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99章四辅官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允熥中午和熙瑶、熙怡吃过了午饭,又午休了一会儿,就又去乾清宫处理政事去了。

    他到了乾清宫,上午宣布的四辅官:张温、暴昭、郭镇都在,只有陈性善不在。另外,卓敬也在。

    允熥知道因为他给了陈性善多个兼职,所以他现在应该是去中军都督府或者兵部上任去了,是以不在。

    允熥先和三位四辅官行礼答礼。老朱初设四辅官的时候品级为正三品,已经不低了,所以允熥没有给他们弄什么加衔。

    这四位四辅官都不是随意任命的。先说张温。允熥本意是找一名久经沙场的老将来辅佐自己。现在大明武将的排序,是耿炳文、曹震、张温、郭英、张翼等。

    耿炳文是现存唯一的洪武三年册封的爵爷,所以排名第一。但是大家都知道他是因为防守长兴城十年不失而得封的爵位,所以不认为他是进攻最厉害的,大家普遍认为曹震和张温都比耿炳文进攻战更厉害。

    当然,这不是为什么允熥会让张温为春辅官而不是耿炳文的原因。主要是耿炳文现在在西北,曹震的儿子又娶了昀英,允熥虽然会用外戚,但是也不会让他们当上四辅官这样的重要岗位。所以只有张温了。

    暴昭,老朱临终前的本意是让他出为布政使。但是老朱怎么可能预料得到允熥会设立四辅官呢?

    允熥让暴昭为夏辅官主要是因为自己的亲信都比较年轻,就算是年纪最大的练子宁也才四十岁,当不了这个年高德绍的文臣,并且允熥与暴昭接触之后觉得他还行,不是那种迂腐的文官,就让他来为夏辅官了。

    同时,暴昭还是北方人,是山硒人。现在朝中北方人不多,当到高官的更少,为了平衡必须选一名北方人,也只有暴昭合适了。

    郭镇能当上秋辅官,一是他是允熥东宫属官,用着顺手二是他也算是有了些资历,年纪也三十多了,不像讲武堂毕业生都才二十多三是他父亲郭英这些年基本处于半退休状态,虽然也有时会出外练兵,但是如果在京就绝不去都督府。所以选择郭镇不至于父子同为重要官职。

    至于陈性善,虽然为人迂腐了点,但是允熥极为信任他,甚至过了对于齐泰等人的信任。陈性善是真正的儒臣,即使不赞同允熥的做法,也不会用各种方法非直接对抗。所以选他。

    然后允熥注意到了卓敬的存在。现在卓敬还没有宣布新的官职,就算宣布了新的官职也一时半会儿的上不了任,所以仍然是东宫左谕德,没有其他的衙门,只能来允熥这里。

    允熥现自己欠考虑了,应该给卓敬也先安排一个别的官位的。允熥对着卓敬,斟酌着说道:“卓卿,朕命你兼任中书舍人,也在宫中行走。”正好陈性善兼职太多,让卓敬先来暂时代替陈性善的工作。

    同时中书舍人仅为从七品,官位太低,所以让卓敬以东宫左谕德兼任中书舍人。

    卓敬躬身说道:“是,陛下。”

    允熥又与几位辅官寒暄一阵,然后就要处置积攒的折子了。

    允熥迅进入了工作状态,开始分配折子。郭镇和卓敬熟练地接过允熥分配的折子开始处理。

    张温和暴昭瞠目结舌的看着郭镇和卓敬的动作,允熥看着他们说道:“张老大人,暴老大人,这就是朕平日里打理朝政的方法:每日分配折子给各位辅臣,各位辅臣写下拟的条陈,然后再给朕来判断能否这样批答。”

    张温和暴昭对视一眼,然后缓慢的开始效仿郭镇和卓敬的样子来干。

    这一开始来干,就不知道时间了。等到允熥从折子堆中把头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天黑的时候了。

