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64章 新的开始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第二天,按照规矩,群臣上表祝贺大明有了储君。除了在京的官员之外,直隶各府县的官员也都掐好时间在今天上表祝贺,所以今天雪片般的祝贺奏折涌到了通政司。

    老朱下了朝把允熥叫到谨身殿,然后把所有的庆贺折子交给他,让他好好看看,能不能有所领悟。允熥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才看完所有的庆贺折。

    刚开始看前两个的时候还不觉得,看得多了,就发现这些折子完全可以分成几个类别。

    第一类,是单纯的庆贺折。这些上折子的人只是随大流,没有特定目的,碍于规矩不得不上,没准折子都不是自己写的。

    第二类,是过分谄媚折。这些人因为朱标当太子的时候就是他打理的庆贺折,所以猜这次还是允熥来打理庆贺折,所以一个劲儿的在折子上夸赞允熥,夸允熥是超过了未当皇帝时的汉景帝、宋仁宗等人,直接奔着治水的大禹而去。允熥完全看不出来他们称赞的人是自己。

    第三类,是另有目的折。这一类是以大儒刘三吾的折子为代表。因为朱雄英(朱标长子,嫡子)过世后,允熥就是事实上的嫡长孙,所以他们这些大儒,即使是允熥的观念不和他们的口味,但是也没理由反对他当皇太孙。

    但是他们在这次的庆贺折中大量添加私货,各种类似于“宜早定东宫辅臣,教以圣人之道”的话不绝于耳,让允熥哭笑不得。

    等到中午吃饭,老朱问允熥从庆贺折中都看出了什么的时候,允熥就把自己想到的和老朱说了。老朱很欣慰。

    他欣喜地说道:“你真的很聪明,在这一点上比标儿强。当年标儿册封为皇太子的时候,年已十四(虚岁),不过只比你小一岁,但是完全没有看出,或者想到有些折子是话中有话的。”

    允熥很不好意的挠头。他现在可不是十四岁(实岁)的小孩,而是有着二十四岁的成年内心的人,要是连这个都看不出来那可是太幼稚了。所以他也不好意思接话,“嗯嗯”而过。

    今天上午除了百官上庆贺折以外,所有的命妇也都进宫朝贺。今天的命妇首位的是蓝玉的妻子。其实应该是冯胜的妻子为首位更妥当(邓愈的原配妻子已死),毕竟冯胜是开国六公爵之一。但是册封为皇太孙的是允熥,蓝玉的姨孙,而常遇春已死,今天大喜的日子让常遇春的妻子为首位不太吉利,所以推来推去,推选了蓝玉的妻子。

    今天代替皇后接受朝贺的又是郭宁妃。并且吕妃连出现都没有出现。大家纷纷猜测应该是吕妃卷入了前两天那个锦衣卫重出江湖的宫内涉及到允熥的大案了,并且以后吕妃是从大明的政治生活中应该是要消失了。

    不过这跟允熥都没有什么关系。下午,允熥来到了户部。明天就要开始正式的宝钞兑换计划了,所以他今天下午要好好地准备一下。

    到了户部,所有的官员都大揖行礼,允熥则微躬身还礼。这次户部还算贴心,赵勉把所有的官员聚在一块儿一起行了礼,省的允熥还得一个一个的去还礼。

    然后允熥走进巴蜀司的办事大厅。这里他已经来过很多次,轻车熟路不需人指引,很自然的走进去,找郎中李仁。

    员外郎赵毅跟进来,说道:“殿下,李郎中今日去了宝钞兑换粮食的场地,尚未回来。”

    允熥听到他说话,回道:“那孤也去那边看看吧。”

    赵毅说道:“可需臣随行?”

    允熥听他的口气,再看他办公桌上堆满了的公文,知道他是因为工作太多不想去,所以说道:“你不用了,在这里处理工作吧。因为宝钞的事情,让你们本就繁忙的工作更加繁忙了,孤也很过意不去,晚上回去了,孤和陛下说说,再临时调配几名官员来巴蜀司帮忙。”

    赵毅回道:“那可多谢殿下了。本司的事情这几天确实是忙不过来,诸位同仁和书吏每晚都是忙到宵禁之前的。”巴蜀司的其它官员不好接话,但是也都满脸赞同之情。

    允熥听他这么说,回道:“等这阵子忙完了,孤为你们向陛下请功;各位书吏,孤同样会提拔一人。或者更多人为正式的品官。”

    大家马上收起了刚才的表情,转为欣喜。允熥说话一向是比较靠谱的,并且他也没有说太大的话,请功又不代表一定升官,没准赏赐什么东西就好;至于几个九品官老朱也不在乎。

    但是这仍然是很值得高兴的,官员们庆幸于自己的名字会被记住。而书吏们则大喜,因为从吏员升为正式的官员太难了,基本上一入吏员就与官员拜拜了;老朱时期提拔官员还有很大的随意性,但是他宁愿提拔乡间名声好的白身也一般不提拔吏员的。

    允熥又与他们客套几句,出了巴蜀司的大门。他正往外走,看到尚书的公房,想到:现在巴蜀司这么忙,但是其他各司应该还好吧,先从其它各司找人临时来帮忙不就好了。所以他就走进了尚书公房。

    赵勉正在审阅各地送来的秋粮账单。秋粮的收纳入库和统计工作大多由巴蜀司和桂西司负责,这两个司的官员把数据统计好了,做成表格交给赵勉审阅。

    允熥走进来当然是有脚步声的,所以赵勉也不会等到他走到跟前才反应过来。他向允熥行完礼,允熥也不废话,说道:“这段日子,巴蜀司工作繁重,各位官员已经不堪重负,赵尚书可否从其他各司抽调几个人来暂时在巴蜀司帮忙?等到这阵子忙完了就好。”

    赵勉当然是不愿意驳了允熥的面子的。但是问题是他现在实在是抽调不出人来呀。

    他苦笑着说道:“殿下,我也知道巴蜀司现在的工作很繁忙,但是其他各司也不轻松啊!桂西司同样负责秋粮事宜,调不出人来;浙越司和湖广司管辖在京诸卫和部分衙门的粮饷,根本抽不出人来;齐鲁司负责全国的盐井、盐税,也不轻松;其它各司也都一样,抽不出人来。”

    允熥见他这么说了,知道是户部内部实在是抽不出人来了,也只能罢了。又客套两句,出门上马往宝钞兑换的地点赶去。

    现在王步的骑术有了很大提高,勉强可以跟上允熥他们的速度不掉队了。但是代价就是每天晚上都要让别的宦官来替他在屁股上抹药治疗,甚至抹麻药让他感受不到疼痛。

    不一会儿,一行人来到了兑换地点。允熥让几名侍卫牵着马把它们放到武德卫的拴马之地,然后带着其余人员走进场地,一路上还有人员在不断地进进出出。

    巴蜀司郎中李仁在空旷的场地上面预设的吏员收回宝钞的办公桌上办公,不停的吩咐着什么。允熥一行人走近跟前,听李仁对一人说道:“你让工匠明天早上在地上撒上一条一条的石灰粉,让百姓们排的队伍不至于乱了。”然后转头又对另一个人说道:“你再去跟应天府协调一下,应天府的衙役,在明天卯时三刻(早上6点半)之前务必全部到这里。”然后又转过头吩咐其他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