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71章 宝钞战争——苏州问题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虽然很快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但是那名上元县的班头儿还并不知道将自己马上就要面对如此悲惨的命运,所以他在非常卖力的指挥着衙役们维持秩序,以图挽回不好的印象。

    并且今天来兑换大米的人也不多,所以现场的秩序还算良好。老百姓们排着还算整齐的五条队伍等待着兑换大米。

    其实现在开展用宝钞兑换大米的事情是有利有弊的。利处是,现在正是征收秋赋的时节,不论是城内的市民还是商人都知道,所以他们都相信大明有足够的粮食来应对宝钞的兑换。毕竟,老百姓不知道现在发行的宝钞数量有多么得多。

    而弊处同样是因为现在是秋收季节,粮食价格低,在京城附近一贯钱足以兑换六石粮食,而在初春时节可以兑换四石,所以宝钞的价格会稳定在一贯钱兑换六贯钞的水平。

    不过也顾不得这许多了,到明年上半年鬼知道宝钞会又贬值多少,并非历史科班出身的允熥的前世还记不得这么详细的资料。

    今天的兑换显然是很成功的,排队排在后面的人也没有怕晚了就没有大米的情绪;即使是晚上停止兑换的时候,没排到的人也只是在抱怨自己今天白跑了一趟,明天还得再来一趟。

    接下来几天,允熥主要是跟着老朱学习如何批阅奏折。老朱并没有时间来一直像三十日那天一样每天、每份奏折都对允熥进行详细解答,所以他改为每一份奏折都誊写一份副本交给允熥,让他自己先看看,想想该怎么办,然后再把老朱的朱批抄一份给他,让他自己对照。有什么问题,每天晚上吃晚饭时候以及之后的半个时辰到一个时辰的时间是老朱的教导时间。

    同时允熥每天会抽空出宫来临时兑换地点看看,时间不一,有时在中午,有时在伴晚。不过总体来讲,始终是很有秩序。当然,那名班头已经不在了。锦衣卫虽说不会主动搜集这种小人物的案底,但是没用半天的时间就查出了他的一些暗地里的勾当,然后还找到了一个受害人把他告了,目前那人正在刑部大牢里关着。

    当然允熥后来觉得是当时太冲动了。一是不应该动用锦衣卫,那不是他现在该动的机构;二是不应该几乎是亲自上阵对付那名班头,有失身份。但是事情已经做了,也只能进行下去。好在老朱也非常痛恨这些基层的胥吏,并未在意。

    允熥看现在京城的兑换是没有问题了,除去从初一到初二到初三来兑换的人数是增加的以外,从初四开始就是大体不变了,并且人数始终未超过老朱定下的底线,看来是成功了,当然在其中锦衣卫的流言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允熥现在担心苏州和杭州的事情。现在已经是初六了,他除了接到了高翔和卓敬在初一发出的奏折以外,这两天始终没有新的奏报传来,该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吧?允熥想着。

    杭州倒是没有出什么乱子,一切安好;但是苏州出了问题。本来在刚开始的时候,苏州和杭州一样,都是平稳进行中,因为老百姓看得到一艘艘运粮食进仓库的船,兑换粮食的积极性也不高。但是从初四开始就变了,大量的老百姓涌到兑换地点用宝钞兑换粮食,粮食用量倍增,超过了老朱划下的红线,卓敬颇为焦虑。

    ============================================================

    九月三十日,茶山岛(今长江出海口处不远的佘山岛)。

    在这么一个荒凉之极的小岛的隐蔽港湾,停泊着十几艘大小不一的船只,虽然看得出船只的主人对它们都很爱护,但是船只仍然显得老旧不堪。

    其中一艘最大的船只上的一间船舱中,十几个人围坐在一起,正讨论着什么。只听一个年龄在四十左右,身体干瘦但结实的男人说道:“这件事咱们就不必掺和了吧,对咱们并无什么好处,反正粮食即使是买到了也难以大量带到海上,还不是和现在一样。”

    而一名年龄三十左右,孔武有力,面目俊朗的男子低沉着声音说道:“怎么没用?从自己的仓库调粮食能和卖粮食一样吗。并且,这次不让朱家人的谋划破产,也要让他们付出更多的代价。”

    “他们明显是想要维持宝钞的信用,但可能是府库里的金银不足,又或者是朱元璋太吝啬,只用粮食兑换,这就给了咱们捣乱的机会。”

    “当初朱明在苏州与诚王大军反复交战,百姓死之六七,而后又在苏州征收重税,苏州民心皆不在朱明身上,而怀念诚王。咱们的人大多是苏州人,又不多在通缉榜上,混进苏州容易,可散布谣言,引诱百姓大量兑换粮食,让朱明大大的破费一番,要是能坏了他的谋划就好了。”

    他说着,还暗自憧憬了一番,但是马上回过神来,知道这个希望很渺茫。

    这伙人是一伙儿活跃在东海之上的海盗,不过他们的来历和一般的海盗不一样,因为他们是张士诚的旧部。蒙元至正二十七年(西元1367年),大明攻陷张士诚的老巢平江,张士诚自尽而死,余部溃散。其中一伙儿人逃到了海上当起了海盗。并且之后始终未降。刚才他们言语中的诚王指的就是张士诚了。

    刚才说话的那个三十左右的男子,是张士诚手下将领李伯升的儿子,李继迁,在父亲前几年死后当了大当家的。他对于大明是切齿痛恨,只不过一直没有办法报复朱明政权而已。这次总算有了捣乱的机会,怎会放过。

    其他的人也都痛恨朱明,所以除了那名老成持重的人反对以外,其他人觉得没有什么风险,还可以给朱明添点儿堵,所以一致同意。

    商议完此事,大家也没有别的事情了,就此散会。李继迁也出了船舱,想要下到陆地上松快松快。这次他们来到这里是想要到大陆上销赃,换取些日用品。但李继迁也算是海盗头目,是大明榜上有名的人物,当然不能去大陆上,所以就在这座小岛上待着。

    这时,他听到有人说道:“大哥,怎么现在才出来?有什么大事请发生吗?”

    李继迁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他回头一看,果不其然,是自己的小妹李莎儿在叫他。他妹妹李莎儿今年才九岁,比他小了二十岁,他又没有女儿,一直是把她当做女儿的。

    因为她年纪还小,还是女孩子,李继迁也不会和他说这些,只是说道:“女孩子家家的,关心这个做什么。”

    李莎儿“哼”了一声,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又是商量着怎么对付朱明吧。”

    李继迁挠挠后脑勺,他们都非常痛恨大明的事情整个团伙的人,不管是不是张士诚的旧部的后代,大家都知道,李莎儿听过也不足为奇。

    李莎儿又说道:“我虽然年纪小,但是平日里也听过哥哥姐姐们说话。我是不明白故乡是什么,但是我也到过琉球,知道正常人家的小孩子是怎么生活的。要是能变成普通人家的孩子就好了,哪怕日子穷些,总不必整天东躲xc的(逃避朱明海军追捕),可以过着安稳的日子。”

    李继迁平日里从没有听过妹妹说过这么有道理的话,一瞬间被打动了。但是他马上就坚定了自己的心思,对妹妹说道:“朱明与我们又血海深仇,怎能忘记仇恨回到朱明治下当个普通百姓。”

    然后他不等妹妹说话就匆匆走下了船。李莎儿年纪还小,追不上他,气的在船上直跺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