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71章 上朝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幸亏允熥平素不爱问服侍她俩的宫女她俩平时都说啥,熙瑶选的服侍她俩的宫女又都是嘴严的,不然允熥知道了她俩说的这个话没准真的把她俩打一顿。

    第二天的早朝允熥也参加了。当老朱把允熥的折子给大臣们传阅之后,以礼部尚书郑沂为首的传统儒家子弟果然群起反对。他们当然知道要是老朱准了这个奏折所请之事他们反对是没有用的,甚至有可能被贬斥,但是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文人士大夫虽然有的时候的坚持是错误的,但是他们还是有风骨的,不像明末到清末的多数士大夫都是软骨头。

    而之所以这时的文人士大夫有风骨,蒙元的统治是有一定作用的。蒙元时期,汉人考科举意义不大,不仅是历朝最难考的,并且考上了也不像满清时期可以当大官,所以读书人少,愿意深读儒家经典的更少。而这样的背景下愿意死啃儒家经典的都是真的认同儒家的,而不是后来那些只把这当成敲门砖的人。所以这时的儒家子弟都有风骨。

    郑沂身为礼部尚书,当然不能说的太多,这个时候还在巴蜀当蜀王世子师的方孝孺的老乡、现任翰林院编修的原质上前说道:“陛下,方今天下思安,陛下又一向与民生息,何须商人?商人不事生产专以倒卖获利,乃五蠹之一,乡下百姓进城不便,他们商人做一些乡下的小买卖罢了,怎么能给他们这样牟利的事情?”

    “且我大明富有四海,怎需与番国互通有无?就是有少许所求,许起进贡即可。殿下以为如何?”原质最后目光看向了允熥。

    允熥刚要说话,这时突然有人说道:“陛下,臣以为当许起开海市舶。”

    老朱、允熥和在场的大多数官员都看向这人。是杨益,他不是李景隆的人吗?李景隆为什么会赞同开海通商?允熥想着。零九

    允熥紧张起来,要是李景隆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想法,老朱很可能不再支持开海,这可不行!

    谁知杨益说道:“陛下,臣以为,几个商人罢了,不过是赚几个钱,还能危害到地方官府不成?倒是原编修,我刚才见你对殿下的奏折都没有看几眼,估计都没看到殿下写了些什么就着急说话,这是不是不太恭敬?”

    允熥顿时一脑门子问号?杨益这话听着不是在反驳原质的观点,而是在攻击原质的为人,他这是因为一时没想到词还是什么?

    倒是老朱,还有其他一些在朝中时间较长的大臣知道为啥了,杨益这根本不是支持开海,而是单纯的为了反对原质而反对。这就得说到大明开国初年的事情了。

    大明开国初年,京城的五品以上官员不管是文还是武,六成都是朱元璋的老乡淮西人,第二大派就是以刘基为首的浙东集团,在老朱的纵容下,两派时常互相撕逼,后来两派的首要人物都被干掉了。

    杨益身为定远人也是淮西集团的一员,而原质是宋濂的徒弟,是浙东人。杨益袭职很早,洪武初年就上朝为官,洪武十几年的时候被派到地方为指挥使,最近才回京城,所以他记忆尤新的上朝还是当年两派互相撕逼的时候。今日见到原质进言,又见老朱似乎是赞同开海,不自觉的就上来反驳原质的话。

    但是杨益说完了话就知道自己不该说话,现在的朝堂之上和二十年以前大不相同,也没有那么分明的派系,自己贸然进言实在是不该。正好这时老朱出言道:“杨益你久在地方,不知京城的事情,,难免有见识不明的地方,还是退下吧。”

    杨益赶忙退下。心中还在害怕老朱事后处置他。不过老朱现在不会轻易地动勋贵,老朱又了解杨益,不会处置他的。

    允熥上前,说了昨日他想出来的那条让更多的番国之民得沐我大明的文明的理由,顿时让这些儒家弟子预备的反驳理由不能说出来了。

    这时户部主事黄魁出来说道:“陛下,臣以为殿下之建言甚好,为了让更多的番国之民得沐我大明的文明,臣觉得应该开海。”

    其他人以为黄魁是真的这样以为的,但是坐在御座上的老朱心下冷笑:黄魁虽然本人是直隶海门县人,但是他有个远房的亲戚是上沪县人,并且黄魁家穷,进学的钱都是亲戚资助的,所以他当然会在这里支持开海通商。

