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40章 战——死战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众人沉默一会儿,秦楠站出来说道:“殿下,凉国公,我来冲阵。大明让我家里吃上了饭,殿下又对我家厚恩,今日就是我家报答殿下的时候啦!”

    秦松冲出来说道:“大哥!”然后哽咽着瘫倒在地上。

    秦楠下马,走到秦松跟前,摸摸他的脑袋,说道:“哭什么。齐先生有时叫我们读书的时候,殿下曾经说过一句话:在对外的战场上将军马革裹尸是军人的荣耀。我虽不是将军,但是现在也是在打蒙古人。”

    “咱们出生的时候,蒙古人已经被赶出了中原,但是蒙古人在中原的时候干过的那些事情也都听爹说过。”

    秦松不说话,只是流泪。

    侍卫罗炳忠、毛重等人也站起来说道:“我也来冲阵!今日是我报答殿下厚恩的时候啦!”

    允熥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了,他哽咽着,但是说不出话来。这些都是他最亲近的侍卫啊!

    允熥坐在马上抽泣。蓝珍却冷静地挑选起冲阵的人来,一共有三十七名侍卫被挑选出来,然后蓝珍又选了六十三名兵丁,凑足百人,然后凑出各人随身随身携带的一些吃的,让这些人下马吃些东西。好在现在天还未亮,一里地外的蒙古人看不清楚,只是见他们未动就也未轻动毕竟,他们也跑了一晚上,也得保护马力。

    然后蓝珍下马跪到允熥面前,说道:“殿下,臣今晚护驾不力,让殿下置于如此险境,臣罪该万死。臣带领亲随和两百名兵丁,为殿下守后路!”

    允熥还未说话,蓝琏已经冲了出来,对蓝珍说道:“大哥!你不能殿后!现在能指挥这只队伍的只有你了。”然后他跪倒地上,对允熥说道:“殿下,我蓝家护卫不力,罪该万死,让我来指挥殿后吧。”

    允熥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坐在马上哭,今晚的事情对他冲击太大,他已经做不出任何抉择了。作为东宫属官最高级别的,郭镇抹抹已经被泪水冲刷脸上的灰儿变得脏兮兮的脸,说道:“凉国公,现在这里的人,只有你还能指挥了,你一定不能留下殿后。”

    曹行也劝道:“蓝大哥,你不能断后,我来断后吧。”

    郭威说道:“我留下吧,我妻子已经有了一个儿子,蓝二爷你们还没有儿子,得活着回去。”

    蓝琏说道:“都别争了,我曾经在金吾前卫为兵,熟悉他们,让我来断后!”

    其他人还要再说,蓝琏说道:“没有时间争执了,”他手指向了秦楠他们:“冲阵的人已经吃完了饭,后边儿虽然还没有听到更多的马蹄声,但是也必须马上冲阵。”

    其他人也知道蓝琏是对的,有人又与蓝琏争执了几句,没有争过。最后,蓝珍留着眼泪说道:“那就以你为后卫军指挥。”

    这时以秦楠为首的一百名兵丁已经吃完了所剩余的食物,力气也恢复了一点儿。不知道是谁还在马上栓了几瓶酒没有取下来,蓝珍下令用水壶给所有的冲阵之人一些酒让他们喝下。

    秦楠第一个喝完了酒,然后把水壶扔在地上,大喊道:“今日我秦楠先走一步了!如果有来生,让我还为殿下当侍卫。”

    其他的人也都和他一样,喝完了酒然后把水壶仍在地上,然后喊道:“来生再为殿下效劳!”

    然后秦楠等人上了马,冲向前边蒙古人的军队。

    尾随在明军后边的也先土干与旁边的人说道:“他们已经在前边待了有一炷香的时间了吧,看来他们现在是进退两难,不知道该怎么干好了。”

    旁边的人恭维道:“前有追兵,后有堵截,左右是河流,他们已经是插翅也难逃了王子,为何不现在对他们进攻?”

    也先土干说道:“你懂什么!这一,后边的五千勇士还没有过来,咱们也只有一千多人,未必能打过他们其二,现在天色如此之黑,如果前边的南蛮子被打散了,未必能保证没人能逃脱,万一让南蛮的太子跑了,岂不是前功尽弃?为什么现在咱们这里只有五百多人?还不是很多勇士被派出去搜寻散落的南蛮了。”

    旁边的人又问道:“那为何南蛮子不四散开来分头逃脱呢?”

