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606章 棘手的公主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允熥其实除了要从小培养后妃外,同时也要培养符合自己的理念的女子,怀有部分不脱离时代的现代观念的女子。其实这也是一回事,只有基本符合允熥理念的女子才可能被选为王妃甚至下一任皇帝的皇后。

    虽然他不会去亲自授课,但他身边的宫女从洪武二十八年就被派到他身边,到现在已经跟随他七年了,耳融目染接受了他的许多观点,可以去授课。

    能来上学的都是官宦人家的女儿,衣食无忧,并且从学校毕业后凭借着曾经和‘公主、郡主当过同学’的事情一定可以嫁到不错的人家。她们有了一定的现代观念有助于社会风气的转变,促进社会的进步。

    虽然今日已经是二月初一,按照规矩二月初三就要开课了,不过熙瑶也知道此事急不得,把待诗叫进来说了此事,让她去做前期的准备。

    待诗在宫中七年,见过无数怪异之事,但还是被熙瑶的话吓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拿起纸笔记下了熙瑶吩咐的事情,转身退下。

    吩咐过了此事,允熥和熙瑶闲聊起来。聊着聊着,就提到了还在宫中尚未出嫁的几个公主。

    “昀兰今年已经十七岁了,就算我不想让她们早嫁,也该定下人家了。我去年和你说了给她们找合适的人家之事,你有考虑过哪家么?”允熥略带责备地问道。

    可他说完了这些话,却见到熙瑶的表情变得非常怪异,好像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一般。

    允熥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和昀兰有关?”

    一瞬间,允熥脑海中转过了无数念头,连昀兰是个**的想法都出来了。

    熙瑶可能是组织了一下语言,轻声说道:“夫君,昀兰,据臣妾所知,她喜欢杨峰。”

    “什么?”允熥不敢置信的说道。

    “昀兰喜欢杨峰。”熙瑶重复了一遍。

    “吱呀”一声,允熥靠在了椅背上,让已经有些老旧的椅子仿佛不堪重负般叫喊起来。

    不过允熥靠在椅背上听到“吱呀”的声音后似乎回过神来了,站起来,好像是在质问熙瑶,但更像是在喃喃自语道:“这怎么可能?昀兰怎么会喜欢上杨峰?并且杨峰建业元年就去了延绥镇当副将,昀兰还记挂着他么?”

    “两年前,或者三年前,昀兰大概就已经喜欢上了杨峰,并且一直没有忘记。”熙瑶小心翼翼的说道。一边说,一边盯着允熥不断变幻的脸色。

    熙瑶去年在怀孕时知道了此事,之后秘密地先后对昀兰的侍女进行了审问。在自己和家人性命的威胁下,这些宫女都吐露出了实情。不过有一件事情让熙瑶松了一口气:昀兰只是喜欢杨峰,他们并没有私情。

    熙瑶后来用此事试探昀蕴和昀芷,惊讶的发现她们两个对此已经有所猜测,虽然不知道昀兰喜欢谁,但知道昀兰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熙瑶想对她们说些什么,但能说什么呢?责怪她们猜测昀兰有了私情不和自己说?这样的事情两个小姑娘怎么好意思说?况且她们也只是猜测并无证据,也没有十成的把握,怎么敢和她说这样的事情。万一猜错了,姐妹间就彻底没法相处了。

    严格来说,发生这样的事情是熙瑶的失职,允熥将后宫之事全部交给了她,她却一直没能发现这样的事情。但熙瑶这三、四年主持皇宫大小事情也是劳苦功高,又先后生了两个孩子,允熥也无意责备熙瑶。

    可事情必须要面对。

    好半晌,允熥克制住了责备的熙瑶的话语,以及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的不针对特定人员的骂人的话,平静下来,自言自语道:“这件事情到底该怎么处置?”

