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670章 攻缅——杀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这时卓敬从外面走了进来,泰语和彝语他听不懂,但他能听懂汉语,虽然大家因为朱楩在场说话其实还有些收敛,但对卓敬来说仍然太污耳朵。

    卓敬大声说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若是俘虏出言不逊,斩杀了即可,怎能如此说话!何况这个俘虏也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众人听到卓敬的声音马上停住了话头,朱楩也是一样。

    卓敬又斥责了几句,问道:“俘虏都交代了什么让你们这样谩骂?”

    “卓相,袭击我军的人是勃固当地的造反百姓,他们误以为我们是勃固官府的援兵。”储杰说道。他已经将之前使用的‘起义’换成了‘造反’。

    卓敬也觉得很莫名其妙:“我军和勃固人的军队差别这么大,和阿瓦人的军队也完全不同,这些造反的百姓怎么会误认为我们是勃固官府的援兵。”

    不过缘故却问不出来,俘虏的这几个人都是被告知过来打勃固官府的援兵就过来了,其他什么都不知道,汪用让他们过了好几遍刑也什么都没问出来。

    不过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明军接下来做什么。

    “殿下,沐将军,右相,不能这样退兵!我大明的军队岂能被偷袭之后灰溜溜的逃回去!”储杰说道。

    此时大明的军队说战无不胜当然是在吹牛,但士兵和武将都对自家军队充满了信心,蔑视周围一切蛮夷的军队,包括蒙古兵。

    对于他们来说受到这些连兵都不是的蛮夷百姓偷袭十分耻辱,普通士兵的求战欲望都十分强烈,更不必提武将们了。

    “是啊殿下,右相,我大明岂能这么退回去!必须给这些胆敢偷袭咱们的,什么缅人教训,告诉他们大明的军队不是能轻辱的!”其他的武将说道。

    卓敬本想说:这些勃固的缅人并不知道我军是大明的军队,他们也没有侮辱大明军队的意思;但他看着这些十分激动地武将,话就说不出口了。

    朱楩虽然有些犹豫,但也知道此时不能驳了武将们的求战之情。

    他记得在京的时候听允熥说过一个小故事:大明之前的某个朝代,一个士兵十分奋勇的杀敌,打到敌军统帅面前,被敌军统帅踹了一脚口吐鲜血,他大怒拿起石头要砸死敌军统帅,但他的统帅为了战后能安抚地方,阻止了这个士兵。之后这个士兵再也不会在战场上奋勇杀敌了。

    当然朱楩并不知道这个故事是允熥前世从83版《三国演义》的电视剧里看来的,并不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但他也认为这个故事很有道理。士气可鼓不可泄,这次阻止了他们求战,以后他们哪里还会奋勇打仗?

    “那孤就下令,对当地的缅族造反之人进行报复,让他们知道不能得罪大明!得派人去抓几个勃固孟族人来,让他们带路对付当地的缅人;那罗塔,你和勃固孟人打交道多,手下懂孟语的人也不少,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朱楩说道。

    那罗塔躬身领命。

    消息传到跟随朱楩而来的土司那里,顿时惊起了一片欢呼之声。有大明的火药武器在,没有攻不破的城寨,他们可以抢到很多财物了!

    “阿郎,最后还是得在当地打仗。”刀白凤笑道。

    “唉,竟然不得不当一回陛下口中的‘国际主义者’,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朱楩叹道。

    “国际主义者?什么意思?”刀白凤好奇的问道。

    “这是陛下发明的一个词儿,大概意思是本国出动军队帮助毫无干系的国家平定叛乱,或者毫无回报的帮助这个国家。”朱楩解释道。

    “很形象嘛,陛下能想出这么形象的词语,也是个很有趣的人么。”刀白凤笑道。

    “在阿郎的面前称赞另外一个男子,岂是待嫁女子的所为。”朱楩佯怒道。

    刀白凤也知他在开玩笑,不过还是撒娇道:“阿郎,不要生气了,奴家知错了。”

    “阿郎逗你的,”朱楩笑道:“你又没有见过陛下,我吃哪门子飞醋。”

    “阿郎你真坏。”刀白凤笑着锤他。

    ……

    ……

    “村寨破了。”沐昂放下千里眼,说道。

    “也不可能攻不破,这些木头和竹子建的村寨怎么可能抵挡大炮。可是咱们的火药不多了,总得留点儿预备突发情况,不能都用尽了。”朱楩说道。

    “咱们已经攻破了十五个村寨,这是第十六个,殿下,打下这个村寨就撤兵吧。”

