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102章 考试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冯默看着允熥一行人离去的背影,说道:“今天这主家的少爷也是够没礼的,咱们都是这庄子里的正副庄头吧,怎么也得和咱们说句话才走。这可倒好,直接走了。”

    陆乘风说道:“别胡说,应该是主家真的有事着急。”冯默不大思考多余的事情,勤劳肯干,虽然爱出风头,但是也威胁不到陆乘风的地位,所以陆乘风也不想他被撤掉。

    冯默听了陆乘风的话,虽然不知道陆乘风是在保护他,但是倒也住口不说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兴就出门去河沿庄取东西,辰时就赶到东华门把东西递给等在这里的王喜。

    王喜也赶忙回到文华殿交给允熥。

    允熥是一边看奏折一边等着的。他听到‘蹬蹬蹬’的脚步声就知道是王喜回来了。允熥放下折子,转身接过王喜手里的东西,让王喜下去,自己摆弄起来。

    允熥之所以让他们把玻璃磨成‘双凸透镜’是因为,他想要制造望远镜。

    允熥前世小时候拆过简单的光学望远镜,后来在上中学物理课的时候研究过如何用双凸透镜拼望远镜。既然玻璃已经差不多研究出来了,那么就可以造望远镜了。

    允熥马上让王进把宫里精通木匠活儿的宦官找两个过来,让他们比对着这些大小略有差异的双凸透镜玻璃给玻璃边上维上一圈木箍,并且让围上木箍的玻璃周长一致。然后在造一个正好能把围上木箍的玻璃装上的圆筒。

    两个木匠宦官做了两天才把东西做好。允熥马上开始拼凑,花了两天的零碎时间好不容易把望远镜给拼凑出来了。

    望远镜在这个年代可谓是一件利器,虽然允熥手里拼出来的两个因为焦距等的问题放大倍数不高,但是好歹也是望远镜,并且可以继续改进嘛。最新最快更新

    不过允熥不想现在就把望远镜拿出来。一两种新式装备改变不了战争的情况,米国去西部拓荒的时候就有只带了枪的开拓团被印第安人全歼的例子。允熥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对待这个新发明,所以暂时不拿出来。

    这样过了几天,就到了讲武堂结业考试的时候了。允熥第一天嘛,自然要去看看的。不过他去也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作用,监考制度已经定的很严格了,死脑筋的陈性善为主监考。并且允熥公开说自己在结业时会随机每班抽五名学生单独接见,考试的时候又是完全打乱班级考试,作弊很难的。

    并且第一天考弓马,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给表现不好的学生打高分。

    允熥对于弓马课很重视,身为武将要是连马都骑不好那也别干了。好在大明现在还不存在坐着轿子打仗的武将,选到讲武堂的都是优秀人才,更不可能有。

    弓马课考完了,之后的几课也都是平安结束,没有舞弊的,就算是诚心难为他们的“三合一”考题也只是有人挠头而无人舞弊抄袭。

    允熥按照这年头科举考试的规矩,找小吏把考卷誊抄一遍再让人判卷。并且允熥“发明”了判断、选择题,重拾起唐宋有过的填空题,并且以上三种题型都占到了八成的分数,剩余两成也是有参考答案,只要是认字的人都能判卷,杜绝了判卷中的不公平。

    只有“三合一”的情景题没有标准答案,所以允熥把大将们请到文华殿,一边自己判卷,一边询问,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只干这件事才完成了判卷过程。

    然后允熥才有时间来看武艺课的考试。此时武艺课已经结束了三轮了,只剩下三十八名学生进行下边的考试了。这还是“三合一”考试放在了纸面考试的第一课,要不然等他腾出空了恐怕已经结束了。

    允熥那天赶到讲武堂的时候,第四轮儿的武艺课比武考试已经开始了。开始允熥到也没在意,站在一边儿边聊天儿边看他们比武。但是看着看着就发现不对劲儿了。

    允熥大声喊道:“停!”

    在现场监督有无舞弊的陈性善问道:“殿下为何喊停?”

