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26章 兖州事件——最后抓人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允熥将一张写满字的纸递给了林俊。

    林俊接过纸张,放眼看去,竟然是书写着他林俊收受钱财、帮人消灾的事情!

    林俊急忙向末尾看去,果然是有自己亲随的签字,是林立的签字画押。

    林俊不由自主地就两只手放在了这张纸的上边,似乎要撕毁这张纸的样子。

    允熥说道:“林知府想要撕毁这份供词?这只不过是让人另抄了一份的东西,原本还在我这里。”

    “其实林知府你应该能发现不一样之处的,这个抄写的人虽然尽力模仿林立的笔迹,但是还是有所差别的。”

    林俊已经完全恢复了冷静,至少在表面上如此。他说道:“我不懂殿下在说什么,这上面的话也全是污蔑之词,我的亲族林立也从未写过这样的东西。”

    允熥不管林俊说了什么,自顾自的说道:“这是本月初四那天晚上,孤派到兖州府衙附近巡视的护卫收到的。”

    “据他们说道,那天他们正在巡视,忽然有一人走向他们,然后跪倒在地说道‘厉鬼不要来找我索命,都是林俊交代我干的,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帮闲的,不关我事,完全不关我事。’然后就倒竹筒子般说了这上面写的东西。”

    “那两个护卫不敢自专,把他带到鲁王三卫衙门。值事的人不敢叫醒我,让人把他说的东西记下,又让他签字画押。然后值事之人正欲将林立暂且关押起来时,忽然发现林立不见了。”

    “等孤第二天起来了,值事之人马上将事情报于孤。孤本来是不信如此奇异之事的,不过有属官和孤说道:‘奇异之事未必虚无缥缈,殿下不如按此查查,如果查证不实,则就罢了;如果查证确实,那……’”

    “孤因此派人去查,结果一桩桩一件件均与供词上一样。孤大为惊讶。不知林知府有何辩解之词?”

    林俊听了这个‘玄幻故事’,不知道该做什么反映;又听允熥说已经查实许多事情,顿知自己已经无法隐瞒,顿时萎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允熥也只不过是自说自话,并无非要让人回答之意,见林俊已经萎在了座位上,挥挥手让侍卫把林俊绑了起来。在郭镇把林俊押下去审问之前,允熥问道:“你身为朝廷命官,又年纪不过四十,前程远大,为何要办下如此贪腐之事?你家里并不是穷苦之人啊?”

    林俊此时虽然被绑着,倒是恢复了些精神。听到允熥的问话,说道:“前程远大?十几年以前我的伯父也是前程远大,结果空印案掉了脑袋。”然后就不再说话。

    允熥大声喝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伯父欺君罔上按照国法该当处死;你却以此为由对朝廷心生怨恨犯下如此大案,不过是给自己的行为找借口。”

    “你若是见了伯父的下场不想为官,大可不参加科举;既然参加了我大明的科举,就是想为官,就得守我大明之法;但你还如此违反国法,犯下贪腐大案,不过是虚言作伪之辈。”

    允熥早就想找机会喷这些自我感觉良好的文官贪官一次了,可让他得着机会了。

    要是林俊说自己家里人口多钱不够花也就罢了,毕竟老朱制定的工资标准一个标准的五口之家还足够用,但是如果家里人多,家族又都靠着他确实不够花,他也没办法让所有的官员都与自己的家族断绝关系。

    但是他竟然举出自己伯父违法被杀的例子,绝对是十足十的伪君子,允熥最讨厌这样的人了。

    林俊大概没想到允熥会这样训斥他,一时愣在那里。允熥喷完之后也没有再和他说话的心情了,挥挥手让兵丁把他拖下去。

    然后允熥说道:“搜查整个兖州府衙后院知府的院落,不放过一个角落。”

    兵丁们兴奋地齐声说道:“是!”然后分头冲进了兖州府衙后院知府的院落。抄家是兵丁们最喜欢的事情了,虽然不敢像后来的那样兜里装一大堆东西,但是随手把小物件藏起来也没人管,所以捞到这次抄家任务的兵丁都很高兴。

    允熥也没空总盯着他们抄家,让佟永在这里看着,然后自己就回去了。

    回去之后没多久,郭镇来报:“殿下,林俊供出和他同谋的鲁王三卫的官员,就是右卫的千户曹禺。”

    允熥说道:“竟然是他?马上拿他。”郭镇答道:“是。”然后就下去了。

    允熥侧过头问秦松:“你说,何豫会不会也有问题?”

