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42章 战——新动向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命答兰不解的问道:“舅舅,现在这么好的情况,为何不打了?”

    忙哥帖木儿说道:“你跟随我与明军打仗也有些年头了,对面的明军连城也不管了全力向东按照明国的规矩,有什么是比丢失城池还严重的事情?”

    命答兰顿时傻了,说道:“我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比丢失城池还严重。”

    忙哥帖木儿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就因为这样才可怕。也先土干不知道在东边干了什么,让明军这样。”

    “现在明军只不过尚未反应过来,等他们反应过来了,光大宁、北平、宣府、大同这几个边镇就有差不多三十万大军,就是大元的全部部族都聚在一起也打不过,更不要提就咱们几个部族了。”

    “马上回到部族放牧的地方,然后整个部族北迁,先到呼伦贝尔,如果有明军追来,就去布里亚特。必须马上走。”

    蓝珍率领允熥等人穿过了伦都尔灰的防线之后就暂时安全了,特别是伦都尔灰并没有率兵追过来以后。

    允熥在发现暂时安全了以后,再也绷不住了。他毕竟只是一个从未经历过战争的人,当从电视上看过的假的战争场面真实的在他身边发生的时候,他几近崩溃,总是在幻想着自己这都是在做梦,等梦醒来了,他还在秦皇岛、在北平、在宣府与叔叔们吹牛打屁。

    但是他内心残存的一些理智告诉他,这是真实的,这不是做梦。等到暂时安全之后,允熥终于绷不住了,他停下马,放声大哭。

    蓝珍回马劝道:“殿下,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蒙古兵随时可能追过来。前边还有二里多地就是荨麻岭了,一会儿就到了。”

    允熥抹抹眼泪,他也知道还没有安全。恨恨地说了一句:“等我有足够的兵了,一定让他们付出代价!”然后策马前行。

    但是这时云熥坐下的马哀鸣一声,就倒在了地上。允熥跳下马。

    这时后边的马蹄声又响起来了,蓝珍也是急了,如果在这里让蒙古兵俘虏的允熥,那就前功尽弃了!蓝珍也不管其他了,把允熥拽到自己的马上,又跑了一段,然后下令多数人弃马,以向岭上逃去曹行带着一百多人继续骑马向东而去。

    过了不久,把台率领的五千多蒙古兵到了蓝珍他们弃马的地方,把台数了数马匹的数目,说道:“他们并没有全部弃马上岭,有一百多人骑马继续向东而去。3,你马上带五百名勇士继续向东追,”然后他提高音量说道:“剩余五百人骑马沿南蛮的官道来回巡视防止他们又出去其余的人随我弃马上山!”然后他下了马,带着护卫上了岭。其他蒙古兵也把马安顿好以后上了岭。

    允熥遇袭是九月二十九日夜,三十日中午,谷王朱橞正在吃午饭,怀来卫的急报就到了谷王府。谷王府的掌势太监高岚一开始听说是军报还说道:“让他们等着,没注意到殿下正吃饭呢嘛!”

    送信的崇刚急了,推开前边的人冲向王府后院,同时大喊道:“谷王殿下!十万火急的军情!”

    高岚急道:“还不快把他给我抓住,嘴堵上!”

    崇刚虽然十分有勇气,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着人多,还是被绑上了。

    这时谷王让随侍的小宦官过来说道:“把传令的兵丁带过来。”高岚方不情不愿的把他带过去了。

    刚一进屋,谷王朱橞还没来得及说话,崇刚跪下说道:“谷王殿下,皇太孙殿下在阳和堡被蒙古兵奇袭,下落不明!余指挥已经带着人去支援了。”

    谷王正在擦嘴,听到崇刚的话一时间愣在了座位上,然后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崇刚说道:“千真万确!我怎敢说谎!”

    朱橞喊道:“马上派出宣府所有的兵丁去西边!”然后马上回了外书房穿上铠甲要去三卫衙门。这时谷王府长史宋子环也知道了这件事,追过来说道:“殿下,除了马上派兵救援之外,还需奏报京城!另外告知宁王、燕王殿下最好。”

    朱橞听了他的话,说道:“马上六百里加急送信去京城!给北平和大宁的也是一样!”然后下令:“告知所有宣府的卫所,把骑兵全部派出!孤要亲自带领三卫的兵去救允熥!”

    下午申时,山硒大同。代王朱桂正在在三卫的营地进行巡视。他与代王左卫指挥使平安说道:“平指挥,最近北边的蒙古人好像又有些蠢蠢欲动,你要多多注意。”

    平安点点头,正要说话,忽然有人奏报到:“殿下,天成卫急报!”