    “不仅是还因为火药不足了,还因为士兵们连续奋战,又是在缅甸这种比雲南还要潮湿的地方,他们也很累了,需要休息。”

    “况且殿下今年还想回京过年?那就必须马上返回阿瓦城。殿下还要从阿瓦去雲南东边的廣西府坐船到京城,若是现在不回去时间也不够了。”沐昂说道。

    “是啊,我还想回京过年,忘了现在已经是十月底了,必须返回阿瓦城了。”朱楩恍然说道。

    他们二人在这里说话,前边士兵们从大炮打出的缺口冲进村寨,开始抓人和抢劫。汉人士兵大多只是在屋子里稍稍搜索一下,就拉着缅人到村寨门口;土司的土兵翻箱倒柜的使劲搜索屋子,倒是发现了许多藏起来的缅人妇女和小孩。

    不一会儿,拉着缅人来到村寨门口的士兵越来越多了,并且他们的腰间都鼓鼓囊囊的,脸上带着笑容。

    当然,也有亲人朋友非常不幸被打死的人脸上带着悲戚,不过他们的腰间同样鼓鼓囊囊的。

    差不多整个村落的人都被抓了出来,他们带着惊恐的神情看着手持各种武器、服饰各样、看押着他们的明军。

    很多人的衣服都不怎么干净,也很破乱,但女子的衣服倒还整齐。因为武将普遍认为一只军纪彻底败坏的军队也不会有什么战斗力,所以汉军严禁在战地强奸妇女。不仅禁止强奸,还有许多其他规定,包括劫掠也受到限制,在规定时间没有返回大部队的一律处死,抢来的东西也要上交一部分。

    等规定的时间到了,所有士兵均已归队,阵亡士兵的尸体也都带了回来,汪用一挥手,几个明军士兵拿起大桶向村寨内的房屋上泼洒什么液体。之后一个明军士兵用火折子点燃一把稻草,将稻草扔向被泼洒了液体的房屋。

    刹那之间,这一点小小的火苗就燃成了冲天大火,整个房屋的外表马上就燃烧了起来。村寨内的房屋都连在一起,很快与它相邻的房屋也烧了起来。

    被强行带到村寨门口的缅人有了骚动,想要冲回到村寨内;不过看守他们的士兵早有准备,马上挥动刀枪将骚动的缅人处死,让他们安静了下来。

    然后又向着这些缅人走过来一队士兵,从中将成年男子都拉出来;和刚才一样,敢乱动的人都被处死了。

    随即这些成年男子被交给刚才一直在旁边看戏的勃固政府的军队。他们将这些成年男子压得跪倒在地,然后砍下他们的脑袋。

    剩下的女子和小孩用绳子绑上双手,由明军士兵牵着离开了这里。

    带领一千勃固兵来专门来执行处死缅人成年男子任务、顺便可以从阵亡的缅人身上搜集战利品的勃固官员沙拉利走上前对临阵指挥的储杰行礼道:“十分感谢大明帝国岷藩的帮助。不知道下一个进攻的村寨是哪个,我们勃固国研究之后认为在东南方五十里的那个村寨最适合,大明的军队不必走远路,并且……”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储杰打断道:“不,我们大明的军队要返回阿瓦城了。”

    “岷王殿下要去大明的京城拜见皇帝陛下,并且一定要在过年之前到达京城,所以我们没有时间在勃固继续打仗了。”

    “这,”勃固国可制定了不少继续利用明军的计划,此时听闻明军要撤走了,沙拉利马上说道:“储将军,即使殿下要前往京城,也没必要全军都撤回阿瓦,……”

    他的话毫无意外的又被储杰打断了:“不行,殿下必须用全军来保护,不可出现任何闪失。”

    之后储杰没等他再说任何话,就头也不会的和士兵一起返回大军驻地。

    沙拉利站在原处脸色有些不好看,过了一会儿才恢复正常,带着勃固兵走向最近的勃固城池。

    在朱楩决定同勃固国境内的缅人造反军开战以后,他就派人和勃固国的国君罗娑陀利联络,双方联手对付缅人,并且让罗娑陀利对大明称臣。

    罗娑陀利当然听说过大明,但他不知道大明实力如何,当然不可能马上答应称臣之事,不过非常正常的答应了联手。

    随后明军在孟人向导的带领下同缅人作战,先后在野战消灭了至少五万缅人。虽然他们在野战中并未使用火药物器,但仍然把勃固人吓得不轻:那整齐的队列、如雨的箭矢和高明的指挥,无一不让勃固人心惊胆战。

    罗娑陀利当机立断,亲自来见朱楩并且要对大明称臣,和岷藩结成兄弟之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