此事丢开不管了,这看起来和‘刺客’的关系也不大,此时不值得太过于关心。

    但分析来分析去不可能有刺客进到允熥的院子:他现在住的院子离着行宫的最外围十分远,虽然院子里晚上没有侍卫值守,但院子外和房屋内都有人看着,刺客根本进不来;而若是有内鬼当刺客,不说这到底可不可能,就说若是真的有内鬼,不可能仅仅只有这些响动,估计昨晚上允熥就身首异处了。

    所以最后大家都认为这是:闹鬼,或者是有人在施展邪术。

    “依臣看来,这必然是采生折割案的幕后之人施展邪术在对付陛下!但是因为陛下有大明的气运在身,又命格十分好,施展邪术的人破不了陛下周身护卫之气,所以就出现了这些不同寻常的声音。”侍卫张无忌马上说道。他毕竟是武当山出身认识许多懂得法术的人,自己对此也深信不疑,所以第一个说道。

    不过不仅是他,几乎所有的侍卫和宦官宫女都认为是采生折割案的幕后主使,利用采生来的物品施展邪术对付他;少数人认为不仅是邪术,还有内鬼策应。

    就连本来对这个一分信九分疑的允熥听了众口一词的话,也不由得信了起来:是有人施展邪术在对付朕!

    并且这样一来熙怡之所以中邪术也就有了解释:因为允熥气运太旺,施展邪术之人的邪术对他不起作用,自动到了他身边最亲近的人身上。至于为何不到李莎儿身上,对法术和算命略微懂得一点的张无忌说:“这是因为惠妃娘娘的八字轻,容易受到侵染;云嫔娘娘的八字重,不易如此。”

    随即在整个行宫内开始轰轰烈烈的清查可能存在的内鬼。所有能够进入行宫后院的当地人都被询问,虽然没有查出什么内鬼,但许多人都被撤换,能进出允熥所在院落的人更是全部被替换。

    就在清查可能存在的内鬼的时候,又先后有广東都司和按察使司、布政使司的人来奏报,广東都指挥使和按察使都生了重病,难以起床理事;杨任的病被许多名医看过了,但仍不见好;就连主持采生折割案的通判钱明林都发了烧,只是不算重而已。

    广東三大衙门的掌印官同时生病,这绝对不正常,允熥意识到他们三个和钱明林必然也都是因为采生折割相关的事情被‘生病’。而这绝对不是有人给他们下了药:给一个官员下药还容易些,给许多官员下药,又是差不多同一时间,绝对不可能。

    唯一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他们都中了邪术。允熥也因此对于法术之类的相信起来。

    他马上命令道:“所有在朕这里给惠妃看过的道士僧人在看过惠妃后,去杨布政使等人的府邸给他们看一看。”

    吩咐完了这道命令,允熥起身前往熙怡的寝殿,去看看她。虽然允熥今日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也完全没有精神头,但他必须去看一看熙怡。

    允熥来到她的寝殿的时候,已经是日头偏南快到午时了。他进去一看,就见到数十名道士或者僧人站在院内和侧屋里,或低头沉思或和其他人谈论着什么。不过他们的声音都很小,也不知是害怕惊扰到屋内的熙怡还是担心自家的独门秘诀被人听去。

    这些人听到从院子门口传来许多人的脚步声侧头看过来,就见到允熥走进来。他们马上弯腰行礼。

    允熥自然让他们不必多礼,还和自己认识的几个僧道——比如三元宫的阳栋子——说了几句话。

    和他们说过话,允熥正想对众人说话,忽然注意到一个好像昨日见过的道士,对他问道:“昨日朕好像见过你。”

    那人身量不高,脸色白净,看起来大约是四十上下哎,听到他的话马上躬身一礼道:“贫道明良,见过陛下。贫道昨日确实曾经来过,只是当时并未能解开惠妃娘娘身上的邪术,所以和贫道的师兄让他今日前来,贫道也跟过来看一看。”

    “原来如此。”允熥说道。

    之后允熥就不再关注他,转过身走到院子的中间,提高声音问道:“几位真人、禅师,可看过了朕的爱妃的面相、手相?可有救好的办法?”

    这些人思量了一会儿,先后说道:“陛下,这种邪术是贫道从未见过的,贫道只有三成把握,无法确保。”“陛下,贫僧最多只有五成的把握,但贫僧的法术若是不成,对身子有些损伤,不敢贸然对惠妃娘娘施展。”“陛下,贫道无能为力。”……

    总体来讲,今天的这些僧道都十分慎重,对解开熙怡身上的邪术没有完全的把握,不敢随意出手。

    允熥十分失望。现在在场的人已经是广州城一带最有本事的人了,竟然解不开熙怡身上的邪术,那他还能指望谁?

    不过总算今日前来的这些人还有些本事,虽然解不开邪术,但认出这是一种‘离魂’的法术,施术者要‘控制’熙怡的三魂七魄,并且将这些魂魄从她的身体内剥夺出来,一旦魂魄离体,她就会马上死去。阳栋子于是施展法术,暂且稳住了熙怡的三魂七魄,让她不至于让情形继续恶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