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87章 讲武堂——地理课先生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要是陈性善看到允熥编写的教材,非得跳起来不可。儒家虽然讲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但是都是从道德上进行说教,何曾有过这样赤裸裸的用真实的历史来告诉他们,你们这些世袭的武将与大明皇家的利益是绑在一起的情况?

    练子宁一开始也接受不了允熥这么不合儒家思想的说法,但是允熥多会换个说法啊,他对练子宁说道:“这次教授的,都是武将。他们都是粗人,很多人连字也不认识几个,怎么能和士子相比?孤要是和他们说君君臣臣的,他们表面上接受,但是心里岂会理解?只有最简单直白的道理告诉他们才有用。”

    好在练子宁不是迂腐的人,也挺聪明,对于允熥不清不楚的解释也接受了。在有了练子宁帮忙动笔和提意见以后,编写教材的进度进行极快,在十二月份完成是没有问题了。

    在编写历史教材的时候,允熥还在督促预备要在讲武堂讲课的其他先生完成自己的教案。这不,十二月初九,允熥就出宫去兵部和五军都督府催促他们了。

    这天允熥早上起床,先和练子宁、齐泰等人一起分析老朱昨天批复的几份奏折有何深意,然后就带着练子宁、齐泰出宫,去五军都督府了。

    现在大明战功赫赫的武将大多在各地屯卫或者备边,只有景川侯曹震从巴蜀调回,现在在京城。允熥明白这是老朱因为曹震在巴蜀十余年,对他不放心所以召回。

    允熥到了五军都督府,等门子行完了礼,问道:“张伦、楚智、马宣和陈质都在吗?”

    门子回道:“回禀殿下的话,四位大人都在。张经历和楚经历在右军都督府,马镇抚和陈镇抚都在后军都督府。”

    允熥闻言抬腿往右军都督府走去,并让齐泰到后军都督府去叫马宣和陈质过来。

    这四个人都是老朱挑选出来的第一年地理课的先生。因为现在大明内地都已经平定无战事,所以地理课的重点是奴儿干都司,蒙古草原,甘陇绥远,和巴蜀云諵这些边地或者其他民族聚集地的地理。

    张伦久在辽东为将,楚智数出蒙古,马宣曾从沐英征战川滇,陈质陕硒人,又几番转战陕甘,都是对于现在战事较多的地方十分熟悉的人。并且他们虽然熟知地理,但是官都不高,不至于让又一门课被大将所垄断。

    张伦和楚智刚调回京城,目前的经历职位也就是一个闲职,完全是因为要明年担任讲武堂的先生才回的京,所以在右军都督府里也就是看看资料,再学习写字,看到允熥走进来马上起身行礼。

    允熥也知道他们没什么事情,所以也不虚伪的问‘忙不忙’什么的,寒暄几句,就说道:“张、楚二位经历,这‘教案’可写好了?还有两个多月就该讲武堂开课了,巴蜀、云諵等地的学生都已经启程了,你们可不能晚了。”

    允熥一说起这事儿,张伦和楚智就头大。他们以前何曾有过当先生的经历?教材从兵部和都督府拿到各地的地理图籍再整理一下就可以充当了,但是教案可是完全不会写。

    他们以前和好友说起各地的奇闻异事、奇山怪土的,也从来没有算过花多长时间,并且现在这么逼着他们想要教什么,很多各地的特殊风貌也想不起来,所以也不知该怎样定时间。

    允熥一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他们还没有写好。允熥不免着急,因为安排课时得等到他们的教案都出来再安排,所以他着急。不过他也知道让他们写教案是强人所难了,于是他尽量和缓语气说道:“张经历、楚经历,孤不是把孤写的教案给你们看了吗,照着孤写的仿照就可。”

    张伦和楚智对视一眼,张伦说道:“殿下,虽然殿下把‘教案’给臣等看过,五军都督府又拨了识文断字的都事来辅助我们,但是臣等虽然可以勉勉强强写出‘教案’,但是不敢分出多少个‘课时’啊!很多行军中的地形不回想当时的情况难以想起来,实在无法断定需多少时间。”

    张伦的话说道一半,马宣和陈质来了,允熥招手示意让他们不要打扰张伦说话。二人虽然只听到了张伦一半的话,但是也听出来了张伦的意思。等张伦说完了话,他们也说道:“殿下,臣等和张伦一样,不能断定要花多少时间。”

    允熥忍不住想要呵斥他们了:这有什么难的!但是就在他的话要出口以前,齐泰出声说道:“殿下,各位大人,也说了有一会儿了,先喝口茶待一会再接着说。”

    允熥略有不满的看了一眼齐泰,不过还是坐下来让仆役上茶。张伦等人也坐下来喝口茶润润嗓子。

    齐泰凑到允熥身边小声说道:“殿下,您是不是对他们太苛刻了。这编写教案,提前确定教授需要时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不要说是这些武将,就是乡间的老夫子,也不一定能按照殿下的要求办好。”

    “并且这次就在京城开办大明讲武堂,殿下大可先安排下去课程,等到一年的最后两三个月再调整‘课时’多的课和‘课时’少的课,不必现在让他们必须确定‘课时’数。”

    允熥听了齐泰的话,也意识到自己是太过火了。他面前的这四个人不是西历21世纪最起码上过高中的普通人,而是一些基本没读过书,顶多认识一二百个字的半文盲或者文盲,在没有先例的情况下是完成不了他的要求的。

    允熥是一个,至少现在还是一个,能知错就改的人。他对齐泰说道:“你说得对,孤是太急躁了。”

    齐泰说道:“殿下也是为了能把讲武堂办好。”

    等到这一轮休息结束,允熥对张伦他们说道:“孤刚刚和齐泰又商讨了一番,觉得是对你们太强人所难了。这样,各位只需把‘教案’先写出来,不必分出所需课时数,孤先安排下去课程,等到年末了要是哪位的课时不够用了,孤再从其他人那里分出些课时即可。”

    新来的马宣激动地说道:“殿下圣明!臣等正是为此犯愁,殿下此举真是太好了。”其他三人也附和。

    允熥暗暗反思自己在这件事上犯的错误,也无心和他们继续说道,就说道:“那几位臣工,可否约定一个时间,保证在这个时间之前完成教案?”

    张伦说道:“今日是十二月初九,臣保证十二月二十五之前必能完成。”其他人听张伦这么说了,也都定了二十五日。

    允熥又随便聊了几句就走了,张伦等人忙送出都督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