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218章 从前之事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接近中午的时候,批阅折子也到一段落了。天籁允熥正想招待辅臣们吃饭,然后让他们就此回去,自己下午还另有安排。这时守在乾清宫殿门口的小宦官过来说道:“陛下,郑国公、常指挥使求见。”然后补充说道:“郑国公还带了一个小孩子,也不像是郑国公府的孩子。”他从前见过郑国公家的人,所以知道。

    允熥有些惊讶:常升、常森带着个小孩子来找我干什么?不过仍然马上让传他们进来,到一个偏殿去。

    常升、常森走进来,常升果然右手拉着一个小孩子。那个小孩子看起来大约七八岁,眼神中透出惊慌的神情。

    常升、常森跪下说道:“陛下,臣常升常森见过陛下。”那个小孩子也跟着一起跪下来,但是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其他的缘故,并未说话。

    允熥笑道:“二位舅舅请起。”等着他们起来了,允熥自己坐到榻上,也让他们坐下,然后问道:“二位舅舅今日有何事?”

    常升又微微躬身说道:“陛下,臣今日来,是有事情要来求陛下了。”

    说着,他指了指一直惶恐不安的站着的小男孩儿说道:“这是,我大哥常茂的儿子。”

    允熥惊讶的问道:“大舅还有后人?当时太祖皇帝不是查找不到大舅的后人才让二舅继承国公之位的嘛?”

    常升说道:“当时大哥确实是并无孩子。这个孩子的生母是我大哥的小妾,当时大哥过世时她刚刚怀上孩子没多久太祖皇帝命人查询大哥有无后人,手段,急切了些,所以当时她并未说出,反而逃回了自己的老家。”

    “后来这人生产的时候难产而死,孩子就由当地人抚养。”

    “后来蓝舅使人查询,等到蓝舅过世后我也接手继续查证,然后在那个小村子偶然现了大哥的孩子,这才在最近带了回来。”

    常升的话不尽不实,不过在逻辑上倒是没有任何问题。虽然常升是因为惧怕2才在之前不敢暴露这个小孩儿,但是这样的事情是不能和允熥说的。

    允熥问道:“确定了吗?这个小孩儿真的是大舅的孩子?”

    常升说道:“确实无疑!”常森也说道:“陛下,是真的。”

    既然是常家的人都确定了,那允熥也不会要求反复求证的。他笑道:“那这就是我的小表弟了。”

    然后又问常升:“这个小表弟叫做什么名字?你这次来,是想给他求一个世袭的前程?没问题,我可以在正式将他录入常家族谱之后,马上加封他为世袭的指挥使。”

    常升说道:“我这个小侄子,前几天才起名为常继峰。”

    然后常升犹豫片刻,说道:“陛下,臣想请求陛下将郑国公的爵位传给我这小侄子。”

    允熥不等他说完,就说道:“不行!朕刚刚册封你为郑国公,世袭的爵位,这是国家的封赏,岂能因为自己家的事情就随意让给他人?”

    允熥说的只是明面上的理由,还有深层次的理由,是允熥这几年已经把常家给捋顺了,如果把爵位给了这个刚刚冒出来的常继峰,等于是常家的主事之人生转移。万一长大以后常继峰人不怎么样,把常家搞得家宅不宁怎么办?常家到底是他的舅家,要是乱了对允熥也不好。

    常升被拒绝之后,虽然看上去有些沮丧,但是早有心理准备,并不是太过失望,一旁的常森表情与他一样。

    实际上,常家内部,除了常升、常森兄弟以外,其他的人或许不敢明说,但是大都反对,连常茂的正妻冯氏也只是随意而已。

    常母更是在知道了二儿子的打算以后把常升臭骂一顿。要是现在常母还活着,常升一定不敢来进宫说这件事情的。

    允熥稍后留常升、常森兄弟和常继峰在宫中吃了顿饭,又随便聊了一点家常,就让他们回去了。

    但是在他们下去以后,允熥马上派人把秦松叫了过来。

    秦松来了之后问道:“陛下,叫臣何事?”

    允熥把事情大概和秦松说了一遍,然后说道:“虽然他说的话听不出什么问题,常家也应该没有隐瞒我什么的理由,但是我还是觉得太巧合了。你去查一查,这个小孩子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先从京城查起。”

    秦松答道:“是,陛下。”然后退下。

    常升、常森带着常继峰出了皇宫,常升笑着对常继峰说道:“怎么样?感觉进到皇宫,见到皇帝,与你在句容县龙潭村乡下想象过得一样吗?”

