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07章 成亲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薛熙瑶在文渊阁里,等待着允熥来行合卺礼。刚才她只是与老朱的子孙们见了一面就回到了寝殿,然后就坐着,也不说话。

    她带进宫的丫鬟侍书说道:“也不知殿下会不会喝醉了走进来。”

    其实侍书是想说:允熥怎么能就把自家的小姐放在这里自己去喝酒呢!但是这是在宫里,薛宁夫妻之前一直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在宫里乱说话,所以她也只是这样抱怨了一句而已。

    不过薛熙瑶仍然说道:“别说了。”侍书忙住嘴不提。

    其实薛熙瑶也非常的忐忑。虽然他已经做了种种的准备,还从给允熥当侍卫的杨峰、秦楠口中掏出了文华殿的布局,但是真的到了文华殿,她还是忍不住胡思乱想:允熥到底会对她什么态度?听说允熥平时挺不严肃的,不知道他会不会对自己非常的严肃?自己的父母现在怎么样了?妹妹熙怡有没有为几天以后的进宫而忐忑?凡此种种。

    正想着,她听到了脚步声,忙向大门看去,只见允熥身着常服走了进来。

    殿内的宫女马上行礼,熙瑶也站了起来。

    王喜跟着允熥走进来,说道:“行合卺礼。”并且拿出盛放着食物的托盘走过来。

    宫女马上为桌子上的四个酒杯斟酒,然后拿起其中两个递给允熥和熙瑶各一个。

    熙瑶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她看见允熥同样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按照程序,接下来是两人喝交杯酒,然后吃些食物,然后再分别喝一杯酒,吃些食物,然后允熥身边的太监把熙瑶剩下的食物吃光,熙瑶身边的宫女把允熥剩下的食物吃光。

    但是允熥从来是不走寻常路的。他接过酒杯之后,说道:“你们都给我出去。”

    王喜像早有准备一般,默默地走了出去,宫女们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她们是新过来的,之前两年文华殿都没有宫女,所以他们并不了解允熥的脾气秉性。

    允熥又说了一遍:“都出去。”宫女们不敢违逆允熥的话,只能出去。

    允熥等他们都出去了,确定除了他们两人没有其他人了,放下酒杯。

    薛熙瑶不知道如何是好。合卺礼还没有完,放下酒杯不合适,但是允熥已经放下了,自己拿着也不好。

    正在这时。允熥说道:“把酒杯放下吧。你,我是见过的。”

    熙瑶顿时吃了一惊:难道自己对他熟悉的感觉不是错觉?熙瑶一时没有忍住,脱口而出:“我也觉得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你似的。”不过说完,她就觉得不对,忙捂住嘴。

    允熥到没有在意她这话好像有些不合适。他注意的是另一点:怎么这个对话好像是林黛玉初进贾府时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对话似的?这可不好,红楼梦可是悲剧。

    允熥忙说道:“你还记得两年以前有一次,你去秦松的家里,出门的时候碰到一群人,其中还有你的两个表兄杨峰和秦楠。”

    熙瑶接道:“记得,记得,当时那一大群人在那里聚着还吓了我一跳呢!”然后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又说道:“原来我是在那里见过殿下。”说完了现自己不应该这么说话,有些轻浮,忙补充道:“臣妾失礼了,望殿下恕罪。”

    允熥并不知道熙瑶内心的想法。允熥认为一个稳定的后宫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所以希望能和熙瑶沟通好,不说是琴瑟和谐,但是也得不没事总是猜忌。

    允熥说道:“哪里失礼了?没什么,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想了想,觉得就算自己说了她也不太可能叫自己的名字,又说道:“当只有文华殿的下人的时候,你像民间一样,叫我夫君吧,不必太过正式。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

    不过熙瑶怎么可能会听从他的这个话,但是又不能直说,所以只能沉默不语。

    允熥也是关注过不少各类乱七八糟的微信号的人,知道打开一个人的心理防线要从熟悉的事情开始,所以聊起了关于秦松、秦楠兄弟的事情。他调查秦松的时候可把秦家查了个遍,非常熟悉。

    果然,不多会儿,熙瑶就放松下来了,不过仍然有自己的一份谨慎。

    这时,外面传来了巡夜的宦官的声音。允熥知道是亥时到了,也该睡觉了。

    他举起酒杯,说道:“来,把合卺礼行完吧。”

    熙瑶从轻松地聊天当中恢复过来,想到自己是已经出嫁了,并且嫁进了皇家,然后想起了在出嫁前母亲和她说的那些事情,顿时脸色红起来,好在大晚上的并不看得出来。

    允熥和她行完合卺礼,接下来就该上床睡觉了。但是允熥却不知道怎么做好。他看过熙瑶的八字,知道她现在实际上还未满十四周岁,这要搁在现代那是有可能判死刑的。他内心还是难以接受自己对这么小的女孩子下手,所以只是躺到床上睡觉而已。

