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227章 帖木儿和生孩子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第二天,七月十六日,就是允熥正式接见番国使臣的日子了。

    此时在大明都城的共有四国使臣:撒马尔罕、暹罗、占城、朝鲜,除了朝鲜以外正副使均在;朝鲜的副使安成浚实在是害怕回国了被李芳远一刀劈了,所以是金汉老陪着杨本出发了。

    洪武年间,对于接见外藩使臣的礼仪还没有确定。允熥不太习惯在上朝的时候接见他们,这样人太多,距离太远,也不利于他和他的亲信与外藩使臣详细问话,所以定为下朝之后在谨身殿接见。

    今日大臣们也都知道马上要接见番国使臣,所以没有人叽叽歪歪的,基本上点个卯说说昨日的比较重要的奏折,然后大家都退下了。

    允熥来到谨身殿,换了身正规的衣服,然后来到谨身殿正殿去见番国使臣。

    朝鲜国使臣是第一位。安成浚是多次往返大明和朝鲜的使臣了,轻车熟路,允熥也没什么好问的,按照规矩行礼、问好完毕,就让他过去等着赐宴了。

    第二位的是占城的使臣。占城就是现在的越南南部,大概是越战米军撤军前后的南北分界线以南的地方。

    允熥对于占城的兴致缺缺。这个国家全部在热带,丛林密布,只适合发展农业,根本不可能威胁大明,并且一直对于大明很恭顺。如果有机会的话允熥会试着把某个亲戚推到国王之位,没有机会就算了。

    允熥也是随便说了几句话就让他过去等着赐宴了。

    接下来是暹罗国王。允熥终于提起了一点精神。暹罗就是后世的泰国,允熥查了一下资料之后发现去过南洋的使臣都说暹罗现在是一个比较强大的国家,而东边本来强大的真腊(柬埔寨,此时是吴哥王朝)却日渐衰落。

    允熥还后世还看到过,似乎暹罗的主体民族和傣族是一个民族,允熥不懂傣族的语言,要不然可以试试。

    允熥问了一些南洋地区的局势,让暹罗的使臣蒙库顿时觉得不妙:这个明国的皇帝怎么对于南洋的事情这么关心?

    不过蒙库还是基本上按实说了,南洋的番国也不止暹罗一个,他说谎话的意义不大。

    蒙库想着既然明国的皇帝对南洋感兴趣,着重说了在暹罗以南的满剌加国不向大明朝贡的事情。

    允熥很高兴啊!满剌加大概就是马来亚和新加坡一带吧,不朝贡更好!

    最后一个接见的是撒马尔罕的使臣。满拉哈和非思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见到暹罗的使臣都进去了,等着的地方只有他们撒马尔罕的正副使了,非思对满拉哈用突厥语说道:“如果是在其他的地方,谁敢这样慢待我帖木儿帝国的使者!竟然先节俭那些小国!”

    非思和满拉哈之前已经了解过其它的国家在哪、国力如何了。

    满拉哈说道:“东方人一向以自我为中心,他们经常把自己的国家称之为‘中国’,”这两个字他用了汉语来说,“就是世界的中间的意思。认为其它所有地方的人都是蛮夷。即使是他们在被蒙古人占领期间也是有人这样认为。”

    “所以他们对于所有的国家的待遇都是差不多的,只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来排列国家使者。”

    非思耸耸肩说道:“我真的难以理解这些人的想法。”

    二人正说着,一个宦官走了过来对他们说道:“撒马尔罕的使者,到你们了,不要忘了礼节。”

    二人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走进正殿。就在这个小空挡,非思还和满拉哈说道:“真的难以理解他们为什么会用同族的人当宦官,咱们都是使用黑人的。”

    满拉哈小声说道:“其实明国的宦官大多数也不是同族,很多都是战场的蒙古人、回回还有其他民族战俘阉割的,与咱门类似。只不过他们的长相和汉族差不多,所以你会误认。”

    二人走进正殿,依照安排行礼。允熥对于撒马尔罕很重视,即使他不知道这就是帖木儿帝国。

    允熥等他们行完了礼,想了想,问道:“你们国家的首都就是撒马尔罕城?”

    满拉哈答道:“是,大明的皇帝陛下。”

    允熥笑道:“你这样说话,是因为你的国主在国内也自称皇帝吧。东方的番国不会这样说话。”

    满拉哈一下子就觉得这位皇帝和朱元璋大不相同,他刚才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毫无不高兴的神色。

    满拉哈因为这个问题从未遇到过,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了。身后的非思听了通译翻译成蒙古语的话,说道:“√▁”。

    一旁的通译翻译道:“陛下,此使者说,臣听闻安南国在国内也自称皇帝。还有其他的国家都在国内自称皇帝,只是来到大明来自称为王。陛下是要以此来责问我国吗?”

