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79章 下乡进村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允熥并不知道他并不希望被抓住的谭尚功已经成功逃出京城,他现在在西城门进行着送将回云諵的流程。

    朱元璋正式建国以后,命令手下的大臣,参考历朝历代的礼仪,建立起来了一套有明代特色的朱氏礼仪制度。今次虽然不算是正式的‘遣将’,但是也类似那个,所以也有不太规整的礼仪。

    现在老朱也年纪大了,急于教导允熥,所以凡事多是让允熥来干。今次又是镇守云諵的沐春回归,他想让允熥多与沐春亲近,所以今天虽然老朱来了,但还是让允熥代天子行礼仪。

    允熥做完自己该做的事情,看着沐春在下面按照礼部官员的指示行礼,思绪飘到了云諵。

    云諵是一个其他民族非常多的地方,即使到六百多年以后,汉人也只是聚集在云諵的少数地区,大部分地区仍然是其他民族为主。允熥不清楚老朱后来有没有在云諵封王,反正现在是没有(注1)。

    允熥打算在自己继位之后让云諵有一个王,如果老朱不封那就自己把某一个叔叔封到云南去。然后把现在属于云諵的三宣六慰的部分地区封给他,让他成为一个半独立的王国。向现在的缅甸那边儿扩张。

    只是,允熥低头看了一眼沐春,这对于沐家可不是什么好消息。穷山恶水的地方都给出去半独立了,沐家待在昆明的用处就小了。允熥还没有想好是对沐家怎么样。

    允熥在发散着思维,沐春看似在下边认认真真的行礼,但是心中也在思考。允熥已经是板上钉钉的储君,而沐家在云諵不过待了十年,远算不上根深蒂固,要是允熥把他们撤回来,他们可没有办法反抗。所以他们沐家的人一直在研究允熥会对他怎么样。

    但是研究来研究去也没法确定,只能是让他们同允熥搞好关系了。所以沐春在行完礼,走完流程以后,和允熥说话的当口,一个劲儿的说顺耳的话。

    好在允熥已经被很多人的谄媚之词训练过了,老朱也提醒过他,所以并未被迷惑住。不过即使他被迷惑住了也没什么,只不过是一时的,而离允熥当皇帝还有很长时间呢。

    送走了沐春,老朱就摆驾回宫了。而允熥想起来了常家给自己的小庄子,并且自己有几天没出来了,也去城北的兑换地点看一看,所以和老朱提出先不回宫了。

    老朱也不介意允熥在京城到处跑,起码可以对老百姓的生活有所知道,不至于闹出‘何不食粥糜’的事情来。所以同意允熥先不回宫,但是盯住他一定在天黑之前回去。

    允熥答应着,等到老朱的銮驾起行了,对左右说道:“我昨天和你们说过的,哪个‘小’庄子你们有人去过了,知道在哪吗?”

    陈兴接话道:“回殿下,臣昨天已经和杨峰去过那边了,知道怎么走。”

    允熥说道:“那上前带路。”

    陈兴有心表现,打马冲到最前面,向那个‘小’庄子而去。杨峰跟在旁边。允熥带着其他人跟着他们俩儿前往。

    一行人倒没花多长时间就到了庄子上,陈兴带着他们向庄头的家里过去。

    这时时间是午时,自家的田地离家里近的,回家吃饭正睡午觉呢;离得远的只能是让婆娘送饭到田间,吃些饭稍微休息一下接着干了。这个时代,庄头还不像后来那样欺负庄子里的其它百姓,也是自己下地干活,不过他们的田肯定是离庄子最近的。所以这个庄子的庄头一家正在家里睡午觉呢,只有家里才五岁的小儿子精神头足,也不睡觉,在自家院里玩着。

    隆隆的马蹄声敲打着地面,惊醒了无数正在睡午觉的人家,庄头家也不例外。庄头从床上起来,走到院门口,刚想看看怎么回事,几十匹马就已经在他面前停住了,吓得他坐到地上。

    陈兴下马,对庄头说道:“陆庄主,不认识我了?我是昨天来过的。”

    陆庄主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土,对陈兴说道:“哦!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说到这里,他压低声音“皇宫的陈侍卫。”

    陈兴说道:“庄主记性不错,我就是那个陈侍卫。今天我家少爷来了,上咱们庄子里来看一看。”

    陆庄主可是知道这个庄子现在的主人是谁的,所以大惊失色:“你是说……”然后抬头看向其它来的人。

    允熥他们都已经下马了,并且允熥和各位侍卫都换了衣服,穿的都一样。但是陆庄主能被常家看上当庄主,肯定不是一般人,迅速发现了允熥与其他人不一样。他以目示意陈兴,陈兴也暗叹他的眼里真好,说道:“那正是我家少爷。”

    正说着,允熥走过来,对他说道:“你就是这,河沿庄的庄主?”