    允熥哭笑不得的看着陈性善。陈性善文人一个,再加上上头打的还挺热闹,他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

    允熥不得不给他解释道:“性善,你不懂武,别看他们好像打的挺热闹,但是根本就没有多大力。”

    陈性善真的是‘性善’,回道:“我虽然不懂武,但是也知道前三轮的比试有人受伤。殿下你也说了,受伤的也得按时比下一场武,说不定台上的人就是前两天受了暗伤无法用太多力气的。”

    允熥气道:“我可是懂武的,尽没尽力我能看出来。”说着走到台上。

    在台上的一方正好是前些天和曹行商量的西凉候濮屿的弟弟濮汕,另一个允熥也认识但是不熟。他对着濮汕说道:“长脸了啊,濮汕,用这种方法作弊。”

    濮汕叫屈:“殿下,并非是我作弊,是这位觉得都是同学不好意思尽全力,我也就不好意思尽全力。”

    允熥也不搭理他,对着所有学生说道:“武艺课比武取消,到底怎么考核等通知。”然后从台上跳下来。

    允熥气愤的背着手走回‘校长室’,陈性善和练子宁、张数等人也都跟进去了。

    允熥明显还是余怒未消,说道:“这次是我考虑不周,但是他们竟然真的这样办了。真是不可救药。”

    陈性善还是很糊涂:“殿下,他们为何舞弊?这种面对面的比试,自己故意输不就是低了分数了吗?”

    允熥说道:“是我疏忽了。这些学生的身份有高有低,刚才被让的濮汕家里就是侯爷,跟他比武的人家里不过是指挥佥事。在不直接较量的考试中赢了也就赢了;但是这种直接的比武,万一赢了对方让对方记恨,特别是家在京城的,以后家里在军中还怎么待?他们得为家里考虑。”

    他这一解释,陈性善这才明白,也气愤起来。不过其他人就算不懂武的,也明白这其中的关系,所以在允熥解释之前就已经想到了。

    允熥问道:“不能用这种比试的方法了,就是我看着,也不能保证一定不会有故意相让的。你们有别的办法吗?”

    其它人面面相觑。要是有别的办法,文官这边不说,武将这边早就提出了,也不会等到现在。

    练子宁他们想了一会儿,不知道有什么更好地办法;虽然他们不懂武,但是也知道不能和弓马课似的摆几个架子就算完事了。

    允熥自己也没有想出其他的好办法,于是说道:“干脆取消考试算了。”

    耿璇大惊,说道:“不可啊殿下,其他的课都有考试,这门课岂能不考?”

    允熥说道:“那你说还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让他们和畜生搏斗吧!”

    耿璇也算是急中生智,说道:“不如以班为整体比试,每班选出三名武艺最好的,互相比试,并且一一排名;那班的三名学生排名之和最小的为第一,依次下排。殿下亲自在现场看着,只有三十个人也快,至于哪班的几分由殿下决定。”

    允熥也觉得不考试了不太好,然后耿璇的办法也可以接受,所以允熥说道:“那就按你说的办。”

    又对练子宁说道:“你去告知他们新的考核办法,今天就不比了。后天,开始按新的考核办法比试。”练子宁领命而去。

    允熥也不想在这里呆着了,回宫去了。

    第三天早上,允熥过来再次看看。这时正在进行抽签。练子宁为了完全公平,决定谁跟谁比完全抽签来。

    不多时签已经抽完,十五对人依次上了比武台比武。这次瞅着就比上次用力多了,毕竟一个人背负的不仅是自己的分数,还有全班同学的分数。

    因为只是比试,所以点到为止一般不会出什么伤,下去休息一会儿又进行下一轮的比试。因为要一一确定排名,所以所有人都要比好几轮,不过一天也比完了。

    允熥最终决定第一的四班全班十分,二三名的九分,四五名的八分,六七名的七分,**名的六分,倒数第一五分。

    允熥得到分数后就回去了。随后几天其它的课程得分也一一出来,允熥都是第一的得知的分数,然后把排名排好以后就来找老朱了。

    老朱对于他们的最终排名也是很重视的。和允熥一道儿查看着。

    老朱指着第一的那人说道:“这个人你熟悉吗?”

    允熥知道那人,说道:“郭威我知道,京城府军前卫的,家里只是兵丁,一向勤奋在京卫中颇为知名。”

    老朱眼睛一亮说道:“京卫还有这样的人,不错,不错,这人以后好好培养,就是你的班底啊。”

    允熥也正有此意,说道:“爷爷说的是,我打算让他先当百户,然后慢慢上去,如何?”

    老朱回道:“可以。”又指着一个排名靠前,但是并不是前几名的说道:“这人武艺课只有五分,但是仍然排到了二十二名,是所有武艺课五分的人中最高的,挺厉害的。”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