    朱桂问道:“什么事?”

    那人说道:“殿下,送信的人肯说,非要面见殿下。”

    朱桂说道:“那就让他进来。”

    那人进来之后说道:“代王殿下,皇太孙殿下可能在阳和堡被蒙古兵突袭,现在下落不明!”

    朱桂也一惊!不过他好歹是上过战场的人,迅速恢复了镇定。说道:“平指挥,马上带领三卫的骑兵出发,救援允熥。”

    又转过身对其它的人说道:“马上把这件事告知晋王。同时向所有大同行都指挥使司的卫所下令,所有的骑兵出动向阳和堡进发。三卫的步兵,留下五个千户,剩余的也全部集结,孤亲自带兵去。”他能够直接指挥的兵比朱橞还多些,因为大同有五个卫,虽然只有三个被改编为代王护卫,但是剩余的两个卫也在大同,洪武年间怎么可能不听代王的话。

    吩咐完了,朱桂也马上离开三卫。他要和自己的幕僚商谈一下。

    陈虎是荨麻岭的老猎手了,虽然他已经四十多了,但是在山里就是二十多的小伙子也追不上他。

    但是他毕竟是年纪大了,特别是年轻的时候受过不少伤,每逢阴雨天都不会好受。

    并且他的儿子也十六岁了,陈虎认为自己也是时候教儿子打猎了,所以今年一直带着他。

    这天陈虎带着儿子出来打猎,正好碰到了几只野山羊。好吧,其实陈虎并不能保证那一定是野山羊,但是没有人看着那对他来说就是野山羊。

    他一边张弓瞄准一只山羊,一边说道:“儿子,今天咱们运气还不错,一出门就有送上门来的山羊。今天晚上可就有烤羊肉吃了。”

    说着,他开弓射死一只山羊,他儿子陈立杰也开弓,不过没有射死山羊,只是射中了它的后腿。

    其他的山羊当然就是都跑了。陈虎一边带着儿子去抓,一边说道:“你这箭术可不行!当年你爷爷十六岁的时候可是一箭射死了一只猛虎。然后带着死虎回村的时候正好你奶奶生了我,你爹我才叫陈虎的。”

    陈立杰不耐烦的说道:“爹,这你都说过无数遍了,我都听烦了。”

    陈虎刚要说话,忽然停住动作,然后马上说道:“有很多人过来了,咱们马上走。”说着扛起一只羊就跑。

    陈立杰也随后用匕首杀死了那只羊,然后扛着羊跑。

    过来的人是搜寻允熥的蒙古兵也先土干仗着人多,实行拉网式搜索,虽然现在并没有这个词,但是他从西向东部署了严密的阵型来搜索允熥。

    这支蒙古兵队伍的人走到这里发现地上有血,马上大吼着告知其它的蒙古兵,然后四处搜寻。

    陈虎父子好不容易才摆脱他们。但是摆脱以后陈虎却仍然面色凝重,他在回村的路上说道:“是蒙古鞑子,他们又回来了吗?”

    陈立杰问道:“那就是爷爷口中无恶不作的蒙古鞑子?”他出生的时候蒙古人已经被赶出中原了,虽然之后蒙古兵也有打进或跑进长城以内的时候,但是没有谁会在山上待着,所以陈立杰还没有见过蒙古人。

    陈虎回道:“对,他们就是蒙古人,无恶不作的蒙古人。咱们家有好几口人都是被蒙古人杀死的。”

    “这些年虽然咱们大明在和蒙古兵打仗,但是从来没有过一堆蒙古兵在山上逛荡的事情。他们一定是在找什么人。虽然不知道这些蒙古兵在找什么人,但是既然是蒙古兵找的,那就一定跟蒙古兵作对的人,咱们家和蒙古人有血仇,不能让蒙古兵找到这些人。”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陈立杰问道。

    “把山羊带回村里,然后出来在看看。”

    保安右卫的指挥使张伦正在家里和女儿张蕊说话。张伦虽然有儿子,但是儿子和他不对路,张伦也不喜欢儿子,虽然为了有人给他送终他给儿子谋了个差事,但是还是喜欢自己的女儿。

    这时传令兵跑进来说道:“指挥使大人,宣府的命令!”

    张伦接过命令一看,脸色变了,对张蕊说道:“爹没法和你说话了,谷王殿下的命令,马上带兵去阳和堡!”

    张蕊虽然不舍,但是知道轻重,说道:“那爹爹快去,别误了殿下的事情。”

    张伦一边嘀咕着:“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么严厉的命令?”一边与女儿告别。。 请打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