    第二天一早,刚刚册封的太孙妃薛熙瑶去拜见老朱。

    允熥和薛熙瑶卯时起床,在宫女的服侍下穿衣洗漱吃早饭,然后走到乾清宫的偏殿里等着老朱召见。

    不多时,有宦官过来传信:陛下下朝了。熙瑶忙再整理衣服。又过了一柱香的时间,有太监过来正式传旨:宣太孙妃觐见。

    熙瑶压下自己的紧张情绪,准备跟随司闺走进内殿。允熥看出她很紧张,安慰道:“不用怕,皇爷爷很和善的。”

    熙瑶也不答话,跟随司闺走进内殿,面对着北面老朱的位置两拜。老朱好言安抚几句,让宫女送枣、栗给熙瑶。熙瑶接下,奉于御桌前,退回一开始的位置,两拜,然后就行礼完毕出去了。

    直到出去了,熙瑶才从恍惚的神情中恢复过来:陛下竟然真的接见我了?那个父兄传说中的皇上竟然真的如此和善,和殿下说的一样?

    她正想着,已经走到了允熥所在的偏殿。允熥见她表情古怪,上前问道:“难道皇爷爷难为你了,怎么会?”

    熙瑶回过神来,忙说道:“殿下,并非如此,陛下没有难为臣妾。”

    允熥舒了一口气,说道:“我就说嘛,爷爷怎么会难为你。”

    接下来的几天,五月初十醴妃,五月十一盥馈,五月十二上午谒庙,中午宴饮招待内外命妇。熙瑶也趁机和自己的母亲说了一会儿话。

    这些天允熥因为对于自己的正妃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并且礼仪上也允许,所以没有出宫,一直陪着熙瑶,夫妻俩的感情也慢慢的在培养。

    这天因为中午熙瑶作为太孙妃要宴饮招待内外命妇,而这样的宴会允熥是不可能参加的,所以就和自己的属官一起看看折子。结果一看起来就不可收拾了,传话给熙瑶说不与她一起吃饭了,和自己的属官匆匆吃了然后接着干活,一直到亥时才处理完事情回到文渊阁。

    允熥回到文渊阁的时候,因为在这个时代这已经是很晚了,今天应酬宫内外命妇又很费神,所以他本想去偏殿自己对付一宿,不耽误熙瑶休息。但是没想到在他走进文渊阁后,就见到文渊阁的主殿灯还亮着。

    允熥想了想,还是觉得和熙瑶一起睡比较好,所以向着寝殿走过去。

    寝殿里,熙瑶带进宫的丫鬟侍书从门口走过来,小声对着熙瑶说道:“娘娘,殿下回来了。”熙瑶说道:“知道了。”虽然她极力压住心中的紧张,但是声音仍然略有颤抖。并且不自禁的回想起下午母亲和她说的话。

    允熥走进寝殿内。今日他处理了很长时间的事情,也有点儿累,所以也想现在就休息了。他坐到床沿上,刚想说话,意外地看到一旁的桌子上还有酒,就是一愣。

    这时熙瑶说道:“今日殿下忙于政事,想必不轻松此时天色不早,还是早些休息为是。”

    “我正欲休息,熙瑶今日应酬那些命妇,想必也累了。”

    他并没有想明白她要做什么,此时也只是当熙瑶自己累了,想要早点睡觉,只是自己在旁,所以不好直接开口,这才变向的问自己要不要休息。

    但是他想差了。他听到熙瑶说道:“臣妾服侍殿下安寝。”但是然后他听到了细细索索的衣服摩擦的声音。允熥抬起头来,见到熙瑶双颊酡红,并且把衣服脱只剩下贴身小衣,走到允熥的面前。

    虽然熙瑶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允熥岂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允熥虽然不是萝莉控,内心的一些观点也难以转变过来,但是不代表他是个什么正人君子,并且他也不是忌女色的和尚,自己的合法妻子主动宽衣解带他要再没点反应那可就太扯淡了,所以他很干脆的做出了最合适的应对之举。

    他双臂一环,顺势一抱,将熙瑶打横抱起,然后轻轻放在了床榻上,看着紧闭着双眼的秀丽面庞,允熥终究还是伸出了邪恶的双手,做下了禽兽之举。在至关重要的一步之前,他心中暗道了声:“这回终于不至于连禽兽都不如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天已经大亮了,初承雨露的熙瑶不堪鞑伐,此时睡的很沉。允熥醒了有一阵了,身旁的女子依旧如小猫儿一样缩在他怀里,一低头就可见到其眼角挂着泪痕,脸颊依旧还带有淡淡的红晕,嘴角却稍稍翘起,看来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