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650章 秦肃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不过尚惜的表情忽然让允熥有些不爽。从洪武三十一年起尚惜也在京城住了三年多了,们也已经有了兄妹之情。允熥想到她接下来会和宋琥行六礼大概一年多以后成婚,到时又一棵好白菜会被猪拱,就有些不爽。

    这时熙怡忽然笑道:“陛下,你的表情和当年我和姐姐出嫁时我哥的表情一样呢。”

    “是么”允熥也笑了,伸手摸摸下巴道。

    “嗯。”熙怡认真点头。

    “想到自己的妹妹,虽然尚惜并不是亲妹妹吧,过一二年就要被出嫁了,感觉很不爽。”允熥又笑了笑,说道。

    “可男婚女嫁不是理所当然之事么”熙怡道。

    允熥没有再说话。在看来不嫁也没什么。但是,唉。

    第二天八月初二允熥单独召见宋琥。宋琥昨日就赶到京城,将送过来的汗血宝马交给了皇宫御马监的太监,并且得到了允熥的接见。所以在接到陛下让再次入宫的口谕后有些奇怪。

    但不管再怎么奇怪也不敢抗旨,马上穿戴上自己品级最高的一身衣服跟随来传旨的小宦官入宫觐见。

    刚走到长安右门外,恰好遇到了自己的大哥宋瑄。

    宋瑄也有些惊讶地问道:“陛下召见你”

    “嗯,大哥。”宋琥答道。

    “你昨日不是已经见过陛下了么,陛下怎么”宋瑄话说到一半,忽然意识到宫里的宦官就在一旁,忙生硬地转变话题道:“你这身衣服我怎么没见过”

    “是秦王殿下赏赐给我的。”宋琥有些随意地答道。

    可宋瑄听到了宋琥的这个回答,却一把抓住,对小宦官说了句:“不好意思,这位公公请稍待一下。”然后没等小宦官回答就拉着宋琥到一旁去了,只留下小宦官一个人一脸懵逼地杵在当地。

    宋瑄也没空关心小宦官如何了,把宋琥皇城外的墙角处,满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低声说道:“你穿着秦王殿下赏赐的衣服去面见陛下你的脑子是怎么长得”

    “这,这有什么问题么”宋琥一脸迷糊地问道。

    “这,”宋瑄看着来来往往的宦官、侍卫和各个品级的官员,对说道:“你不要管为什么了,不行就是不行快把衣服脱下来。”

    “大哥,我身上又没带替换的衣服,把这衣服脱了就只剩下中衣了。”宋琥道。

    “咱们换衣服正好你在西北也正当着指挥使不必担心逾越。咱们兄弟虽然身量有些差别,但朝服都很宽大也不显眼。”宋瑄说道。

    “可,大哥,就在这里换衣服”宋琥道。

    宋瑄敲了一下的脑袋,说道:“当然不在这里”然后拉着来到入宫的官员存放马车、马匹的地方,躲在两辆马车中间换了衣服。

    允熥见到宋琥时并不知道入宫还有这么一个小插曲。在宋琥行礼完毕后为了让尚惜能多看宋琥两眼,就和说起了西北的情况。不过说着说着,就忘了自己的初衷,认真说起秦藩的事情来。

    “陛下,现在西北的哈密一共有汉人百姓两万余人,蒙古人六万余人,藏人、西番人一万余人还有秦王三卫三万多人,算上家人十多万人。总人口二十一万余人。”

    “殿下将三卫的一部分士兵出卫为民,又设立伊吾卫,招募了当地的蒙古人为兵为将。那些蒙古人十分服从成吉思汗后裔所谓黄金家族的话,所以有亦里巴力汗王的帮助,蒙古人比较顺从。”宋琥道。

    “这黄金家族的影响太大了,尚炳没有想什么办法来阻止这件事么”允熥问。

    “启禀陛下,秦王殿下在当地让三卫中的军医开设医馆为当地的蒙古人看病,引得蒙古人对中医十分感兴趣。殿下趁机开设学馆愿意教授蒙古人医学,但只要七岁一下的小孩儿,并且教授汉话和汉人的习俗。”

    “并且殿下以更好沟通为由,下令所有的蒙古人将领都要学会汉话,若是一年内学不会汉话就不能担任将领。”宋琥道。

    “尚炳的这些措施当然是对的,但效果太慢,还要再快一些才好。让尚炳设立学校,招收汉人、蒙古人、西番人的小孩入学。”允熥道。

    “不,们一定不愿意上学,这也不能强迫。现在不是有许多高僧去了伊吾告诉尚炳,一定要马上在哈密建起佛寺来。”允熥又道。

    “陛下,可是现在哈密有藏人的喇嘛教,秦王殿下担心贸然建立佛寺会引起动荡。”宋琥道。

    “是将来长久的动荡危害大,还是一时的动荡危害大难道算不清这笔账”