    常升已经找到常继峰好几天了,这些天一直在和常继峰培养感情。常升可是花了很长时间才让常继峰接受自己是常家的人的,当然,这也有常家太牛逼,硬说他是常茂的儿子没有这个撒谎的必要的缘故。

    这几天常继峰和常升稍微熟悉一点了,也稍微敢说句话了。

    所以常继峰小声说道:“叔父,从前我一直以为,皇宫就是全部由黄金做成的,现在现,还有砖啊,石头、木头啥的。”

    “至于皇帝,我从前从来没有想象过皇帝是啥样的。”

    常升笑道:“这回知道了吧!我听你爷爷说,当年他在先帝当皇帝之前,也是不知道皇上是啥样的,达官贵人们都是过着什么样子的生活的。”

    “以后你虽然不太可能常常见到皇帝,但是你要知道,皇上是你的表哥,你是皇家的亲戚,虽然这话不能随便说,但是这就是实话。并且你还是大明最顶级的勋贵家庭的公子,以后要适应现在的生活。”

    常继峰点头说道:“知道了,叔父。”

    允熥吃完了饭,又休息了一会儿,然后换上了一身现在京城泛滥成灾的普通皇家子弟的常服,然后带着侍卫出宫去了。

    嗯,允熥今日算是又一次微服出行了,因为今天的事情如果正式出行的话,被文官们知道了他一定会被一批又一批的折子淹没的。

    不过在路过御马监的时候,允熥吩咐常瑞江:“你去告诉御马监的太监,把现在御马监管着的,能造、能修马车的人,不管是宦官还是普通的工匠,都叫到皇城里边御马监的衙门,朕有事儿问他们。”然后允熥就上了马车。

    现在允熥可不敢随便骑马在外边跑了,万一一箭射过来把他干掉了怎么办?特别是城里边房子老多了,能藏人的地方太多。

    皇家的马车,虽然专门加了防箭的设备,但是所选的也都是上好的马匹,所以度一点儿不慢,再加上城里的百姓见到皇家的马车都避让,所以四匹马拉着的马车没一会儿就到了目的地。

    这是离着城墙不远的一个中等规模的院子,并且这里周围虽然也有一些的人居住,但是这里的道路对面就是城中朝廷的仓库聚集地之一,平时除了来领东西的兵丁,也没有什么其他人在这儿过,今天允熥运气还不错,一路上都没什么人。

    允熥下了马车,走进院子。

    此时院子中正有两个人等着,见到允熥进来,马上跪倒地上说道:“草民6乘风冯默,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正是城外河沿庄的正副庄主。6乘风自从允熥继位登基已来,就一直处于兴奋状态,虽然这应该是早就能预料到的事情,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兴奋。

    自家可是当今皇帝陛下唯一亲自到访过得庄子!虽然不是皇庄,但是比皇庄还牛逼呢!我6乘风身为得到陛下亲自接见过的庄头,以后怎么不能得个五六品官身!

    那几天整个庄子都在谣传6庄主要疯的传闻,直到过了半个月他恢复正常才平息。

    然后6乘风就认为皇帝是吧自己和这个庄子给忘了,毕竟那么大的国家事情那么多,谁总记着一个小庄子?

    虽然制造玻璃的作坊还在河沿庄,但是一切都在平稳的进行中,要想重新引起陛下的注意除非是突然停止生产玻璃,但是6乘风完全不想这样的事情生。

    但是就在昨天有以前见过的侍卫来告诉他:明日和副庄主一起进城面圣。他马上又兴奋不已,并且把那个孙公子是皇帝的消息也告诉了冯默。

    冯默也惊呆了!并且他直到现在还觉得这都是一场梦,直到听到“平身”的声音传来,他仍然只是惯性的起身,仍然傻站在一边。

    允熥看着面露兴奋之色又有些惧怕的6乘风,和一旁傻站着的冯默,温言说道:“你们不必害怕,以前是怎么和朕说话的,今日就和朕怎么说话。”

    然后允熥也不等他们适应了,他的时间很宝贵的,直接说道:“现在玻璃作坊的玻璃造的怎么样了?最大的,能造到多大了?”

    6乘风躬身说道:“陛下,能造二尺长短的玻璃了。”

    允熥欣慰的点点头,说道:“不错。那双凸透镜呢?”

    6乘风又说道:“造是好造,毕竟个头小。只是研磨不易。陛下的要求太高,万一磨坏了就得重新打磨,去年手艺最好的工匠又一病死了。现在一共在库里有打磨好的数十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