    表面上来说,将昀兰嫁给杨峰事情就解决了。杨峰也是允熥的亲信,允熥也不是死板的人,好像很容易。

    但问题是,杨峰已经结婚了。杨峰是熙瑶的表哥,当年他结婚时熙瑶还亲自参加,允熥也送了新婚贺礼。允熥刚才之所以如此惊讶,有一半的缘故就是因为昀兰也知道杨峰已经结婚了,可她在明确知道自己几乎不可能嫁给杨峰的情况下依然喜欢他。

    公主出嫁当然不能作妾,就算制度允许,允熥也不能接受;若是要当正妻,有三种方法:处死杨峰的妻子,下旨让杨峰夫妻和离,将杨峰的妻子贬为妾。

    首先第三种不能使用。去年下半年允熥刚刚下旨严格妻妾之分,将她贬为妾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至于前两种办法,他以皇帝的权力当然可以做到,但首先是影响太坏。允熥真要下达了这样的旨意一定会引起无数官员的进谏,不仅是文官,就连勋贵虽然未必敢说话,心里肯定不会满意的。

    即使允熥能顶住舆论压力,他也不能这么干。杨峰和妻子的关系不错,还已经有了一个儿子,自己不管是强行让他们夫妻和离还是下旨处死其妻,之后就算将昀兰嫁给杨峰,昀兰真的能得到幸福么?杨峰能毫无怨言的接受昀兰?如果杨峰能毫无怨言的接受昀兰,那也说明他是一个厚颜无耻之人,允熥反而不敢将妹妹嫁给他了。

    允熥思来想去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对熙瑶说道:“你有什么解决的办法么?”

    熙瑶摇了摇头。她在知道后也一直在思考此事,了也没有想出什么办法。

    “既然如此,”允熥高声说道:“黄福进来!”

    黄福进来后就注意到了现场气氛不太对,低声说道:“陛下。”

    “你去把昀兰叫过来。”允熥说。

    黄福不知是什么事情,并无任何感觉的退下了。可他刚刚退下,熙瑶就说道:“夫君,这是,……”

    “既然是昀兰自己的事情,我这个当哥哥的也没有办法解决,就和她本人商量吧。”允熥此时倒是颇为平静地说道。

    熙瑶再一次被允熥吓住了。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昀兰的父母去世,依照长兄如父长嫂如母的规矩,婚姻之事就应该由允熥来负责,允炆也可以插两句,但从就没有让女子自己决定的先例。虽然一般人家嫁女儿倒也不会完全盲婚哑嫁,会稍微考虑女儿的想法,但绝不会公开和女儿谈论。

    过了一会儿,昀兰来到了坤宁宫,进门就对允熥笑道:“见过皇兄。”又对熙瑶行礼道:“见过三嫂子。”

    允熥并未马上开口说话,而是上下打量了昀兰一番:昀兰虚岁十七,搁在后世尚未年满十六周岁,但眉眼已经张开了,她母亲就是一个大美人,昀兰继承了自己母亲的美貌,长得很漂亮。

    同时允熥刚刚继位时她还有的婴儿肥也彻底消失了,身量苗条;同时因为营养丰富,该挺翘的地方也有发育的意思了。

    允熥此时才意识到,自己的二妹妹已经长成大人了。

    同时他回想起自己上初中时班里就有搞对象的同学,到了高中搞对象的更多。允熥暗暗检讨自己:他不是这个时代的土包子,明明知道这个年纪发生这样的事情很正常,却一直没有注意,真是疏忽了。

    ‘以后对昀蕴、昀芷和敏儿她们绝不可如此疏忽。’他暗想。

    允熥一直在打量她,熙瑶也没有说话,昀兰也感觉到了气氛不对,但还是笑道:“皇兄,叫妹妹过来有何事?”

    “昀兰,”允熥尽量声音平稳地说:“你今年也十七了,不小了,考虑过自己的终身大事么?”