    允熥笑道:“朕并无此意。”此事遂揭过。

    然后允熥又问了中亚一带的一些风土人情。满拉哈半真半假的说了些。

    这时允熥问道:“你国国主叫做什么?”允熥本意是想听听他们有没有什么对于皇帝的敬称,或者避讳。他对于这时的真神教文化有些好奇。

    非思说道:“我国国主按照蒙古语翻译成汉语,大概译为特穆尓,或者译为帖木儿。”

    他说的最后三个字犹如闪电刺穿了允熥的大脑,允熥刹那之间就想起了在西方历史上很著名的帖木儿帝国。

    允熥略有不平静的问道:“你们的国主是不是,一个陂子?”

    满拉哈与听乐通译话的非思面面相觑,然后满拉哈说道:“陛下如何得知?”

    允熥楞了一下,说道:“哦,是听其它的西域的使者说的。”满拉哈和非思并未深究。

    允熥挥手让他们两个下去,然后吩咐准备赐宴。允熥自己也前往偏殿再换衣服,但是他的心中却并不平静。

    允熥对于帖木儿帝国不太了解,只知道这是在这一时代西方后来的历史学家认为的世界最强大的两个国家之一。然后就是帖木儿大概在永乐初年东进要和大明开战,结果死在了半道上,然后国家就分裂了。

    允熥不由得暗自向佛祖、太上老君等他能想到的神仙祈祷:“一定要让帖木儿和历史上一样死亡啊,我可不想和帖木儿大战一场消耗国力。”

    允熥来到与番使宴饮的地方还在想着这件事情,不时拿眼睛扫视非思和满拉哈,让他们有些纳闷。

    就在这时,一名小宦官走进殿里,和王喜说了几句话。王喜马上悄悄和允熥说道:“陛下,江都主子要生了。”昀英还没有正式加封公主,但是王喜又不敢叫她郡主,所以称为江都主子。

    允熥顿时激动起来。要说和允熥关系最好的亲人,除了老朱以外就是昀英了,她要生孩子了,允熥恨不得马上跑到身边看着。

    但是他不行,还得在这里和这些人说些没用的话。于是允熥吩咐道:“让为宫里的人接生的接生婆去给昀英接生。多派几人。”王喜领命而下。

    然后帖木儿帝国也不考虑了,就在心里担心昀英万一出什么事情怎么办。又担心万一昀英大出血怎么办?

    ‘实在是应该提前预备几个人的,从昀英胳膊上抽点儿血,注入这些人体内,然后谁要是没死就应该是和昀英的血型一样,就可以在万一的时候为昀英输血了,现在已经晚了。’允熥想着。

    ===================================================

    此时的驸马府,曹家人也都聚在昀英的产房外边等着,包括曹震,曹震的妻子李氏,曹行和妻子刘氏,还有昀英的丈夫曹彻。

    曹彻与昀英夫妻感情极好,所以曹彻极为担心;而曹家人大概知道允熥和昀英的兄妹感情好,所以也都很担心。

    这时王喜带着四位接生婆来了。载着接生婆的轿子直接抬进了驸马府的内院,一直到昀英的产房外边。

    王喜从轿子中出来,也来不及寒暄,直接说道:“陛下派我带着这几位接生婆来帮着接生。赶快让她们进去吧。”

    曹震的妻子李氏有些在外边待不住了,也说道:“我也进去吧。”然后带着四位接生婆进了产房。

    李氏一进产房,就听到先前自家请的接生婆说道:“公主,使劲儿!使劲儿!”

    李氏也忙上前说道:“殿下。”

    昀英睁开眼睛说道:“是婆婆。”声音有些虚弱。

    李氏说道:“公主,孩子马上就要生出来了,公主用力,马上就好了。”

    昀英说道:“我没力气了。”

    李氏说道:“公主!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殿下也要好好的,看着他长大成人!”

    李氏又说了许多的话。也不知是李氏的话起了作用,还是其他什么的,昀英又挤出些力气,最终把孩子生了下来。

    等在外面的人都快疯了,整整一个时辰,曹彻双手攥拳,手心渗出了血也茫然无知;王喜一直在合计万一出了问题该怎么和允熥交待。

    这下听到母子平安,曹家人谢天谢地,王喜马上坐着轿子返回皇宫。

    ===================================================

    乾清宫内,允熥也焦急的等待着。方孝孺虽然觉得为了一个公主耽误朝政不是什么好事,但是他也不傻,也不会为了无关紧要的事情与允熥顶着的,所以没有说话。

    这时王喜飞奔进来,见到允熥就喊道:“陛下,江都主子母子平安!”

    允熥顿时舒缓了神经,站起来说道:“真是太好了!”

    宫城西北角的柔仪殿,昀英的母亲李侧妃也在听到了昀英平安的消息之后终于放下了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