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620章 课程与世荫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允熥是真的忘了他还有一个姑姑,还是年纪最大的亲姑姑还在江浦居住。他每天记挂着的事情很多,况且临安公主在历史上也没有什么能让人记住的事迹,他当年免除了李善长后人的罪过后就就把他们放在了脑后。

    反倒是面前的宁国公主让人印象深刻。允熥抬起头看向她:历史上宁国公主在得知梅殷的死讯后,闯进皇宫一边哭,一边拉着朱棣的衣服大喊道:“我丈夫呢”,可以说是非常有勇气。朱棣既然已经做了初一,未必不敢做十五。

    允熥忽然想到了什么,对宁国公主说道:“姑姑,你可愿意去女子学校当老师?”

    “啊?”宁国公主惊讶地喊了一句。她回到京城已经数天了,当然也听说了这个深深地被大家怀疑是皇帝打算为自己或者为儿子挑选妃嫔的学校。

    宁国公主认为允熥不是淫邪之辈,不太可能为自己挑选嫔妃就设立这么一个学校;但她也不敢确定允熥是不是有为儿子挑选嫔妃甚至正妃的意图。

    所以她其实不愿意去女子学校教书,在这么一个学校教书有可能卷入她不想卷入的事情中,经历过洪武年间政治斗争的她只想一家人安安稳稳的当官。

    可允熥已经开口要求了,她就不敢推脱,只能说道:“陛下想让我教什么呢?”

    “姑姑性格坚毅,并且吃苦耐劳,这正是大明的勋贵、官员所缺乏的。”允熥说道:“现在很多没有经历过开国时期苦楚的二代勋贵都性格绵软,吃不得苦,更不必提这些小姑娘了。朕希望她们能像姑姑一样,性格坚毅,吃苦耐劳。”

    “朕并不是要让她们像姑姑一样可以自己做饭,但是一定要具有吃苦耐劳的精神,和坚强的意志。”

    “大多数孩子,小时候都和自己的母亲接触较多而与父亲接触较少,由母亲养大;而古人又有话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所以孩子能不能成才和母亲关系很大。若是他们的母亲都是懦弱之人,难保孩子不是懦弱之人。所以朕要让这些女子学校的学生都具有吃苦耐劳的精神,和坚强的意志。”

    允熥的话虽然很有些偏门,但并非没有道理。也有些古人意识到了孩子的母亲很重要,所以有些商人会让儿子迎娶穷秀才家的女儿,以期能向‘书香门第’靠拢。

    不过宁国公主最早想到的却不是这一点。‘看来他要在这些人中挑选皇后王妃,不是空穴来风。’

    “可我还是不太清楚到底要教导她们什么。”宁国公主说道。‘难道要教导她们做饭?’

    “过几日你首先要教导她们的,是”允熥附在宁国公主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陛下,这,”宁国公主十分惊讶的看着允熥。

    “这怎么了,当年皇爷爷即位之初,奶奶还干过这样的事情,她们难道比奶奶还要尊贵不成?”允熥说道。

    “她们当然没有母亲尊贵。既然如此,我就去课堂上教导她们。”宁国公主满心不愿,但只能答应。

    允熥也知道她不会愿意。这纯粹是得罪人的课,可以说是费力不讨好,谁也不愿意教。允熥只能寻找宫里一辈子不出宫的女官或地位足够高不怕那些女学生的人来教。宫里的女官一时半会儿没有找到合适的,正好宁国公主的气质十分符合,就把她派差了。

    “朕听闻姑姑的小女儿今年正好六岁?敏儿今年也六岁,不如让她入宫和敏儿一起读书。顺昌虽然年纪很轻,但朕看他颇有才干,年后提拔他当指挥使。”允熥说道。

    宁国公主知道,这是允熥在安抚她,抬举她的儿女来安抚她。但儿子升官是好事,女儿入宫和大公主相伴未必是好事。

    “明洛在家太淘气,恐怕和敏儿不想和。”宁国公主说道。

    “淘气就更好了,敏儿也十分淘气,朕本来还担心她会受敏儿欺负,这下子就不必担心了。”允熥笑道。

    “那过两日我就将明洛送入宫。”宁国公主笑道。

    ……

    ……

    第二日允熥上朝,将进谏‘以职抵罪’的几份奏折藏在袖子里,待正事商议完后,他不等其它文官说话,问解缙道:“解卿,你可记得《史记》、《汉书》所言,汉高祖入咸阳如何迅速得到关中百姓的支持的?”

    “陛下,汉高祖入咸阳后,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与关中父老约法三章。之后项羽又极为残暴,所过皆破,更焚毁阿旁宫,残杀秦国降卒,是以关中父老皆归心汉高祖。”解缙说道。

    “约法三章的内容为何?”

    “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

    “朕昨日看《史记》,偶然看到了当年汉高祖与关中父老约法三章的内容,越看越觉得怎么有些熟悉?后来朕想起来,这和朕前几日颁布的‘以职抵罪’很是类似啊。”

    “并且汉代实行二十等军功爵制,各等级的爵位均可抵罪。那朕就疑惑了,为何汉代之制被太史公、司马光所赞颂,而朕类似的政策却被诸位大臣所进谏呢?”允熥慢条斯理地说道。

    顿时下面有了些反应。有一部分文官和允熥一样一开始并未联想到汉代的制度——科举考试并不考史书,通读历代史书的人并不多——此时都哑口无言;但也有一部分人之前就已经联想到了汉代的制度。

    但是在这些人出来说话前,允熥忽然又道:“夏辅官暴昭、秋辅官郭镇、冬辅官解缙,以及六部尚书上前听旨。”

    这些人有些莫名其妙,包括解缙:之前他和允熥对答的那番话都是昨晚已经商量好的,可昨天的商量并没有这一出。

    他们饱含着疑惑上前一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夏辅官暴昭、秋辅官郭镇、冬辅官解缙,吏部尚书李仁、户部尚书齐泰、刑部尚书茹瑺,……,自从朕继位已来,辅佐朕治理国家,劳苦功高。今许一子世荫尚宝司丞之职,钦此。”

    =========================

    初,公主闻殷死,谓上果杀殷,牵衣大哭,问驸马安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