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59章 还是朝鲜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想到这点的允熥顿时警觉起来。如果他后世了解过朝鲜的历史,就知道这多半是李芳远在为政变以后做准备了。不过虽然他并未读过朝鲜历史,但是这一世在见李芳远之前也了解过朝鲜现在的局势,知道现在李成桂想立李芳硕为世子,和自己的前几个儿子弄得很僵。

    ‘李芳远不会是因为我是正妃的嫡次子出身,所以找我来寻求支持,让我帮助他登上朝鲜王位吧。’允熥想着。

    还别说,允熥想的还是靠一点儿边儿的。于是接下来允熥旁敲侧击的与李芳远说话。但是这方面李芳远可比允熥要强,允熥只是大概知道了李芳远是想当世子。

    然后允熥又想到了前几日听到的书写对大明不恭敬的贺表的郑道传被传闻并未染病,连老朱都因此当面责罚了李芳远,并且要再给朝鲜措辞严厉的诏书的事情。

    允熥顿时觉得这是李芳远要剪除支持李芳硕的大臣,然后在合适的时候通过政变或者其他的方式来当国王。

    心中已经有猜测的允熥又与李芳远说了一会儿,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又与李芳远说了会儿话,李芳远告辞。

    允熥来到东暖阁找到秦松,和他说了李芳远的事情,最后说道:“秦松,你看咱们怎么能利用一下朝鲜的事情?”

    秦松是唯一一个知道允熥想把朝鲜变得和亲藩一样的属官,但是他也不知道允熥到底是想怎么干。于是问道:“殿下,臣有问题。殿下到底是想怎样对付朝鲜?除了不用兵之外使用的手段还有什么不能用?殿下是想几年之内办完,还是可以花很长时间?”

    允熥见秦松问问题,想了一下说道:“不要用阴谋,都用阳谋。阴谋一旦败露那就是不可能了,反而可能招致朝鲜人怨恨我大明,所以要堂堂正正的阳谋。”

    这时允熥的心里话。他认为,与后宫不同,朝堂之上虽然也会有阴谋起作用,但是最终决胜还是阳谋,通过种种手段,不管是利益还是其他什么,分化敌方阵营最终成功。

    慈禧能在晚清的四十多年的主政期间维持满清不倒,就是灵活的政治手腕反复利用各派的矛盾,而不是搞什么阴谋;自己虽然现在的手腕肯定死比不上慈禧的,但是自己有后世的记忆,能够保证“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治国’的首要问题能分清楚。

    然后允熥说道:“可以恰当利用朝鲜内部的,不行,这还是等到我即为以后在说吧。”

    “还有不怕时间长,三四十年也可,但是不要留隐患,不能像西域一样总是反复,搞得现在西域还在外国手中。”

    秦松想了想,说道:“那臣有三策。”他这三策可不是现在想出来的,都是之前想的无数策略之中的符合允熥说法的。

    允熥也知,所以问道:“那三策?”

    秦松说道:“第一是,这朝鲜国靖安君既然讨好殿下,想必是想在当了国王之后马上得到大明的册封,可以赐他朱姓,且凡事都与靖江王等同,久而久之,大家都会认可朝鲜王与靖江王一样了。”靖江王就是朱元璋的侄子朱文正的后代,是大明唯一一支非老朱直系后代的王爷,也是唯一一个封号为两个字的亲王。

    “这第二,就是大明凡有对外征伐之事,都要朝鲜出兵随同;若是立功,也按国内之兵立功的封赏予以封赏。”

    “这其三,就是允许朝鲜之民参加我国之科考,并且一视同仁的分配做官,即便朝鲜不愿让我国之士子为官也可。”

    允熥在心下估量这三策:第一策很好,只不过不知道朝鲜人会不会同意;第二策也好,只不过以朝鲜军队的战斗力,恐怕还得大明的军队保护他们,为了更好的实施策略恐怕还得弄点儿假;至于第三策也可,不过一定要限制朝鲜的考上的人数。

    允熥思量片刻说道:“不错,看来秦卿你是下过心思了,不过这几策还是等到我继位再施行吧。”不过允熥还是好好地褒扬了秦松。

    =============================================================

    李芳远回到理藩院,其亲信金汉老问道:“大明的皇太孙如何?”

    李芳远坐下,反复检查没有外人之后说道:“这几日我观明国的皇太孙,若是办事只不过是中人之资罢了,我朝鲜的官吏,怕是有一半都在他之上(夸张)。”

    “但是明国的皇太孙对事情的利弊看的极为清晰,并且看不懂的事情绝不说话,且皇太孙的东宫属官都是即忠诚又聪明之人,会帮助皇太孙补上短板,这样的人,只要能听得进去人言,就是合适的君主。”

    金汉老说道:“那岂不是不能利用大明的皇太孙了?”

    李芳远说道:“呵呵,怎么不能?明国的皇太孙是先正妃的嫡次子,就凭他的出身就不可能支持李芳硕。你趁着这几日和明国的人交好。等明国的皇帝驾崩、储君继位以后,我在国内看着有好一些的机会就发动,而你一等事情成功马上以贡使的名义来请封,并且让礼部、理藩院和明国皇太孙看中的人不必帮着说话,只说尽快安稳朝鲜的局势即可。”

    “刚刚上任的储君虽然是人杰,他身边的人也都聪慧,但是毕竟没有主持过这么一个大的国家,必然手忙脚乱,他们一定想着朝鲜的事情快结束,这就是我们要达到的目的。”

    金汉老又说道:“那为何要借明国的手除去郑大人,不是说好韬光养晦的嘛?”

    李芳远说道:“郑道传的势力太大了,我还是怕他到时候坏事;并且想想,要是我什么都不做,恐怕父王还会怀疑我;而我这样作了他反倒会释疑。”

    “并且只要最重要的手下不伤筋动骨,那些没什么用的被除去了也好,省的以后还得照顾他们的想法。咱们要干的事情,可不是要看什么人多势众的,这在突(偷)袭中无用。”

    二人商议已定,就等着机会来了实行了。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