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215章 以官代吏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这几个被称为萧老大、6老二、段老三的人并非是海盗,只不过与海盗有关系的坐地商人而已。? 其中段老三本名段和,还有秀才的功名;萧老大和6老二家里也有人是秀才。

    因为他们不是海盗,又是本地有名的士绅,所以只要不是当场抓到和海盗交易,也不拖欠税赋,当地的官府是不会拿他们怎么样的。并且他们通过官府的胥吏开一份路引也不难,嘉兴府又紧挨着松江府,所以才相约去上沪县探探情况。

    上沪县是真的要开海了。在朱元璋去世前后江浙沿海的海盗被消灭了十之五六,剩下的十之四五都上岸装起了良民,或者跑到了大小琉球甚至十一区去了。

    张彦方自然不知道其中的道道,见到大量被砍下的脑袋、瑟缩着的海盗,并且通过盘问确定这些人不是普通种地的百姓被杀良冒功以后,就以为这一带的海盗就全部清缴完了。

    再加上沿着黄浦江西岸的东西都建好了,并且上沪县的士绅又总是暗暗提醒他赶快开海,所以张彦方也就正式写折子请求开海了。

    允熥是七月初七收到的折子。张彦方除了请求确定正式开海的日子以外,还请求划拨人手,并且准许他招募差役。至于具体的章程什么的都已经订好了,张彦方等着人手够了就可以安排了。

    允熥一看是关于开海的折子,就没有下,自己给批了。批完了以后让人把吏部尚书练子宁叫过来。

    过了一会儿,练子宁来了。允熥对他说道:“练卿,你和国子监祭酒徐先生商议一下,挑选些人为市舶提举司的官员,人挑选出来了把人名单报给我。”

    “并且把此事告知齐泰。并且让齐泰在户部周边儿看看哪还有地方盖一个市舶提举司的衙门。虽说以后市舶提举司大多数的官员都在通商口岸,不过京里也是有人的。”

    “哦,折子还不能给你,你找个中书舍人抄一遍,然后把折子送回来。”

    练子宁说道:“是,陛下。”然后接过折子,打开看了一下。

    还没等看完,练子宁就说道:“陛下,怎么在市舶提举司设置了这么多官员?虽说大多都是九品、或者未入流的官员,但是也太多了吧。”

    “赵宋的市舶司,官员不过四五人,其他的可都是吏员。”

    允熥说道:“胥吏为害地方,人所共见。太祖皇帝就深知胥吏之为害,所以在位之时屡屡清查。但是胥吏往往是本乡本土人,外来的县官难以管束,所以胥吏害民之事仍然层出不穷。”

    “今朕有意以不入流之官代替部分吏员,只不过天下的府州县太多,一时难以实行;现在市舶提举司新设,正是新立章程之时,所以朕多设官员,少设吏员。不过差役还是只能用本地人。”

    胥吏为害地方大家都知道,练子宁的父亲就是官员,所以家里被胥吏侵害的事情还少些;但是他父亲不过是通判这样的小官,他见到过的胥吏为害百姓的事情也不少,所以对于允熥的想法到没有什么反对的。

    但是,练子宁敏感的意识到,用未入流的官代替吏员,允熥等于是不动声色的要废除自从赵宋已来的官吏分流制。

    自从宋太祖赵匡胤已来,官吏分流,小吏不能升为官员,并且甚至不能参加科举,孩子也不能参加科举。唐代还有狄仁杰这样的人从小吏升为宰辅,搁在赵宋狄仁杰再牛逼也白搭。

    练子宁本人不反对这样的事情,所以也没有说出来,领命退下了。允熥继续打理折子。

    把折子打理完了,允熥下令把折子送到通政司,然后思量了好一会儿,才对王喜说道:“你亲自去,把驸马梅殷叫过来。”

    王喜马上领命退下。

    梅殷,妻子是孝慈高皇后(马皇后)的唯一一个女儿宁国公主。梅殷文武双全,曾经为山東学政,又担任过武将,表现都很不错,所以朱元璋很看重他,临死前第一个嘱咐允熥重用的人就是梅殷。

    但是允熥后世的时候是了解过‘靖难’这一段历史的。在‘靖难’的时候,梅殷在朱棣打到淮河流域的时候拥兵数十万镇守淮安,竟然一点儿作用都没有起。朱棣渡过淮河、打向扬州的时候,梅殷竟然拥兵不动,感觉有点儿类似于孟良崮战役的时候‘友军有难不动如山’的李天霞。

    允熥不知道梅殷到底是因为暗地里支持朱棣而按兵不动,还是对自己没有信心,亦或是反应迟缓犹豫不决,反正允熥不觉得自己应该重用梅殷。以上三条梅殷沾了哪一条,对于统兵大将来说都是致命的问题。

    但是允熥又不能不用梅殷。虽然朱元璋临死前的遗嘱大家都不知道,但是朱元璋生前对于梅殷的宠信瞎子都能看出来,允熥迟迟不用梅殷已经有人有非议了;并且宁国公主仗着自己是长辈,又是孝慈高皇后的独女,已经进宫找过熙瑶,半遮半掩的说过这个事情了。

    允熥反复思考,适合给梅殷的官职。今日才下定决心,让人把他叫进宫来。

    =====================================================

    此时在宁国公主府,梅殷夫妇也正说着这件事情。

    宁国公主说道:“梅郎,你说,陛下上朝处理政事已经许多天了,该封赏的、该升官的,都已经弄完了,怎么你的差事还没有信儿?我上次找皇后去提了一嘴,现在也没有话传出来。”

    梅殷说道:“陛下圣意,岂是咱们能揣测的?并且你找皇后怕是不行。看皇上的意思,是严谨后宫干政的。”

    宁国公主说道:“我是大明的大长公主,你是我夫君,怎么能算作是朝廷上的事情?明明是亲戚间的事情。”

    “再者说了,我就不信父皇驾崩以前没有提到你,就是我不找,也早就应该给你安排官职了,怎么现在还没有安排?”

    宁国公主又愤愤的说道:“对自家人这般吝啬,倒是对外人很好。你瞧瞧蓝思齐,在宫里当着郡主,比我们这些正经的公主还受宠。等那一天我受不了了,我哭太庙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