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225章 皇家学堂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允熥在这次特殊的开学典礼上,先是扫了一眼所有的兄弟。在他的眼神的注视下,本来有些没正行的人也马上正坐起来:他们这些郡王和亲王可不一样,尤其是庶子出身的,允熥生气了废了他们都不会有多大动静。

    允熥也不客气,直接说道:“你们都是我大明的宗室,大家也都是朕的兄弟。本来朕不应来和你们说这些话的。”

    “但是前些年爷爷精力不济,许多的兄弟没有来京而是留在封地。有些兄弟做的不错,有些人却在封地骚扰百姓,惹得百姓是怨声载道。”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你们在封地胡作非为,损害的是我大明宗室的声誉!”说到这里,允熥已经是声色俱厉,不少做贼心虚的人都已经有些害怕了。

    “所以朕留你们在京,就是让你们知道为王的德行,并且学一身本事不至于一辈子混吃等死!”

    这话说的有些重了,不太符合儒家的思想,方孝孺也直皱眉。不过允熥即使按照民间的说法,也是朱家的家主,下边的人也没有允熥的叔叔今日允熥没有让几个叔叔来,允熥教训他们也是可以的,谁也管不着。

    “朕也不求你们各个文武双全。但是,理政、文学、兵法、武艺,你们这四样至少要占一样。朕决定,以后想回封地的,朕亲自考核,如果哪一样都不行的话,不许回封地!”

    允熥话说完了,从讲台上下来,与徐宗实、方孝儒、郭英等人说道:“几位卿家,在教导他们的时候,不必留情面,该呵斥就呵斥,该责罚就责罚,千万不要留情面。”

    “还有朕的那些年纪还轻的叔叔。他们毕竟是朕的叔叔,朕也不好当面说他们,但是对于他们几位卿家也不必留情。”

    徐宗实,方孝儒二人对于允熥这样明确无误的托付有些感动,郑重说道:“陛下放心,臣必不辱命!”

    郭英也说着类似的话,不过心里怎么想的就不好说了几名侍卫更是心中忐忑,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就在允熥和几位先生说话的时候,另一边坐着的那些允熥的堂兄弟都已经议论纷纷了。

    一个允熥都没有记住名字的人说道:“分封诸王到地方是皇爷爷定下的规矩,可没有说过还有什么条件。皇兄指允熥这不和皇爷爷的规矩。”

    济熿也说道:“就是!皇兄这是不合规矩的!应该和皇兄说说。”济熿这是想鼓动容易冲动的人去进谏。

    高煦说道:“都消停些吧。再说了,皇兄说的难道不对?你们就不想学本事为大明出力,非要在封地混吃等死?”

    高煦是朱棣的嫡次子,在场众人除了齐王世子朱贤烶和鲁王朱肇珲以外身份最高的。虽然他也是一个郡王,但是身为嫡子也没有与世子有什么隔阂。

    并且朱高煦武艺高强,虽然年纪还轻但是教他武艺的几个师傅都不是他的对手了。他又喜好学兵法,期望着以后上阵杀敌呢。虽然得封一国的可能很但是万一呢?

    所以朱高煦是极为支持允熥的这个新立的规矩的,也很鄙视那些就会欺负老百姓、混吃等死的兄弟。

    在场的有人平日里就对于朱高煦挺不满意的,觉得你也就是一个郡王,虽然是嫡子,但是有什么好牛气的,现在当着大家的面你也不敢动手。所以有人登时就要开口反驳。

    但是就在这时允熥与方孝儒等人说完了话向这边走来,要开口说话的顿时就闭上了嘴。

    允熥把朱肇珲和朱高煦叫过来,对他们说道:“二位弟弟,在书堂读书学习,可不要被那些不成器的兄弟带坏了。平日里要和肯上进的兄弟、叔叔一起,不要和不求上进的人在一起。”

    允熥说话并没有避着别人。其他人虽然不敢说话,但是不少人都在心中吐槽:你这不就是说我们是不求上进的人了!

    允熥接着说道:“还有,肈煇,为兄的知道你喜好文学,但是身强体健也很是要紧,还是要有空学习武艺。”又对朱高煦说道:“你也是的,不要只想着打仗,只学武艺和兵法,有空也学学其他的。”朱肈煇和朱高煦答应着。

    然后允熥又和自己觉得还算是成器的兄弟说了几句话,对亲兄弟允熞和允熙也特意叮嘱了一下,就回去了。让几位先生开始教授。

    其实大多数这些郡王以后都会发到新征服的地方去,不会对他造成多大的实质上的困扰。但是略有强迫症的允熥不能容忍这帮人败坏大明宗室的声誉,最起码要培养他们有合格的逻辑,不要敌军都打到家门口了,还舍不得把家里的钱拿出来劳军,最后所有的财物都便宜了敌人。

    允熥走了,接下来他们开始上课。允熥对于课程的设置大胆采用了学分制。并且所有的课程被分为四类,就是之前说过的理政、文学、兵法、武艺四类,并且每一类的课程总学分都一样。

    允熥定的合格的学分是相当于任意两类所有课程学分的总和,课程选择完全任意,但是必须大于等于总学分要求。允熥定下的总学分要求并非是一年一算,而是不设年限,比如总学分要求是一百分,你二年把一百分的课程学完了可以,十年学完了也可以。

    达到总学分要求以后可以找允熥申请毕业。允熥带着先生亲自考核,合格的人允许回封地。

    不许旷课,旷一次课这门课白选了,明年必须再学一遍。其他还有很多的规矩,俱不一一赘述了,反正惹得这帮纨绔子弟怨声载道但是单独拿出哪一项规矩来,都算不上过分,所以他们也没有道理来劝说允熥。

    不提皇族学堂这帮人怎样愁眉苦脸的,上允熥要求的所有人必须学的几门课程了,也没什么好说的。

    允熥回到乾清宫,拿出自己这一二年想要完成的事情总规划表,开始想自己现在有什么要做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