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21章 兖州事件——谁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鲁王三卫的官员除了两位指挥使、两位指挥同知还有何老二指证出来的官员都被抓起来了之外,其他的人所以并未被绑起。因为允熥除了几名高官以外,不确定其他官员都有谁是涉及此事已深,谁是半推半就,谁是随大流;而且允熥不打算太严厉的惩处,不得不随大流的人贬官流放发往边关效力,贪腐较重的人才处死。

    不过允熥说道:“诸位鲁王三卫的官员,孤知道,有朱皖和张芹带头,各位收受钱财是有不得已之处的,因此孤不对那些未有恶行且收受钱财较少的人严厉处置,但是孤现在不知各位中谁是不得已,谁是主犯,所以只能委屈各位在这里暂住几天了,等事情查清楚以后,无涉的官员自可回家。”

    鲁王三卫的官员面面相觑,虽然不愿,但是无话可说。这时鲁王左卫镇抚司的镇抚何豫说道:“殿下所言有理,但今日鲁王三卫副千户以上的官员均在此,如果无人回去,恐怕军心不稳,望殿下明察。”

    允熥问道:“你是何人?”

    何豫答道:“臣是鲁王左卫镇抚司镇抚何豫。”

    允熥想起昨日濮汕所说的被排挤的人就是何豫,顿时想到如果鲁王三卫还有官员一点儿钱财都没收恐怕也只有何豫了。

    允熥遂说道:“孤听濮汕说了,你被其他官员排挤,难得你还有如此公心,孤许你出三卫衙门,再推举中卫一人、右卫一人随孤派出的官员安抚三卫兵马。”允熥倒不是就信任他了,而是实在没办法,鲁王三卫其他人他都不认识。

    何豫想了一下,说道:“殿下,中卫千户杨本、右卫镇抚曹禺均为忠诚可靠之人,臣不敢确保此二人无有收受钱财,但是绝没有欺凌百姓之行为。”蓝珍上前带着何豫、杨本和曹禺去三卫驻地去了。

    允熥转过头对兖州府的官员说道:“今日因孤急于严惩盘剥百姓之人,所以不等接待完毕,刚至兖州就抓捕鲁王三卫的武将。兖州府官员与此无涉,可以回去了。”

    兖州知府林俊说道:“臣久在兖州为官,除上任之初向朝廷上书征皇庄之事外,未有其他上书,臣也有失察之罪,请殿下治罪。”

    兖州府同知乔毅,和通判、推官等官员也纷纷请罪。

    允熥说道:“鲁王三卫与兖州府衙互不统属,且林知府也曾上书,何罪之有?兖州府的官员回去吧。”

    这时齐泰走上前说道:“殿下,看今日的情形,不少鲁王三卫的武将都已经认罪伏法,也不需殿下出面再安抚百姓使其再告状了。殿下可让兖州府出告示,告知百姓鱼肉兖州的鲁王三卫官员都已被抓起,百姓可向兖州府衙或滋阳县衙申诉,之后会发还被占去的房子和地。”

    至于财物什么的,极难查清,又多半不在了,无法发还了。

    允熥说道:“是了。”然后对正准备出去的兖州府官员说道:“林知府,乔同知,需兖州府衙出具告示,安抚百姓,并且告知百姓会发还房、地。最新最快更新”

    林俊与乔毅应诺,然后带着兖州府的官员出去了。

    允熥对郭镇等人交待道:“你们仔细审问那些人,务必不使一人漏网。可以从兖州府衙或滋阳县衙借审案的老手来。”

    郭镇应诺。

    允熥又对齐泰说道:“齐泰,你暂代滋阳县令之职。孤会向陛下汇报这件事,过十余天就会有人来代替你。陈性善和练子宁都在京城,孤身边现在只有你了。”

    齐泰说道:“臣暂代紫阳县令倒是无妨,只是殿下身边除了秦松以外没有得力的辅臣了;不如此时把练子宁叫来,京城之中有陈性善即可,若不行,臣保举一人,与陈性善一同主持讲武堂,必可。”

    允熥好奇道:“你保举何人?”

    齐泰说道:“河難道御史景清。”

    “景清?”允熥知道这个人,与练子宁类似,为人倜傥但极重大节,老朱评论他说:‘若是重用景清,他必以死报之。’也不知是真是假。

    允熥不知道,景清在朱棣打进京城后,想在早朝时刺杀朱棣,被朱棣发现,不仅被灭九族,老家的乡邻也都被朱棣使用‘瓜蔓抄’的方式杀死,堪比不知真假的灭方孝孺十族事件。

    允熥想既然老朱称赞过这个人,就重用他吧,于是说道:“那就依你所言。”

    齐泰应诺而下。

    等他们都下去了,谷王朱橞走上前来说道:“等他们审完了案子,一定要重处他们。”

    允熥回道:“那是自然,敢打着鲁王弟的名号敛财,必不轻饶。”

    然后朱橞笑道:“之后的事情都是属官去干了,现在也没什么事儿了。我对于北方民间也很好奇,你已经转过了,带叔叔转一转吧。”

    允熥笑道:“十九叔即将就藩宣府,有的是时候去转吧。”

    朱橞说道:“幽燕之地岂和山東相同?今天又一直坐车,正该活动活动筋骨。”

    允熥也想再出去一趟,是以说道:“那就一并出去转转。一炷香之后在这里碰面。”他们当然不能就这样出去,起码衣服得换。

    朱橞笑道:“一言为定。”说着就去了鲁王三卫的官员之前为他准备的屋子。

    允熥让人把王喜叫来,也去了给自己准备的屋子。

    过了一炷香,换好了衣服,准备好了护卫,‘更衣’也完了,允熥和朱橞在大厅碰面了。

    朱橞笑道:“这都准备好了,走着吧。”

    允熥说道:“十九叔,我得提前和你说好了,我之前在兖州府民间都是说自个是开平中屯卫指挥同知之子,姓孙,我不想暴露身份,所以只能委屈王叔也和我一样了。”

    朱橞笑道:“不妨事,那我就是在京城为世袭卫镇抚的你的表叔了。只不过,你为何要姓孙?”

    允熥心说:‘难道我要告诉你是因为我上辈子姓孙的缘故嘛。’好在允熥早有准备,说道:“是因为我是爷爷的孙子嘛。”

    安排已定,允熥带着朱橞去兖州城逛。

    允熥之前已经看过两天了,此时在看也无甚趣味,但是朱橞却看得兴致勃勃,不时让随行的侍卫掏钱。

    逛到兖州府衙附近的时候,人声鼎沸,不时有人或哭或笑的。允熥抓住一人,问道:“你们为何都聚在府衙前,发生了何事?”

    那人此时正在大笑,有人抓住他的胳膊,也浑不在意。听到问题,随口说道:“祸害兖州城二三年的人被抓起来了,怎能不高兴。”

    虽然他的回答文不对题,但是允熥和朱橞都是知情人,知道是兖州府把告示贴出来了,才有这样的反响。

    朱橞说道:“兖州府的官员办事很麻利嘛。这还不到半个时辰,就拟好告示了。不知道办其他的事情如何。要是中用的话,不如调到我宣府三卫为治事官。”

    允熥笑道:“也行啊,但是得你和爷爷说,我可不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