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97章 怜子如何不丈夫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想明白的允熥神清气爽的抬起头来,想回答老朱的问题。但是抬头便发现老朱已经不在自己的面前了。他四处扫视,却发现一堆他见过的太医在观察自己,老朱也站在一旁焦急的待着。

    反应过来的允熥啼笑皆非,站起身来说道:“各位太医,干嘛这样看着孤?”又对老朱说道:“皇爷爷,干嘛让太医们都过来。”

    老朱说道:“爷爷刚才身体略有不适,叫他们过来。”回过头小声问太医:“允熥到底有没有问题?”

    一名太医小声说道:“殿下刚刚可能是魔怔了,现在已经自己缓了过来,没什么事情了。”

    老朱虽然听他们如此说了但也没有让他们全部走,而是让几名名医去另一个屋子待着。他自己又回来坐到允熥面前,说道:“怎么了?”

    允熥坐下,说道:“爷爷,孙儿终于想明白为什么要仿古封国了。”

    老朱问道:“哦,为何?”

    允熥回道:“回禀皇爷爷,孙儿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孙们自相残杀啊!……孙儿不想让这种事情发生,所以把他们都打发到中原够不到的地方去,方可保全。”

    老朱说道:“虽然前代均有削藩或者藩镇造反的事情,但是本朝与他们不一样,爷爷也没有实封藩镇,不一定会有削藩吧。”

    允熥无奈的在心里叹了口气,老朱样样都能铁石心肠、理智判断,只是对于自己的儿孙存在不切实际的幻想,总觉得他们能按照自己的安排稳定进行下去;只是事与愿违,历史上他才去世不久允炆就削藩,还爆发了大规模军事冲突,骨肉相残。

    允熥也没法和他说,只能是回道:“孙儿也不相信会骨肉相残,只不过是为了防范这不到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而已。”

    然后允熥和老朱又随便聊了几句。这时时间已经是戌时,允熥不想让老朱休息的太早,提出告辞。

    老朱还是对于允熥的健康不放心,又让留下的太医过来,非要给允熥检查一下身体,允熥无奈的只能接受。

    就在名医刘纯刘国手给允熥把脉的时候,老朱又突然想起什么,说道:“说起来,爷爷和魏武还有些想像,苏东坡有言评价魏武:世之称人豪者,才气各有高庳bei,然皆以临难不惧,谈笑就死为雄。操以病亡,子孙满前而咿嘤涕泣,留连妾妇,分香卖履,区处衣物,平**伪,死见真性。”

    “将来爷爷恐怕也算不上苏东坡眼中的英雄吧。”

    允熥不知哪里来的气愤:苏东坡也是允熥比较喜欢的词人,但是对于这篇文章允熥不敢苟同。

    他说道:“怜子之人就不是英雄了吗?霸王别姬,死前尤唱‘虞兮虞兮奈若何’,难道他就不是英雄了吗?孙儿有一诗反驳苏轼:”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

    老朱惊讶的看着允熥。眼睛扫视周围,见太医们也是一脸惊讶。

    这首诗是允熥早就准备好,就等着啥时候拿出来献给老朱的,今天话题既然聊到这儿了,就顺势献出来。

    这首诗比《赠沐大将军》文采要好,但也不是那种文采飞扬的诗;但是意境太好了,词句浑然天成,让人难忘。

    老朱反复吟道:“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他抬起头看着允熥说道:“将来要是能有这两句诗刻在朕的墓碑之上,朕死而无憾已。”

    允熥忙说道:“爷爷必当长命百岁,说这个干什么。”

    老朱笑着问太医道:“允熥的身体如何?”

    号完脉的刘纯说道:“殿下身体康健,岂会有问题。”

    老朱说道:“那允熥你就下去,回自己的寝殿安寝吧。”又对太医说道:“你们也回去吧。”允熥和太医们退下。

    允熥回到文华殿,但是并未入睡,他让王进掌起灯,反思今天与老朱的对答。这是允熥养成的每次发生重大事件之后的做法。反思了一会儿后觉得自己今天的表现还算可以,躺下睡觉。

    第二天允熥照常起床看折子,下午去讲武堂教课。但是在讲武堂上课的时候,就有学生用奇怪的眼光看允熥,弄得允熥莫名其妙。

    在回来的车上,齐泰和练子宁也与往常不同的看着他。允熥实在是受不了他们的目光了,说道:“你们有什么要和孤说的,不要一直这样看着。”

    二人对视几眼,练子宁胆大,说道:“既然殿下问了,臣就说了。昨日殿下是否做了一首诗,诗云‘无情未必真豪杰,……’?”

    允熥听了是这件事,并不惊讶。昨日在场的太医都识字,很多人还考过科举,把这首诗传出去很正常。

    允熥回道:“确实是孤昨日所做。”

    “不知此诗何名?”

    允熥想了想,说道:“叫做《驳孔北海赞》。”

    练子宁笑道:“殿下平日里并不作诗,谁想一作就是如此名作,真是意想不到。恐怕殿下以后会是除‘三曹’以外最著名的君王诗人了。”

    允熥心想:‘就这就是著名诗人了?我肚子里还有好货呢。’

    又说笑一会儿,练子宁又说道:“殿下既然尊崇魏武,那《三国演义》的作者该不得安枕了。”

    允熥问道:“练卿也读过《三国演义》?为何《三国演义》作者不得安枕?”