    陆庄主马上就要跪下来回话,不过陈兴和杨峰早有准备,一人扶起他的一只胳膊,小声说道:“不要跪下答话。殿下不欲让别人知道他的身份。”

    陆庄主此时处于蒙圈状态,他以前从来没有见过比常家外门管事更大的人物,皇宫的侍卫在他看来未必比常家的外门管事更威风,现在一次让他见这么大的人物,他已经完全不会思考了。听到陈兴的话,根本没思考就站起来了,机械式的说道:“回少爷的话,草民是这个河沿庄的庄主。”

    允熥问道:“你这个庄子有多少户人家?大概有多少亩地?上田、中田、下田各有多少?一年大概要打多少粮食?”

    往常常家的管事来收粮食,陆庄主都是瞒一些,反正种地这事儿也说不准,上下每亩地差个二三斗也不算啥;但是今天陆庄主神智不清,非常实诚的说道:“庄子里有三百九十六户人家;有三千三百四十二亩地,上田两千四百一十亩,中田七百七十亩,下田一百六十二亩,今年收粮食除去各家留的口粮和种粮,再除去交的税,还有八千二百多石。”

    允熥觉得还算不错,等到这一阵子过去了,粮食合两千多贯钱,这个年代已经是一笔巨款了,完全可以用来干很多事情。他接着问道:“庄子里可还有空地?”

    陆庄主接着回答道:“有,有的。有一大片呢。”

    允熥闻言心中有底了,然后让陆庄主陪着他绕着庄子转一转,不时提出一些问题。陆庄主一一回答。

    午时已经过去了,所有的村民又开始辛勤劳动了。虽然已是十月份,粮食是得等到明年开春种了,但是还可以种些蔬菜。从家门口出来去往田间地头的人家,奇怪的看着庄主陪着一大帮人走街串巷的,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允熥前世虽然去过农村,今世也和老朱一起在宫里种过地,知道种地是非常辛苦的一件事情,但是后世至少还有各种农用机械,力气活、和非常累人的活计都是用机器来干,所以虽然辛苦,但是比厂子里当工人也差不到哪去;但是这个时代,什么机械都没有,全凭农民自身。允熥知道,现在种蔬菜还不是非常辛苦的活儿,等到明年开春的时候,插秧才是最苦最累的事情,劳动半天腰都要断了的感觉。

    所以允熥情不自禁的对左右说道:“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农民百姓是多麽苦啊,从早到晚,从春到秋,一刻不得停歇,也只能果腹。以后你们吃饭不得浪费粮食。”众人只能齐声回答“是”。

    陆庄主说道:“现在还好了。听老辈儿们说,前元的时候,本来还算可以,但是淮河发了大水以后,我们这边儿的赋税就每亩地加了三成,后来又加了五成,等到江北大乱后,在江南有,有,有起兵之前,前元的官吏已经到处抓人当做起兵之人杀掉。那时大家都十分慌乱,生怕被抓去砍了脑袋。流民也多,每到粮食收获的时节都得安排人彻夜盯守,不然粮食根本就收不上来。”

    “现在在大明治下,百姓安康,日无流民,夜无盗贼,日子已经很好过了。”

    允熥知道他说的都是实话,现在大明统治确实是比蒙元要好,但是作为一个有后世记忆的人仍然认为现在的人真是太辛苦了。但是一时半会儿也没法改变,只能是叹口气,不再说这方面的话。

    不和后世比,允熥详细考察了这个庄子,觉得这里离京城很近(是极少数属于江宁县的乡村),田地不错,空地也有,庄主也老实,所以很满意,觉得常家这事儿办的还算不错。

    他也没空在这多待,转完了就打算走了。他临走前问陆庄主:“你叫做什么名字?”

    陆庄主仍然犹如梦游,回道:“回少爷的话,草民叫做陆乘风。”

    允熥奇怪地看他一眼,笑了笑,转身走了。

    ===========================================================

    注1:朱元璋后来在洪武二十八年(西元1395年)封第十八子朱楩(pian)为岷王,就封云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