    也先土干答道:“要是分头逃脱,虽然有人一定能逃出去,但是不一定是南蛮子的太子啊!南蛮子朝廷的规矩就是,如果南蛮的太子死在这或者被咱们俘虏了,其他人逃回去也是死路一条,所以他们都会死保南蛮的太子。”

    他把这个话说清楚了,听到后边传来马蹄声,他回头一看,一人骑着马停在他身边,也先土干看清那人是把台的亲随,于是问道:“把台指挥的大军怎么现在还没有到!”

    那人说道:“王子,阳和堡的南蛮子下来阻挡把台大人率领的勇士,虽然没有能杀咱们几个人,但是让我们不得不停下一会儿。再有一会儿,把台大人就能带着人过来。”

    也先土干正要说话,他旁边的亲随说道:“王子,南蛮子动了!”

    也先土干回头一看,明军全军出动,向前冲去。

    也先土干大骂一声:“妈的,等不到早上了!”然后回过头来说道:“你马上骑马回去,让把台的兵一定要马上赶到!”然后大喊道:“勇士们,南蛮子要跑,快跟我冲!”然后带领蒙古兵冲了上去。

    秦楠率领的敢死队冲向蒙古人的军队。

    对面的蒙古人显然对于在这里呆着十分不满意,但是又不敢违背也先土干的命令。现在明军主动进攻,他们终于可以放开手脚与明军大战了,所有的蒙古兵也让马开始冲锋。

    秦楠一马当先,与冲过来的蒙古兵迎面相遇。在二马交错的一瞬间,秦楠挥起大刀劈向蒙古兵那蒙古兵也挥刀来抵挡,当的一声响,二人的刀碰到一起,然后秦楠收回刀,迎面劈向过来的下一个蒙古兵。

    这个蒙古兵没想到秦楠会这样快的反应过来,匆忙间想改变自己刀的方向已经来不及了,被秦楠一刀劈下了马,随后被马蹄踩死。

    秦楠他们一伙人十分悍勇,每个人都把自己最大的力气、最精湛的武艺展现出来了,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他们最后的舞台了。蒙古人应该是没有心理准备,一下子被秦楠他们杀出一个缺口。蒙古兵死伤八十多人,秦楠他们也死伤二十多人。

    然后已经穿过蒙古兵的秦楠他们又调转马头,重新冲向蒙古兵并且在后边的蓝珍带领的明军也冲了上来。

    虽然现在在两支明军中间的蒙古兵仍然比明军总数要多,但是在中间指挥的蒙古兵首领伦都尔灰似乎想起了自己当年跟随扩廓帖木儿王保保与明军交战,然后被打得大败的经过,禁不住颤抖起来。

    秦楠他们回身再战。这次因为双方马匹冲锋的距离都不长,所以冲到了一起之后就没有再分开,战在了一起。

    蓝珍也让曹行带着一些士兵冲上去助阵,但是允熥在严密的保护之下看着前面的兵丁交战!

    秦楠他们是抱着必死之心与蒙古兵交战的,他们即使被蒙古兵的刀砍中,也要在临死之前拉一个垫背的。允熥亲眼看着一名好像是罗炳忠的侍卫被一个蒙古兵一刀砍下了左肩膀,但是仍然用右手挥刀切下了那个蒙古兵的脑袋!

    这时蓝珍带着哭腔说道:“殿下,秦楠他们已经杀出了一条道路,咱们马上冲过去。”允熥哭着随同蓝珍一起从杀出的道路过去了。

    等允熥他们过去了,还活着的秦楠等人长出了一口气。这时他们只有十多个人还活着了,但是他们毫不惧怕,仍然与蒙古兵搏斗着。

    但是该来的总会来的。秦楠已经没有力气再举起自己的刀了,他拿出箭,似乎想用锋利的箭头扎进面前蒙古兵的身上。那个蒙古兵躲过他的右手,然后左臂夹向他的脖子。

    秦楠一下子猜出这个蒙古兵是要俘虏他。秦楠决不允许自己被俘虏!他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张开嘴咬向蒙古兵的胳膊。那个蒙古兵吃痛,右手的刀挥过来,插进了秦楠的肚子。但是秦楠仍然死死咬着蒙古兵的胳膊,一直到咬下这个蒙古兵胳膊上的一块肉来才从马上跌下去。

    一个蒙古兵对他们的的首领伦都尔灰说道:“追吗?”

    伦都尔灰吐口吐沫,说道:“追个屁!一百明军就让咱们死了四百多人,这可都是咱们左旗的人!回去帮着也先土干大人去清理留下的那些南蛮子。”说着,拨转马头,向东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