    “全凭皇兄做主。”昀兰低头说道。

    “这毕竟是你自己的终身大事,皇兄虽然可以做主,可事关你自己的幸福,皇兄不愿意你以后嫁了人与夫君相看两厌,所以问问你的意见。”允熥说。

    “要说妹妹自己的意见,妹妹愿意一直在宫中陪伴着皇兄和皇嫂。”昀兰说道。

    “这可不行,你已经十七了,虽然出嫁再拖两年也没什么,可一直在宫里不嫁人可不成。”允熥接着说道。

    “那皇兄就给妹妹挑选合适的人,将妹妹嫁了就行了。”昀兰又说道。

    “那你觉得杨峰如何?”允熥说道。

    昀兰猛地抬起头,看向允熥,虽然允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但昀兰轻声说道:“皇兄知道了妹妹的想法。”她用得是肯定的语气,不是疑问的语气。

    昀兰随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跪下说道:“既然皇兄知道了,妹妹也没什么可说得了。妹妹就是喜欢杨峰。”

    “可妹妹也知道杨峰已经成婚了,还有了孩子,妹妹不可能嫁给他。所以皇兄将妹妹随便嫁给一个可以笼络的勋贵或看中的人就好,妹妹绝无怨言。”

    “妹妹虽然喜欢杨峰,但也懂得妇德。妹妹嫁出去后,绝对不会做有辱皇家之事。”

    她一边说着,一边心中不由自主想到了杨峰,眼泪就流了下来。

    允熥看着昀兰,心里也不好受。从洪武二十五年到现在,他已经和昀兰相处了快九年了,感情已经很深厚了。

    可他说出口的还是责备的话语。“你呀你,朕身边这么多侍卫,未婚的一抓一大把,你怎么就喜欢上了杨峰!”允熥本来以为自己能够客观地看待这件事,但在刚才的话出口后,心中涌上来的除了难受,还有巨大的气愤,他因此失去了自制,责备起她来。

    “一切都是妹妹的错,和他无关,他甚至都不知道妹妹在喜欢他。请皇兄不要因此而责怪杨峰。”昀兰说道。

    “你,”允熥听了这话更加生气,不由得站了起来。他本来没想因此惩罚杨峰,但听她这么一说,忽然很想将杨峰一撸到底让他回老家种地。

    熙瑶看着不对,赶忙打断了昀兰的话,又好言安抚,才让允熥不再这么激动。

    好半天,从窗外的照射进来的阳光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屋内漆黑一片。知易在外面问了几句掌灯之事,屋里都没有人回答,知易于是也不再询问,只是在屋外等着。

    允熥终于重新平静下来,让昀兰站起来重新坐下,熙瑶赶忙递给她手绢让她擦眼泪。

    允熥吩咐人进来掌灯,待知易点亮了灯退出去后问道:“昀兰,你到底是喜欢杨峰的长相,还是他的为人处事,或者其他?”

    允熥平静下来以后,就想明白了:既然事已如此,为了昀兰日后的日子过得更好,只能找一个和杨峰各个方面都很像的人,把昀芷嫁给他了。所以这样问。

    昀兰本不欲回答,但既然已经承认了自己喜欢杨峰,也就不在意其它的羞耻之事了,轻声说道:“妹妹喜欢他的气质,和皇兄说话时的神采。”

    允熥问出了结果,决定就按照杨峰的气质来找这个人。当然长相上能接近就更好了。

    随后允熥没什么想说的,让她离开了。

    允熥又马上对熙瑶说道:“昀蕴和昀芷可有这样的私情?”

    “绝对没有!”熙瑶斩钉截铁地说道。她在得知昀兰之事后马上又审问了昀蕴和昀芷的宫女,并且安排人仔细观察她们两个的一言一行,确定现在没有这样的事情。

    “这还好。”允熥长出了一口气。

    “可即使她们现在没有私情,也不能放松,一定要严加注意。将来敏儿、宝庆她们长大了,也不能放松。”允熥又道。

    “是,陛下。”熙瑶说。

    允熥又长出了一口气,并且终于感觉到肚子饿了,和熙瑶说道:“命御膳房备膳吧。”

    可熙瑶忽然又郑重了神情,对允熥说道:“陛下,臣妾还有一事要告知陛下。”

    “什么事?”允熥的心瞬间好像被人攥住了一般,问道。

    “陛下,福清姑姑在驸马去世后,和家里的仆人有不伦之事。此事,陛下打算如何处置?”熙瑶紧张地说道。

    “福清姑姑今年才三十三岁吧,十年以前驸马就过世了,一个人确实孤单些。不过和家里的下人**有失身份,也不是长久之计。朕给福清姑姑再找一个驸马好了。”允熥说道。

    ===============

    感谢书友赤桥阑尽的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