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33章 大雨落幽燕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等允熥走了,朱棣看了一眼正兴奋着的张辅,叹了口气,然后就让他们都下去了。

    张玉特意走在了最后,等其他人都出去了,张玉走上前来对朱棣说道:“殿下,臣敢拿性命担保,臣的儿子张辅绝对不会对殿下有二心。”张玉身为朱棣的亲信,是知道朱棣对允熥当皇太孙不太满意的。

    朱棣心说:我相信你不会有二心,但是就算你是张辅的父亲,也不可能知道张辅以后会怎样。

    但是这话肯定是不能和张玉说的。朱棣笑着说道:“孤岂会不信任你父子?这样的话何必和孤再说一遍。”好言安抚张玉让他下去了。

    允熥从朱棣处离开的时候记着好像是有什么本来想干的事情忘了。仔细回想才想起,但是此时又不好折返回去。

    看来只能到了北平城以后再说了。允熥想着。

    另外还得马上传信京城。本来不打算明年招讲武堂学生的,还得赶紧告诉他们赶紧给各省发文进行新一届的招生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就算这届只有张辅一人出色也值了。

    允熥上午的第二站是宁王朱权的住所。

    与朱棣相比,朱权就好相处多了,朱权是一个武人,没有朱棣那么多弯弯绕。不过允熥与他相处下来,发现朱权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在与朱权聊天的最后,允熥问道:“听闻十七叔手底下有兀良哈三卫,打仗十分厉害,怎么没把各卫的指挥使带来?”

    朱权说道:“怎么,京里可有蒙古左右卫,比我这兀良哈三卫要强得多,有什么好见的。”允熥听他如此说,也就罢了。

    之后允熥又去拜见了辽王朱植。下午则是四个亲王加一个储君又泡在一起闲扯淡,这一天就过去了。

    晚上吃完饭回去的路上,杨峰忍不住问允熥:“殿下,何不与诸位王爷一边巡行长城一边说话,为何一定要在山海关?”

    允熥神秘的笑了笑,说道:“过两天你就知道了。”然后抬头望天:“云彩低沉的很,今后两天怕是有雨啊。”

    第二天天蒙蒙亮,允熥起来洗漱的时候,王喜走进来说道:“殿下,今日外边下雨了。”

    允熥面现喜色,然后极快的洗漱完毕,吩咐道:“去叫几位王叔过来,孤要和他们一起用早膳。”

    不多时,朱棣等人过来和允熥一起吃早饭。

    吃早饭的时候,允熥说道:“待会儿不如去海边儿我自来幽燕,还未去过海边。”

    朱棣不知道允熥想干嘛,不过仍说道:“允熥,现在外边可在下雨。并且依照我的经验,这云彩如此厚实,雨一时半会难以停止,说不定过一会儿会大雨磅礴,今日还是在城中吧。”

    允熥笑道:“雨中漫步,有何不好?况且明日侄儿打算就沿长城向西了,错过今日就没有机会见识了。”

    既然允熥坚持,朱棣等人也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与允熥计较,遂都同意了允熥的提议。

    众人于是出了城沿着大石河向海边走去。允熥又说道:“四叔、十五叔、十七叔,你们的驻地到这里都不远,这一带有何名胜之处?”

    辽王朱植说道:“这里最有名的,除了山海关以外,就是昌黎县的碣石山了。当年魏武整乌桓回师途中经过这里,写下诗句观沧海。不过千年的变化,沧海桑田,如今碣石山已经远离大海,不再是观海的好地方了。”

    不过他马上失笑道:“允熥你推崇魏武,这些应该早已知晓,我不过是班门弄斧了。”

    允熥说道:“岂有这回事。我还以为碣石山在宁远城,不想却在永平府,来的路上错过了。”

    朱橞笑道:“再回去看看也可。”

    允熥说道:“那可不行,时间不够了,等着再有机会来北方的时候,再说吧。”

    朱植在心中吐槽道:还不是你拖时间才没空的。

    不多时,众人走到了海边,允熥指着一座亭子说道:“这叫做什么亭?”

    旁边随侍的山海卫百户王忠说道:“此为观海亭,是中山王到此备边之时命人修建的,现在是这里最适宜观海的地方。”

    允熥对朱棣等人笑道:“那咱们上去观海如何?”

    朱棣等人当然不会有意见,众人纷纷上去。

    叔侄五人一边观海,一边聊天。朱植说道:“因为当年秦皇巡行至此,派人到海中寻仙问长生不老之药,后人有人在秦始皇站过的东山脚下刻“秦皇求仙入海处”碑为记,所以此地又有名为秦皇岛。”

    允熥点头说道:“原来如此。”

    到了午时又席地而坐用了午膳。待到饭后休息好了,正欲下去在海边漫步,突然大雨磅礴而来。

    王忠说道:“现在大雨如此之大,几位王爷还是再等会儿吧,要不然感了风寒就不好了。”

    允熥马上答道:“那就在此等一会儿雨小了在走。”朱棣等人自然不会反对。

    允熥一边极目眺望大海,一边与叔叔们聊天。正说着,允熥看见海上似乎有渔船若隐若现,暗呼:天助我也!然后转过头对几位叔叔说道:“你们看,那是不是有渔船出没?”

