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205章 劝谏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允熥吃过晚饭就回去了。等他回到了坤宁宫,熙瑶和他一起先看了看还是小婴儿的朱文垣,然后熙瑶问他:“夫君,你可是信奉佛家或者道家的?”

    允熥反问道:“熙瑶你信奉佛家或者道家么?”

    熙瑶说道:“我爹是不信这些的,哥哥也不信,所以我们姐妹俩都不信这些。但是我娘却供奉着文殊菩萨。说是我爹戎马半生,也是杀人不少,她供奉菩萨为爹爹减轻罪孽。”

    允熥说道:“朕,多半也是不信这些佛道的,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并且,”允熥这下是认真的说道:“谁敢断言,谁又能断言佛祖、玉帝就真的不存在呢?连孔子都说:敬鬼神而远之,而不是直接了当的说鬼神不存在。”

    “若是鬼神真的存在,谁又能保证皇爷爷不是神佛转世的呢?”

    “啊!”熙瑶有些惊讶的说道:“皇爷爷有可能是神佛转世?是哪位大师所说?”她只知道允熥出宫去了佛道的出家人所在的地方,但是并不知道允熥到底说了啥。

    允熥一本正经地说道:“嗯,少林寺的方正大师,五台山广济寺主持广元大师,还有其他的几位大师众口一词,认定皇爷爷是弥勒佛转世。”

    “武当山的李玄宗真人,龙虎山的张宇初真人,都认定皇爷爷是昊天玉皇大帝转世。”

    熙瑶彻底迷糊了。允熥也不逗她了,说道:“朕今日去见这些高僧和道长,与朕信不信无关。”又转移话题说道:“今天熙怡还好?”

    熙瑶知道允熥不欲多解释,也跟着说道:“好,并且太医院的太医都说是个小皇子呢。”

    允熥到不在乎是不是皇子,他已经有了两个儿子,其中一个还是嫡子,接下来是男是女对他来说无所谓,甚至他还想在要几个女儿。但是他肯定不能这样说话的,称赞一句,又问道:“宝庆、敏儿还有思齐她们没有多淘气吧?”

    熙瑶摇摇头说道:“怎么不淘气,今天又打碎了几块玻璃,我还打了敏儿、思齐的屁股几下。”

    允熥笑道:“下次连着宝庆一起打!玩点儿什么不好,非要砸玻璃,该打!”

    熙瑶白了他一眼,说道:“还不是你惯的!小小就这么淘气,长大了怎么得了!”

    允熥说道:“淘气些有啥?省的将来长大了被人欺负。并且,小时候不淘气的孩子长大了多半没有什么出息。”

    熙瑶说道:“咱们皇家的女儿还担心长大了挨欺负?她们不去欺负别人就不错了。”至于后边的允熥的话,熙瑶已经听允熥说过多次了,一开始她还反驳过,但是后来因为允熥对于这个观点十分坚持就不说了。

    她虽然平时和允熥说话就好像一般的夫妻一样,但是她对于什么该说,什么最好不要说还是分的很清的。

    熙瑶又把话题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来,说道:“说起来,母亲进宫的时候和我嘀咕过,说五台山的文殊菩萨是最灵验的,但是五台山离着京城太远,她又不愿让别人代,说是那样就不灵了。”

    熙瑶只不过是说些闲话,但是允熥听到离着太远四个字,猛然觉得关于佛道的、自己先前的打算有些不太合适,顿时对后边四五步外跟着的王喜说道:“王喜,你马上派人去番馆传旨,叫三秦甘州两个大佛寺的主持,还有北平白云观的主持明日也来宫中。”

    王喜答应,正打算去传旨,允熥想起了那名叫做觉远的小和尚,说道:“明日让今日说话的觉远小和尚也进宫。”

    王喜见他没有其他的吩咐了,转身下去传旨。

    允熥对熙瑶笑着说道:“你又提醒了我一次,说说,想让朕怎么谢你。”

    熙瑶说道:“咱们又何称谢字。”

    允熥本意是让熙瑶配合一下的,但是奈何熙瑶虽然作为一个正妻很合格,日常的相处也很和睦,但是在讨男人欢心方面比抱琴差了一筹。

    允熥暗暗感叹,要是刚才是抱琴一定凑上来撒娇不已。不过一个女人要是什么技能点都能点全那也太不正常了。允熥三个有名分的女人各有各的特色,毫不重叠,正好可以让允熥满足不同的对于妻子的要求,也不错。

    又说了会儿闲话,他们返回寝殿休息。

    佛道两家对于扩大对于皇帝的影响力是十分重视的,皇帝稍微倾向于哪派,或者寺庙一点,那这个道观寺庙就马上会红火起来,特别是九华山、五台山、峨眉山这样的竞争激烈的地方。

    今天晚上,五台山广济寺的广元大师就在和自己的师弟广传大师说着话。

    广元说道:“广传,探听清楚了吗?皇后娘娘的母亲供奉文殊菩萨?”

