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707章 安南使者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说过此事,允熥暂且没什么要和他们说的了,陈迪和郑沂二人退下去安排番国使者觐见之事。

    允熥则拿出各衙门呈上的与这些番国有关的奏折看起来。这两年因为大明的诸多动作,周边的番国也不得不有所变化,顺着大势而动。其中有些国家受益了,有些国家赔本了。

    允熥平时对于这些番国的动作并不在意,因为不值得在意。大明在这一带的权威太大了,不用在乎任何其他国家做什么,若是某个国家的所作所为不合大明的规矩,大明一道旨意下去,在征讨满者伯夷的珠玉在前,任何一个国家不敢不听。

    不过既然要接见他们的使臣,允熥还是临时看一看的好。

    “朝鲜建业二年也派出船队北上探索,但全军覆没,一直到现在还没能恢复?”允熥有些疑问:“我记得允熞说过,他不是雇佣朝鲜人在海参崴干活,让朝鲜国挣了不少钱么?这些钱应该足以弥补水师的损失。”

    “大概是国内还有些事情吧,使得他不能将这些钱全部用于重建水师。”

    “扶桑人建立了比之前更为强大的水师,疑似从北方的探索中得到了不少金银?这也不奇怪,扶桑人本来距离北方就不远,又有常年在南阿依努地(北海道)甚至千岛群岛一带航行的经验,来到金宁(勘察加)找到金矿很正常。”

    “……”

    允熥看了半日,午时返回坤宁宫和熙瑶一起用膳。

    熙瑶此时当然已经起来,即使她上午没什么事也不可能一直睡到现在。

    小家伙们也都起来了,因为经过充足睡眠而精神头十足的他们坐在餐桌上也不老实,大概是商量着下午玩什么。

    允熥也没在意,只是嘱咐坤宁宫的太监和女官道:“若是他们玩雪,一定要多给他们穿一些衣服。”

    他又美美的睡了一个午觉,未时正起来召见番国使臣。

    头一个朝鲜的使者和以往的人完全一样,请求承认他们在中原的著名祖宗,并且想方设法让大明多赏赐给朝鲜一些东西。而允熥出于一些缘故对于朝鲜人的请求只要不过分就答应,所以皆大欢喜。

    之后的使臣和以往的也都差不多,没什么新意,允熥和使者对答两句就结束。

    不过阿洪国今年第一次朝贡,允熥好奇之下多问了两句。

    阿洪国使者苏梦法说道:“陛下,我国的北方大约是藏人之地,只是高山阻隔从未有所交流;不过我阿洪国西面的廓尔克人和藏人有所交流。”

    “那印度国,你可知现在的情形如何?”允熥问道。

    “印度?陛下,印度此时并未统一,虽然之前德里国拥有印度北方大部分地区,但自从帖木儿击溃了德里国主力后,其国对国内的掌控大不如前,很多地方虽然名义上仍旧属于德里国,但实际上已经是独立的国家了。”苏梦法说道。

    ‘印度现在原来处于分裂状态。不过这也不奇怪,古代印度一直以来都和德意志一样只是地理名词,并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是英格兰帮助印度完成了国家统一,建立了统一的印度。即使英格兰临走的时候搞印巴分治,剩下的印度也比历史上领土面积最大的印度国小不了多少。’

    ‘不过竟然印度都有帖木儿出没,真不愧是在历史上这一时期除了中华以外其余所有重要国家的记载中都占据重要地位的人。’允熥心想。

    允熥又问了问有关于印度的其他情况,详细了解一下德里国墙倒众人推的情况,让他下去。

    很快,前面十五个使者全部被接见完毕,允熥揉揉眼睛,站起来走了一圈,对陈迪说道:“让安南国的使者觐见。”

    ……

    ……

    殿外,看着一个一个的番国使者面见允熥又退出来离开谨身殿,看着身旁仍在等待的人越来越少,安南国的使者胡元澄虽然表面上十分平静,可内心却不像表面上这样淡定。

    他的嘴唇偶尔会动一动,但并无任何声音发出,而且动作的幅度很小,即使是精通唇语的人也不知道他在‘默读’什么。

    很快,百花的使者去面见允熥,殿内只有他一个使者等待,一旁的礼部官员也有些松懈,胡元澄这才从袖子中拿出什么,悄悄看了一眼,又赶忙将它缩回袖子中。

    胡元澄正念念有词的‘默读’着什么,就听到有人喊道:“宣安南国使者胡元澄觐见!”

    他赶忙停止默读,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在侍者的引导下走进殿内。

    过了好一会儿,他走到允熥所在宫殿,瞥见上边的人身穿明黄色的朝服,马上跪下说道:“安南下国之臣胡元澄见过大明皇帝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他只听从头顶传来声音道。

    胡元澄又跪了一小会儿才站起来,低头说道:“下国国君让臣代替祝陛下万寿无疆,祝大明万世不易,祝皇后娘娘吉祥如意,祝皇太子殿下……,祝……。”

    “下国进贡上国南海珍珠十颗,珊瑚十株,……。”

    “下国国君还晓得今日是皇五子的寿辰,祝皇五子福寿绵长,奉送皇五子金如意一对,银如意一对,玉如意一对。”

    允熥和一旁的陈迪等人都十分惊讶。一开始的漂亮话也就罢了,送的珍珠、珊瑚也还正常,知道皇五子文垠的生辰也可以接受,但竟然送给他这么珍贵的礼物就很不正常了。

    珍珠、珊瑚毕竟是奢侈品,不能吃不能喝,若安南国君是简谱之人送给大明的皇帝也可以理解;但送金银铸成的如意不能理解。

    金银是货币,是一般等价物,除非是极端特殊的情况,金银都是很有价值的东西,和单纯的奢侈品不同。之前也从未有过番国进贡金银做成的东西。

    他们越是如此,允熥越是怀疑。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安南国送上这么珍贵的东西,一定不对劲。

    “今年你国送上的贡品如此珍贵,朕怎么好意思接受?拿回去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