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25章 兖州事件——装神弄鬼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回到下榻之地,允熥挥手示意侍卫出去,但示意秦松留下。

    秦松知道他是想和自己商量,于是开口道:“殿下可是已经认定是兖州知府林俊为此兖州府之蛀虫了?”

    允熥反问:“难道不是?”

    秦松说道:“殿下仅凭出城之事就断定是兖州知府林俊,是不是太过武断。”

    允熥说道:“你就是思虑太多。现在看来,林俊最有可能;再说了,就算暂且冤枉了他,只要坚持以证据为先、不用刑,若是冤枉了他,也可还他清白。”

    秦松说道:“殿下是要下令拿下林俊?”

    允熥说道:“门丁见到他的家人押送东西出城岂能作为抓他的证据?但是就可以安排人盯着他,看他会不会露出马脚。”

    说着,允熥笑了笑,说道:“还可以诈他一诈。从滋阳县衙到兖州府衙的路上,可是经过死过人的地方。说不定,就可以诈出来,不需调查了。”

    秦松疑惑地看着允熥,允熥却不再说话。

    ============================================================

    第二天晚上,夜色已深,林俊从滋阳县的衙门出来。

    等在衙门口儿的他的族中兄弟兼亲随林立见到他出来,忙迎上去,帮林俊拿着东西,跟着回府衙。

    半道上,林立抱怨道:“怎么今日这么晚才出来?”

    林俊说道:“别抱怨了,让殿下的人听到就不好了。这两日不知怎的,城中盗贼甚多,殿下让他的护卫也在晚上巡视全城,所以万事均要小心。今日殿下和我说了一下午的关于兖州府的善后事宜,这还是殿下看天色晚了才让我先回去的,明日一早还得来。”

    林立又说道:“为何会在滋阳县衙里?殿下不是安置在鲁王三卫衙门吗?”

    林俊说道:“这东宫左庶子齐泰不是暂代滋阳县令之职吗,殿下多半是与他说话,然后想起兖州府来了就把我叫去了;殿下还得过一会儿才回鲁王三卫衙门安寝呢。”

    林立又突然想起一事,说道:“刚才我在门房等着时,听说帮着鲁王三卫的武将作恶的何老二被被他害死的人死后化作的厉鬼索命死了,殿下还找了兴隆寺的玄景大师去做法事。”

    林俊说道:“死人是实,殿下找人做法事也是实,只不过是为了求一个心安而已,并非是有人被厉鬼索命。”

    不过林立是颇为相信鬼神之说的,听了林俊的话虽然并不在提起这个,但是却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

    没走多久,他二人路过了那个死过人的地方。

    林俊见这里阴森森地一点人声也无,问道:“这是何地?怎会这样?”

    林立看了看,说道:“这是前一阵子他们从百姓手中强夺房屋的地方,是以现在这里连人影儿都见不到。听说这里当年还打死过人。”

    林俊是信奉孔子的‘敬鬼神而远之,’是不太相信鬼神之说的,但是听了林立的话也有些惧意,说道:“怎么走这条路了。”

    林立自己也有些害怕,颤声说道:“我把这回事给忘了,因为这条路是到兖州府衙最近的道,所以从这里走的。”

    林俊说道:“那赶快走吧。”

    林俊正说着,忽然从那一片房屋之中传来声响,声音很轻,但是在这个寂静的时候却让他二人听得清清楚楚:“还我命来!”然后影影绰绰的似乎有人走动。

    林俊和林立心中有鬼,顿时浑身发毛。林俊身为朝廷命官还好一些,林立吓得想要急步逃走。

    林俊马上喝道:“什么人装神弄鬼!”

    听到林俊的话,那些鬼影似乎害怕一般,顿时声音、动静皆无。

    林俊本欲上前查看,但是林立死命拉住他说道:“大兄你是朝廷命官自然鬼魅不敢近,但是我不是啊!咱们还是走吧。”林俊却不过他,只能和他一起回去了。

    等到了兖州府衙进了后院,林立回到自己的屋子躺到床上,还是不断的想起晚上回来时的事情,一直到后半夜才睡下。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林立感到脸上发凉,睁开眼睛,想要动动胳膊,却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被绑着,抬头一看,居然发现面前有一张桌子,桌子后边坐着一‘人’,这‘人’竟然是穿着传说中地府判官的衣服!

    受惊之下的林立用眼睛向左右看去,发现左右的‘人’也都是鬼差!

    这时那判官一拍惊堂木,喝道:“林立,你为虎作伥,帮兖州知府林俊收受不义之财。现在鲁王三卫的军官已经伏法,冤魂来找你索命来了。”

    此时他已经下破了胆,骇得马上跪倒在地叩头说道:“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帮闲的,不关我事,完全不关我事,都是林俊让我做的,都是林俊让我做的。”

    判官又一拍惊堂木,喝道:“还不把你办过的事情从实招来。”

    林立说道:“我全招,我全招。”然后把自己在兖州为林俊做过的事情全部倒竹筒子一样全部说了出来。

    他一边说,一边有鬼差记录,不时判官还问一些细碎的东西。等到他说完了,鬼差拿着记录好的他的供词,解开绑着他的手的绳索,让他画押。

    林立马上签字画押。然后他突然就晕了过去。

    又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林立再次醒转,然后左右看了看,自己竟然又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他马上坐了起来,仔细把周围看了一遍,发现自己确实是在自己的屋子里。

    他百思不得其解,最终只当是自己睡迷糊了,做了一个梦。他自嘲的说道:“看来我是白天竟想这些事情了,晚上才做这样的梦;等过两天有空闲时间了,去庙里上柱香。”

    林立出了屋子准备去林俊的身边服侍。结果昨晚在府衙后门守门的杨老头对他说道:“立二爷,昨晚上我恍惚看见你出府衙去了,干什么去了?”

    林立也没在意,说道:“杨老头,你睡迷糊了吧,我好端端地在自己屋子里睡觉,谁出去了!”

    杨老头昨晚上确实是非常的困,所以也不敢确定就是有人昨晚出去了;听到林立否认,这一日又无人报称物品遗失,也就罢了。

    又过了几日到了八月初十,林俊正在府衙里断事,忽然有衙役通传:“皇太孙殿下来了。”

    林俊忙起身迎接。等分完尊卑落座,林俊问道:“殿下今日到我兖州府衙,有何事情?”

    允熥轻笑了一声,说道:“我这里有一张供状,林知府不如先看看。”说着,将一张写满字的纸递给了林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