    广传说道:“已经确实无疑了。并且栖霞寺除了供奉佛祖和正法明如来以外,不是也将文殊菩萨供奉上了。”

    广元说道:“演萃就算现在临时抱佛脚,也比不上咱们千年以来一直供奉文殊菩萨的五台山。打听清楚薛夫人每月何时去寺庙上香了吗?”

    广传说道:“每月初二、十六,只要没有什么事情,薛夫人一定去栖霞寺上香。”

    广元问道:“为何是初二、十六?一般人不都是初一、十五吗?”

    广传答道:“师兄,薛夫人每月初一、十五进宫看望皇后娘娘,不得闲。所以是每月初二、十六去栖霞寺上香。”

    广元说道:“原来是这样,咱们在地方上呆久了,这件事情真是料想不到的。”

    “那下月的初二,咱们师兄弟二人去栖霞寺和演萃讨论佛经。不,初一下午去,谈论到半夜,这样就可以在栖霞寺住上一宿。薛夫人哪个时辰去上香?”

    广传答道:“多半辰时刚到就到了栖霞寺。咱们还是一定要初一就去,不然未必能碰得到薛夫人。”

    但是广传他又马上问道:“师兄,咱们为何要如此讨好薛夫人?她又和陛下碰不到面,听说皇后娘娘又是不信佛的。”

    广元说道:“你怎么死脑筋!就算皇后娘娘不信佛,但是耳融目染的,总会知道文殊菩萨咱们去投薛夫人的好,薛夫人多半会在闲聊之中和皇后娘娘说说。”

    “皇后娘娘对咱们有一个好印象,没准儿就会和陛下说起咱们,夸起咱们的好来。”

    “皇家对于咱们佛家影响可太大了。就因为先皇要迁界禁海,为了阻止信众去普陀山拜佛违反禁海令,生生毁了普陀山的大小寺庙数十个,又把普陀山的僧人全部迁走。”

    “就说今天的事情。山東白云宫,此前师兄我都没听说过的一个道观,因为第一个应和陛下,就得以明日进宫给陛下讲经。”

    “九华山圆通寺,就因为带来的小沙弥多嘴,刚刚咱们不是也听到了,两个司务闲聊,说陛下已经下令不给圆通寺度牒了。”

    “所以一定要交好与皇家有关之人。”

    “并且不过是说几句话,送一尊佛像的事,给佛像开光虽然麻烦,但是也不是之后就没有了,就算起不到作用,也没有失去太多。”

    师兄弟两个正说着,有人敲门。广元说道:“进来。”

    然后一名小沙弥走进来,对广元说道:“太师父,刚刚陛下命人来传旨,虽然和本寺无涉,但是师父还是让徒孙来说一声。”

    广元说道:“陛下又宣了何旨?”

    小沙弥说道:“陛下旨意:宣北平白云宫、甘州今张掖大佛寺的主持明日也一同进宫。还有,今日在大堂之中开口驳斥陛下的觉远僧人也宣召明日进宫。

    广元说道:“知道了,你下去吧。”小沙弥行礼退下。

    然后广传对广元说道:“北平白云宫也就罢了,也是当世大观甘州的大佛寺,陛下怎会叫他们进宫?还有那个小沙弥,陛下宣他进宫为何?”

    “不像是要责罚他的样子啊?”

    广元说道:“咱们在这里乱猜也猜不到,等明日进宫以后就知道了。”

    第二天允熥早起上朝,先是说了几件平常的事情。

    然后等到允熥觉得不太正常的时候,已经从翰林院编修迁为湖广道御史的原质出列说道:“陛下,臣听闻,昨日陛下去了番馆,面见了所有的来到京城的僧人、道士。臣可是听闻有误?”

    允熥点点头说道:“原御史所言不错。”

    原质随即掏出一本奏折,说道:“那臣今日就要劝谏陛下了。”

    说着,将奏折递给一旁侍立的大汉将军,由大汉将军再转递给允熥。

    同时自己也说道:“臣,湖广道御史原质,劝谏陛下,勿亲近释教佛教道教。”

    “释教道教,不过愚民、愚妇信之尔,上不能济世安民,下不能足民饭食,于国有何益载。”

    “,陛下方继业,凡意指所向,亦示子孙万世,奈何舍圣学而崇异端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