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51章 宫廷内外的阴谋——时间紧迫啊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时间回到二十三日下午。

    在京城城南小功坊的一栋并不华丽的宅子的东南方,有一个小院子,在这个小院子的会客厅里,有一男一女呈东西向相对而坐;男子居东、女子居西,那坐着的女子后面还有站立着一名女子。而除此三人之外,整个会客厅里再无其他任何人。

    如果有不相干的人走进这个会客厅看到这个场景,肯定会感到非常诧异。因为他们俩既不像父女或母子,更不像夫妻,也不像兄妹,但是同样不像主仆。

    如果有人听到他们的谈话,更是会感到云里雾里。只听那个身着锦袍的年青男子说道:“这些夷人竟然要价如此之高,要不就斥责他们一番,不买他们的了。”

    坐在西首,身着一身平民服饰的女子回道:“现在娘娘知道的毒药,如砒霜等,今已为人所熟知,陛下在宫中防范的很严,极难送进宫里。我出来前,娘娘还特意派人叮嘱我,一定要拿到这伙儿夷人的毒药。我看不如这样,二爷这里先准备着,马上派人往宫里送信儿,让娘娘最后做决定,但是咱们做事的,还是万事都预备一下的好。二爷您说呢?”

    那个被称之为二爷的男子恨恨地说道:“那好吧,就先这样了。那帮夷人的毒药要是没有效果,看我以后不整死他们。”

    西首的女子淡淡一笑,没有接话。

    听到这里,各位读者老爷应该已经看出来了,这个男子就是吕妃的兄弟,其实他是吕妃的弟弟,叫做吕毅的;那女子就是上午在shandong面馆的京城口音的女子。

    只听吕毅又说道:“谭尚功,查清楚这伙儿夷人来自yunnan车里宣慰使司哪个部落了吗?”

    谭尚功说道:“还没有。这些yunnan来的夷人杂居在理番院里,我们的人根本分不清他们到底谁都是来自哪儿的。并且他们虽自称是来自车里宣慰使司的,但也未必就真的是来自车里宣慰使司,极难查证。”

    吕毅说道:“一定要加紧查证,我一定要知道是谁敢讹咱们。”

    谭尚功劝道:“当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办妥娘娘交办的事情,调查他们来自哪里还是放一放吧,等娘娘的谋划达成,再查证别的也不迟。”

    吕毅也知道姐姐的谋划最重要,闻言也不吱声,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还是以我吕府的名义往宫里传信儿吧,方便一点。”老朱比较重视亲情,对于宫里嫔妃的家人往宫里传信儿是允许的。

    谭尚功颔首,想着暂时没什么可说的了,站起来说道:“既然送信儿也是二爷来办,那我们就先回去了,等到二爷收到娘娘的回信儿再派人到我们落脚的地方告知,我们好办下一步的事儿。”

    吕毅一改刚才一本正经的样子,露出色眯眯的神情,说道:“谭尚功不如今天就在我们吕府休息,我得到姐姐的回信儿了也好告知尚功。”

    谭尚功神色不变,恭谨有礼的回道:“还是不了,我那里还有许多事得提前预备一下,并且我已经和手底下人说了今天回去,总不好食言吧。”

    吕毅因为她毕竟是宫里的人,不好强行让她干着干那的,所以也只能恭送她出门。

    二女从吕府的后门出来,披上外袍并遮住脸,在后门门房处等着的两个劲装大汉迎上来护送她们回去。

    在吕府内一直侍立在谭尚功身后的女子愤愤道:“就他那个样儿,还想染指谭姐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也不找张镜子照照自己,以为是娘娘的弟弟就得人人顺应了。”

    发话的女子并不是上午一起去shandong面馆的苏州口音的女子,而是原来吕妃宫中一名女官的妹妹,姓陈,名晨;那名女官病死后,因为生前颇得吕妃重用,吕妃也在她死后对其家人多有照顾,也是想着以后宫外有什么事情多一个可靠的帮手;而谭尚功与其也颇为相得,也时常帮衬,所以与陈晨关系也好。

    谭尚功对于陈晨的话没有接,但是心下也是赞同的,她也瞧不上吕毅,并且她可是吕妃身边得用的人,吕妃也不会轻易把她许人的,特别是许给自己这个没什么本事,只是做事还算小心的弟弟。不过她用眼神示意陈晨。