    “当然,朕也明白的顾虑,这个决心不是那么好下的。所以朕来替下这个决心。”

    “并且也不必将当地的喇嘛教逼汝绝境,让当地的高僧收编了喇嘛教的高僧。”允熥说道。

    “收编”宋琥十分惊讶的说道。

    “是的,就是收编。”允熥在台阶上走来走去,已经不在意宋琥了,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喇嘛教不也是佛教的一支为何不能收编。”

    在的印象中,所有宗教的高层真正深信不疑的几乎没有,很多都干着亵渎本宗教的事情。少林寺的和尚在清末民国时期可祸害了当地不少的大姑娘小媳妇。一些和尚甚至公然宣称:好媳妇的种好地,赖媳妇的种赖地,没媳妇的没地种。

    允熥之后又说了很多清除当地喇嘛教的措施,完全遗忘了其人,宋琥只是愣愣的站在台阶下不知道该做什么躲在帷帐后面的尚惜也完全没有心情偷看宋琥了,把耳朵堵上蹲在地上。

    还是王喜,一边记下允熥所说话的要点,一边偷偷地让小宦官去拿了个耳塞和小凳子给了尚惜。

    也不知过了多久,允熥将自己想说的话都说完了,从思绪中脱离出来,“哎呀”一声,对宋琥说道:“你可记下了朕刚才所说的话”

    “陛下,臣,记下了一些。”宋琥躬身说道。

    允熥刚要继续说话,王喜说道:“陛下,奴才记下了陛下的刚才所说的话。”

    “这就好。”允熥松了口气。刚才想了很多也说了很多,现在已经记不清一些说出的话了。

    又看向宋琥,忽然想起来自己今日宣入宫的目的是让尚惜看一看,之后就留在京城等着成婚的,也不能马上返回秦藩和尚炳说自己都说了什么,自己只能通过写信将这些事情告诉尚炳。

    所以和宋琥说着这些也没什么意义。想到这一点的允熥不由得失笑起来,想着尚惜应该已经看了快一个时辰了,对宋琥说道:“秦王还有什么让你报给朕的事情么”就想打发走了。

    可宋琥却说道:“陛下,秦王殿下没有什么事情向陛下奏报了。可臣路过甘州时,肃王殿下却有事要让臣代为奏报。”

    “嗯,十四叔有事为何自己不奏报,让你代报”允熥问道。

    “臣不知。”宋琥道。

    “十四叔让你代报什么事”允熥于是问道。

    “肃王殿下说,之前先帝曾经加封岷王殿下在岷州,但后来又改封岷王殿下到雲南。可是之前的岷州卫是依照藩王护卫来建立的,并且因为预备着扩编成三个卫,所以士兵比一般的卫所要多近两倍。”

    “所以肃王殿下请求拆分岷州卫,补齐一些士兵不足的卫所。”宋琥说道。

    “原来是此事,”允熥说道:“和吴高商量一下就行了,其实不必特意奏报给朕。”

    “不过,为何是十四叔向朕提到此事,而不是吴高”允熥忽然想到。

    “陛下,臣到甘州时,肃王殿下和魏国公一起在三秦都司、三秦行都司内巡视各地的卫所,所以肃王殿下和臣说道。”宋琥道。

    “原来如此。”肃王和徐晖祖一起在各地巡视,所以正好和宋琥说了此事。

    之后宋琥就没有什么好汇报的了,躬身退下。

    宋琥刚刚退下,尚惜就从帷帐后面走出来,有些不满但又小心翼翼的对允熥抱怨道:“皇兄,妹妹在帷帐内站的腿都麻了。”

    “这真的是意外,皇兄本来没打算和宋琥说多长时间的话,让你看几眼就让退下的。只是一不小心谈论到了一些事情才如此。”允熥解释道。

    “皇兄,有必要对宗教这么重视么妹妹见你和尚炳大兄都是极力重视佛教的。”尚惜很好奇地问道。

    “尚惜,”允熥摸摸她的脑袋说道:“汉人对宗教,除了极少数人之外,大多都是浅信,早上拜拜菩萨,中午拜拜三清,晚上拜拜土地神是常有的事。”

    “可其民族就不一样了,你之前在西北或许见过西番人和藏人,们和汉人可不一样,对信奉的神佛十分虔诚的。”

    “推行宗教,在西北、东北这种地方,可以起到比打仗更大的作用。将来你若是到了西北或者东北,就知道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