    不过老朱因为也想开海,所以也就不说穿他了。但是老朱已经决定:以后对于籍贯或者有亲戚在市舶司所在县城的,要专门记录,一定要知道谁是会为商人说话的。

    然后又有几个儒家子弟出来提出不同意见,允熥一一反驳。见着在场的文武官员没有人再提出反对的话来,宣布:“那设立市舶司这件事就成了。就等着仿照前朝的例子把规矩定下来在正式下旨开海通商。”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即使是今日没有上朝的人想反驳也没用了,老朱既然已经正式说话了,那就不会再改。

    接下来兵部尚书茹瑺拿出一封奏折说道:“陛下,昨日在沔县今三秦省汉中市勉县的长兴侯上的折子到了,奏报已经抓住了反贼白莲教妖人田九成,问陛下如何处置。”

    老朱说道:“抓到了田九成?下令让耿炳文就地凌迟处死。所有捕获的白莲教妖人,和他们的亲属,全部处死受白莲教妖人蛊惑的百姓流放辽东,遇赦不赦。”

    事情的缘故是这样的:洪武三十年正月,藏身于沔县县衙为吏的白莲教信徒高福兴,与田九成、王金刚奴造反,先后攻陷了多个县城,又蛊惑陕蜀间番民响应。老朱得知后,诏令以耿炳文为主帅发三秦、巴蜀军队围剿。又敕秦王尚炳练士卒,缮甲兵,时刻巡罗,以备不测。

    耿炳文派遣陕西都指挥佥事吴旺将兵一万五千人,四川都指挥佥事俞琪将兵一万八千人等分道缉捕。至九月初一日,福兴奔突无所,遂被俘获。另有汪伯卫、陈妙贵、杨文皋、王师傅、刘普成等,被抓住后杀死。留四川都指挥同知赵兴追捕田九成、陈二舍等。

    实事求是的说,这次白莲教造反虽然在明史上只有,大概五六十个字,但是他比在历史书上大书特书、广为人知的永乐年间的唐赛儿造反规模要大得多,大明先后出兵四五万人,并且惊动了巴蜀、三秦一代十多万军队,先后耗时近一年才平定。而唐赛儿造反不过先后出兵数千人,几个卫所防备而已,也只花了两三个月就平定了。

    现在田九成、陈二舍也已经被抓获,只剩下王金刚奴仍然在逃。对于白莲教造反的事情,朝廷上下都非常重视,对于老朱的命令也没有任何疑问和反对的。

    老朱又沉思片刻,说道:“令耿炳文回京,继续留赵兴在汉中搜捕王金刚奴等人,并且清查当地是否仍有白莲教的妖人未被发现。”

    兵部尚书茹瑺和中军都督府大都督徐晖祖应道:“是,陛下。”

    然后礼部侍郎陈迪上书奏报到:“陛下,接辽东来书,朝鲜国之兵又越过鸭绿江掳掠,属我大明奴儿干都司的番民几次被其侵扰。”

    左军大都督府的都督佥事孙恪出列说道:“自洪武二十五年陛下允其为藩属国已来,朝鲜屡次生衅,时常过河侵扰,我大明应该出兵打他们一次让他们知道知道藩属国的规矩才好。”

    这个时候的朝鲜还不是后来那个规规矩矩的大明第一藩国,并且它的军队也还是有战斗力的,独自打退过好几次倭寇侵扰。并且这个时候他们对于辽东的土地还是有想法的,所以几次经常过境侵扰,汉民不敢动,就动夷民。一旦夷民发现大明不保护他们,他们就会投入到朝鲜治下,这样朝鲜的地盘就过了鸭绿江。

    老朱对于有人敢这样挑衅当然是很不高兴的,但是他觉得今年以来身子越发的疲乏,精力不多,所以奉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老朱说道:“不许!退下吧。”孙恪只能退下。

    之后又分别有人上书奏报了其他的事情,都是些日常琐事。过了一会儿无人再进言,老朱宣布下朝。

    河難郑县,此时在县城里边的一家招待不富裕的人的饭馆儿里,三名大汉坐在一张桌子旁。三个人一共要了一肉一素两个热菜又要了一份凉菜,坐在椅子上津津有味的吃着。

    刚刚给他们上完饭菜的伙计对另一个伙计说道:“王二,这三个人好奇怪啊,一个说的是河難话,是开封那边儿的口音一个说的好像是咱们这边的话,但是细听却带有长安那边儿的三秦口音,不是当地人根本听不出来还有一个说的是湖广话,还是湖广北边儿的话。这样的三个人,又不像是行商,怎么凑一块儿了?真是奇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