    “臣本来是不读的,那天听了长兴侯家二公子的话,臣好奇到市面上找了找,还挺不好找的;买回家看,觉得写得非常不错,只是书中尊刘贬曹,不和殿下的想法。恐怕对殿下不是什么好事。”

    允熥当然知道《三国演义》的内容不和自己的想法,但是以前也没想去改变什么;今天练子宁一说,醒悟过来:不能让《三国演义》在市面上广泛流传。好在现在听练卿的话,此书还不知名,尚可补救。

    允熥问了练子宁他买书的地方,之后让手下的侍卫去那个书社询问《三国演义》此书是从哪里进的,现在成书未久书籍的发源地应该可以找到罗贯中。

    问出进书的地方——杭州以后,允熥派自己手下的侍卫赴杭州‘请’罗贯中至京城。但是过了一月后派去杭州的侍卫秦楠回报:罗贯中此人已经离开杭州,不知所踪。

    允熥也不可能动用锦衣卫来查这个人,老朱不会同意的,所以只能暂时放下。

    之后允熥继续按部就班的过着自己的日子,为将来即位做准备。

    =========================================================

    洪武二十六年四月,北平城。

    燕王左卫驻地附近的一家酒馆儿,今日燕王朱棣检阅军队,所有的兵丁和武官都不许出军营,所以酒馆儿也没什么生意,伙计们也无事可做。

    在酒馆儿的后院,卫氏把自己的女儿陈晨打发出去,对谭纬儿说道:“姑娘,上次和你说的那家人家你考虑的怎么样了?都说是再好不过的人家了,错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这个店了。”

    “本来想给你找个朴实老百姓人家,你说要找军户人家,我们也就不辞辛劳托人去找;这一家我托我大姐问了燕王右卫很多人,都说是和善人家,当爹的最近又立了功当了世袭的百户,儿子不过十八又上进,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可跟你说,上他家提亲的不知有多少,你在想就没机会了。”

    谭纬儿坐在炕上,心下不甘。自己如此才貌,要是在宫里配出去少不得是个五品的宜人,现在配个百户就是‘高攀’了。

    但是形势比人强,这些日子卫氏也给她找了几个人家,只有这家最好,还是应了吧。于是说道:“嗯,全凭舅母做主。”

    卫氏喜道:“那我就去找媒婆说和了。谭姑娘如此才貌,那家怎么可能看不上!”说完走了。

    谭纬儿的手一直攥紧,指甲扎进了肉里流出血来,仍浑然不觉。直到这时才松开手,拿出手帕擦拭血迹。

    几天后的伴晚,燕王右卫住坊一个不大的四合院内,新晋百户孙绍对妻子刘氏说道:“给睿儿找媳妇这件事怎么样了?有看上哪家的姑娘吗?”

    刘氏说道:“倒是看上了一个姑娘,但是……。”

    孙绍奇怪的问道:“怎么吞吞吐吐的?”

    “那姑娘姓谭,说是左卫的任瑞江家的亲戚,京城人,父母双亡现在寄居在舅父家里。我去看了,那姑娘通身的气派,不俗的谈吐,竟是从未见过的。”

    “我家老早就是北平的人了,从前元的汉人大官儿家人到现在大明的官儿家人,竟都比不上人家,恐怕宫里的公主也就这样儿了。这姑娘家里得是多显贵的人家啊。”

    “我就是心慌在这里。说任瑞江能有这样的亲戚,我是不信的;并且就算他能有这样的亲戚,这样家的姑娘又怎么就肯嫁进咱们家里。”

    孙绍想了一会儿,说道:“这姑娘家里多半是犯官家的,并且肯定官儿小不了!也许是任家的亲戚,也许只是当年帮过他们,所以家里被抄后侥幸逃出来投靠了任家的亲戚。”

    刘氏急道:“那咱们还是算了吧,可不敢要这样家的姑娘。”

    孙绍笑道:“怎么能不要!我还就看上这个姑娘做我的儿媳妇了。这么好的姑娘,要是平常怎么轮到咱们家了(liao)。犯官家的人怎么了,一个姑娘,又不是儿子,燕王殿下又一向护着咱们,没什么好怕的。”

    刘氏说道:“既然当家的你这么说了,那就定吧,我回头去找媒婆提亲。”

    孙绍又转过头对一旁听着的儿子孙睿说道:“儿子,你觉得怎么样,和爹想的一样不?”

    孙睿傻笑一阵,说道:“我没什么意见。”顿了顿,又说道:“听娘说,那姑娘挺漂亮的。”

    孙绍拍拍他的脑袋,笑道:“好儿子,和爹一样,爹当年就是看上了你娘的长相才娶的她。现在傻小子你比你爹运气好。”

    孙睿傻笑。刘氏站起来说道:“我不在这儿和你们爷俩疯了,我做饭去了。你们在这里傻乐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