    昨日的折子和今日中午送来的折子都已经处理完了,前些天积攒的折子也处理了不少,但是还是有不少的剩下的折子,允熥估计得花十个时辰才能处理完。

    允熥可不是朱元璋这样的人,他虽然愿意工作,但是不愿意加班。于是对四位辅官说道:“今日天色已晚,就到这里吧,剩下的折子接下来几日接着处置。”

    顿了顿,又说道:“我让御膳房来预备晚膳,众卿陪着朕用膳吧。”

    郭镇和卓敬已经习惯了,刚想像往常一样随意的行礼,就见张温和暴昭十分郑重地躬身说道:“臣张温暴昭谢过陛下。”

    卓敬和郭镇互相看了看,也学着张温、暴昭的动作行礼。

    等到晚上张温他们四人出了宫,郭镇和卓敬和他们两个行了一礼就分开走了,张温和暴昭两个人却没有分开的意思,张温还让等着的车夫驾车在一旁慢慢跟随着,他们二人则走在奉天门外的洪武街上。

    这一日晚上月亮虽不十分圆,但是也明亮得很,把大街上照的很亮。又有微风袭来,稍微驱散了六月的湿热,让人觉得神清气爽。

    就在这样的夜晚,张温、暴昭两个平日里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的人在边走边聊。他们分为文武官员,暴昭又没有在兵部任过职,只不过是见过认识而已。

    今日他们二人都很有话说,但是又觉得不应该向其他人透露宫里的事情,所以只能他们两个人来说话了。

    张温说道:“暴大人,我从四十年前跟随先帝南征北战,十分了解先帝。先帝和当今圣上大不一样。往常也听我家儿子说过陛下待臣下十分宽厚,但是怎么也料不到会如此宽厚。”

    暴昭也说道:“若是先帝,虽然也会留臣在宫中用饭,但是绝不会像今日这样,只不过是在宫中稍微晚了些就留饭。看卓敬和郭镇的样子,分明当今圣上是常常这样做的。”

    张温说道:“并且也绝不会这样的平易近人,完全没有当今圣上的架子。当今陛下真是太宽厚了。”

    允熥虽然现在有了些气势,毕竟当了六年的皇太孙了,但是还是和土生土长的人不一样,允熥平易近人起来让人完全感受不到高高在上的态度,就是再平和的其他皇二代、皇三代也无法完全收敛自己的高傲。

    并且,古代的事情流传度和现代是不一样的,没有微信等通讯工具,全靠嘴说或者书信。但是书信很多事情都不好写,话也不好说。满清时期,洪秀全都造反几年了,北方竟然还有官员,是官员不知道有人造反。

    所以虽然允熥当了六年的皇太孙,已经处理过不少的事情了,对待自己的属官也有几年了,但是即使是京里的大臣也都不知道允熥怎样对待大臣,顶多听过一个待下属宽厚,怎么宽厚不知道。

    张温身为张数的父亲,本来应该知道,毕竟这样的事情和父亲说也没什么。但是张温长期领兵在外,又因为经过了胡惟庸案变得谨小慎微,生怕老朱知道了张数透露禁中之事而干掉他们父子,所以连张温都不知道允熥具体怎样对待下臣。要是郭英、耿炳文就知道了。

    暴昭说道:“国家有这样一位宽厚的当今圣上,真是江山社稷之福,黎民百姓之福,也是百官众僚之福。只希望当今圣上以后不会变了才好。”

    张温吐了口气,接下来的话就不能说了。张温对暴昭说道:“今日已晚,暴大人可有马车或轿子?”

    暴昭说道:“我哪养得起这些东西?”

    张温说道:“那让我的马车送暴大人回去吧。”

    暴昭说道:“不可!不可!照今日的意思,辅臣虽然与丞相尚不能比,但是也是朝廷重臣,将来不次于六部尚书的。”

    “你我分属文武,还是不要太过接近的好。”

    郭英一听他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也就说道:“那今日就此别过,暴大人,明日再见。”然后上了马车走了。

    暴昭独自走回了自己的住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