    秦松说道:“臣不敢断言,只不过现在兖州城所有的衙门已经因为这个贪腐大案而动荡不安了,殿下在无证据的情况下最好还是暂且信任他们。”

    允熥自己想了想,觉得秦松说的有道理,也就弃了再抓人的心思了。

    ===========================================================

    午时,兖州城中曹禺的一处秘密住所,曹禺推门进去,一人上来关门,他也不在意。他对着面前的人说道:“又有何事?兖州知府已经被抓起来了,我得赶紧逃跑。侯爷不是在胶州湾一代练过水军?马上安排我出海去扶桑。”

    他面前那人却说道:“曹公子不需逃跑了。”

    曹禺正想问为何,忽然身上一疼,低头似乎是看到有东西从自己的胸前出来,就失去意识了。

    一个人站在曹禺的身后,把刀从他身上拔出,失去支撑的尸体马上跌在了地上。

    不过杀人之人虽然已经把人杀了,但是仍然问道:“为何要把他杀了?”

    曹禺原来面前的那人说道:“不把他杀了,留着他被皇太孙抓去供出侯爷?这里到海边近千里之遥,如何能逃走!”

    那人仍问道:“但是,曹禺是侯爷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的这个做法,就是侯爷的指令。侯爷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物,懂得壮士断腕的道理。别问了,快把这里收拾一下,不要落下任何东西。咱们也得赶紧走。”

    ============================================================

    下午申时,郭镇来到鲁王三卫衙门。

    此时允熥正在和齐泰说道:“你下去再把今日的事情加进上书中,明日一早递给我看。”齐泰应诺,见允熥应无事和他说了,而郭镇应该是有事和允熥说,行了一礼然后下去了。

    郭镇对允熥说道:“禀殿下,曹禺已经跑了,臣已经询问了四门的门子,并无见到长相类似曹禺的人出城,臣已安排全城大索,一定把他抓到。”

    允熥说道:“一定要抓到他,揪出他幕后的那个人物。孤一定要亲自问出他背后是何人。另外,你安排人私下里调查何豫,尽量不要被何豫发现;就算被发现了,也不要留下证据。”

    郭镇却说道:“臣马上去查何豫。但是殿下,今日已经是八月初十,在兖州府已经待了十一天了,如果坚持留在这里查案,那如何继续北巡?殿下在过年之前就要回去的。”

    允熥也清醒过来:在兖州已经待了很长时间了,当地的蛀虫大都已经被挖出,也是时候继续北巡了。

    允熥说道:“你说的是,孤不是被派到山東来查案的。等到明日新任的鲁王三卫的官员、滋阳县令等人到了之后,孤就把事情交给他们;查询幕后黑手的事情,也交给他们来办。”

    “你下去准备一下,明日也把事情全部交接出去。不过仍然要查何豫。”郭镇应诺而下。

    不想允熥刚刚安排人去查他,何豫自己就送上门来了。

    这些天那些只是随大流收钱的人都放回了自己的家中,所以鲁王三卫衙门只有允熥他们。何豫走到鲁王三卫的衙门口说要向允熥请罪,门子马上进去传话。

    允熥听到何豫来倒是不惊讶,马上让他进来。

    何豫走了了允熥办公之所就马上跪倒在地,说道:“殿下,臣举荐不明,特来向殿下请罪。”

    允熥虽然心中仍然怀疑何豫也有涉,但是已经决定在没有证据之前不显露分毫,所以此时对何豫说道:“何卿请起。是曹禺自己犯下的案子,与卿何干?”并且马上让小宦官去扶起何豫。

    何豫又连连请罪几次,然后才起身。允熥又好言安抚他。并且说道:“陛下此次派来的鲁王三卫新任的武将尚欠一个指挥佥事,不如等明日他们到了,孤让你暂代指挥佥事之职,只要三个月内不出问题,就正式升你为指挥佥事。”

    允熥是考虑到就算何豫有涉,但是三个月内总可以查出来了;要是三个月还发现他没有问题,那就是没有问题了,可以放心用了。

    但是允熥的做法却让颇有‘士为知己者死’这等古风的何豫颇为感动,在出了鲁王三卫衙门之后暗下决心:如果以后皇太孙殿下要用他,哪怕是刀山火海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