    陈晨话一出口,也知道自己孟浪了,这里毕竟是吕府外边儿,保不齐会有吕府的人听到,也住口不言,一行人沉默着回到住所。

    ================================================================

    伴晚卯时初刻(下午5点半),吕妃此时正在宫中处理宫人。最近允熥行情大涨,而允炆估计得申请破产保护了,所以最近文渊阁人心浮动,颇有不少人要迫不及待地投向允熥。吕妃对于杂使的小宫女、小太监倒不在意,但是怕知道一点儿最近自己行为的宫女、太监受到这股风潮的影响,向允熥或者陛下首告,那就不妙了。

    所以吕妃对于工作期间开小差的、窃窃私语的、总是找借口出文渊阁的人大力惩处,仅今天一天就打了二十多个人的板子,以吓唬众人。

    当然用人需得恩威并施,吕妃也赏赐了十多个在这些天忠于职守的人。她正打算再出言勉励她们几句,就见自己亲信的司侍走进来,行礼说道:“娘娘,老大人家来人了。”边说着,边隐晦地打着手势。

    老大人就是指吕妃的父亲,老大人家当然是指吕妃的娘家,娘家来人吕妃倒不稀奇,但是看到亲信王司侍的手势她心中一怔,因为这个手势代表的是即重要又紧急的事情。

    吕妃不敢怠慢,草草地夸赞了一下这些人,又命令打板子的声音不能停,就出了大厅来到卧房。

    卧房里一名妇人正在这里等着,见到吕妃进来忙跪下行礼。吕妃见是见过的人,也不废话,坐到床边,说道:“不要多礼了,到底是什么事情如此紧急?”

    那妇人起身,左右看了看,王司侍忙会意的退出去。等到王司侍出去了,那妇人说道:“回禀娘娘,二爷让我来告诉您,那伙儿夷人同意那事儿了,但是要价非常高,要一百两黄金。”

    吕妃打断道:“我知道谭尚功的为人,如果仅仅是多要黄金她肯定不会再通知我。快说,那些夷人还要什么?”

    妇人惶恐地说道:“是,要铁、铜、盐等东西,量还不小,还要求运到yunnan,并且必须等货都齐了往yunnan起运后才交出毒药。谭尚功和二爷不敢自专,赶忙派我来请示娘娘。”

    吕妃站起来踱步。既然说了量大,那肯定超过了陛下允许发往yunnan的总量。如果仅仅是采购这些东西,事情虽麻烦,但还办得到;可是还得运往yunnan,从京城到yunnan一路上哨卡林立,就是走海路到钦廉地区,还要过guangxi,那里可找不到人配合。

    吕妃有些打退堂鼓了,再仔细找找,未必没有其它合适的方法废掉允熥,这运送这些东西到yunnan风险太大了;但是错过了这个村,真能找到这个店?万一以后都找不到其它办法怎么办?

    吕妃在屋内反复思量,还是下不定决心,一直到又听到王司侍的声音:“娘娘,有急事禀报。”

    吕妃抬头看向刻漏,已经卯时三刻(下午6点半)了,忙说道:“进来。”等到王司侍进来了,问道:“是允炆找我?”她以为是允炆找她。

    王司侍跪下说道:“娘娘,不是殿下找你,是刚从谨身殿传来的消息,今天,今天……”

    吕妃不耐烦的说道:“你别吞吞吐吐的,快说,到底是什么事!”

    王司侍一口气接道:“是陛下已经决定,在本月的二十九日正式册封允熥为皇太孙,已经着礼部去办了。”

    吕妃一下子抓起王司侍的衣服领子,表情扭曲地大声嚷道:“怎么可能!这才剩下几天,陛下怎么可能这么着急!”

    王司侍丝毫不敢挣扎,只是说道:“今天从谨身殿传来的消息就是这样的,奴婢也反复盘问了数遍,才敢来报知娘娘。”

    吕妃慢慢地松开抓着王司侍衣服的手,面部表情狰狞地变幻了一会儿,说道:“你出去吧。”

    王司侍赶忙连滚再爬的出去了。

    等到她出去了,吕妃马上转过头来,对吕家来的妇人说道:“你马上回去告诉吕毅,也通知谭尚功,完全接受夷人的条件,马上开始筹备货物,一定要在二十六日前拿到毒药并送进宫来,听清楚了吗!”

    那妇人躬身答道:“是,娘娘。”

    “那你还不赶紧去!”吕妃说道。

    那妇人忙出门去了。

    吕妃又独自站在卧房内呆了一会儿,咬牙切齿的不知道嘀咕了些什么,才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