    朱权站起看了看,说道:“确有渔船。”

    百户王忠说道:“这必是穷苦渔民不得已才于今日出海的。今日早上海浪就不小,出海有丧命之虞,一般渔民谁会于这样的日子出海。”

    又看了一会,那渔民在不远处的海岸登岸。允熥对侍卫说道:“你们几个,去把老渔民请来。”杨峰应诺而去。不多时,带着渔民来到了观海亭。

    那渔民年岁也不小了,被几个大汉强拽过来,正心中发慌。允熥说道:“老人家不必害怕,我是看这一带没有避雨之地,让老人家在此避雨。这样的日子,船停好了丢不了的。”见老人仍然惴惴,又说道:“若是船丢了,我赔你一艘船。”

    老渔民忙跪下感谢,然后缩在了一个角落。

    允熥觉得气氛似乎不太对,但是也不可能另选时间了,突然说道:“刚才,我观大雨与渔船,得词一首。待我写出来供叔叔们品鉴。”说完,不等朱棣等人答应,就接过一旁练子宁送上的笔墨纸砚。

    允熥把纸铺到石桌上,挥笔写到:

    浪淘沙秦皇岛

    大雨落幽燕,

    白浪滔天,

    秦皇岛外打渔船,

    一片汪洋都不见,

    知向谁边。

    往事越千年,

    魏武挥鞭,

    东临碣石有遗篇,

    萧瑟秋风今又是,

    换了人间。

    等允熥写完了,练子宁第一个叫道:“好。”然后具体点评道:“这词一开始就极为大气。“大雨落幽燕”一句排空而来,给人以雨声如鼓势如箭之感继之以“白浪滔天”,更增气势,写出浪声如雷形如山的汹涌澎湃,“大雨”、“白浪”,一飞落,一腾起,相触相激,更兼风声如吼,翻云扫雨,推波助澜,真是声形并茂气象磅礴,此情此景较之魏武诗中的“水何澹澹,山岛竦峙”,“秋风萧瑟,洪波涌起”的晴日所见更令人惊心动魄。”

    “上阕后三句更是出彩。“秦皇岛外打鱼船”回应开头一句的“幽燕”,又与题目相合。“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用及其精炼的语句写出,化实为虚,以简驭繁,真乃神来之笔!与其说是写人写船,不如说是以小衬大,进一步渲染“白浪滔天”的威猛旷悍,突出风雨中的海天莫辨、浩茫混沌、旷荡无崖。“

    ”上阕写景,景中含情,而下阕抒情,情中有景。秦皇岛外,白浪滔天,一片汪洋。此时此地此景,自然会使人想起魏武与观沧海诗。词的下阕先发思古之幽情,以一句“往事越千年”使人回想千年以前。“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语句凝练之极也!吾等眼前仿佛有魏武当年策马扬鞭、登山临海的雄姿,壮丽之极也!最末两句更是豪气冲天,非胸中有丘壑之人不能出也。真是好词。”

    然后热爱的朱植说道:“词句欣赏练子宁已经尽说,我是无可再说了。此词堪比苏东坡的水调歌头,真是好词。”

    同样热爱的朱橞说道:“此词提到了魏武的观沧海,但是依我看来,此词比魏武的观沧海更好。”

    朱棣和朱权虽然不太懂诗词,但是也能听得出这首词大气磅礴,尤其是下半阙极其豪迈,并且略有拿魏武自比之意,必须是帝王之人才能用。

    因为允熥今日十分反常,朱棣认为允熥是提前准备好此词专门等着下雨天出来写出的,甚至有可能是别人代做。但是此词不仅提到大雨,还与地点如此贴合,且与允熥前两首诗词风格类似,不像代做并且口吻如此,其他人怎敢代做!

    在场众人不管懂不懂诗词,都在称赞允熥即使是朱棣,也不得不承认,就是曹操再世,诗词也不过如此了。但是不知道你是仅有诗词堪与曹操相提并论,还是治国、用兵均能和曹操相比了。朱棣心道。

    允熥听得众人称赞,十分得意。回头看见在角落躲雨的老渔民,允熥说道:“今日此词,若无老人家出现断不能成。”说着用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印戳上,然后让人用油纸包好,对老渔民说道:“今日此词就送与老人家了。可不要弄坏了,到集市上卖了还能卖几个钱。”说着,又让人递给老渔民一贯散钱,十贯宝钞,说道:“这也是给老人家的谢礼,收好吧。”

    老渔民接住钱和写有诗句的油纸,磕了个头。

    朱植说道:“允熥你好不偏心!把亲笔写的诗词给了外人,怎不送我?”

    允熥笑道:“此时雨尚未停,我再写一幅给十五叔。”说着又写了一幅字给了朱植。

    然后朱橞和练子宁又要,允熥可算把这首词写抄出来了,心中舒爽,来者不拒,一连写了四五幅字。

    然后朱棣又要了一幅字。允熥惊讶,但是仍然写了一幅。

    过了一会儿,雨渐渐停了。允熥和几位叔叔一起返回去了。

    老渔民也要走,随侍的百户王忠羡慕地对他说道:“一定把这幅字保管好了。”然后让老渔民走了。。 请打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