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48章 宫廷内外的阴谋——还是面馆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听到yunnan那边的三个人走了,唐伯鹤顿时想要回去了,但是就在这时,他听到听管儿里传来那个苏州口音的女人的声音:“尚功姐姐,难道真的答应他们的要求?他们要的这些东西,都是陛下严禁私人卖到yunnan的,这要是咱们私下里把东西运到那边儿被陛下发现了……”

    唐伯鹤听到第一个词就激灵一下,尚功,这可是宫里有品级女官的称呼,难道她们的事儿还涉及到了宫里?

    要说刚才唐伯鹤听到他们要下毒害人并不是特别惊奇,毕竟常在京城住,哪没见死人。老朱这些年在京城处死的人很多,唐伯鹤还见过一次凌迟,所以并不如何惊奇;虽然觉得即将要死的人很可怜,但是还是自己的命重要,不要掺和这类事。

    但是当事情牵扯到宫里就不同了,真要是那样,会有很多人受到牵连,自己家未必能躲过去,所以精神一震仔细的听下去。

    再往下听,那个京城口音的女人说道:“被发现了又怎样?采买或者运东西去yunnan的人又不是你我。我是昨日出的宫,娘娘还在我临走之前特意派人叮嘱一定要得到毒药,所以不管是什么样的条件,我们都得答应。“

    苏州口音的声音又响起:”但是我们现在手里只有黄金白银,并无足够人手来采买、运送这些他们要的东西;并且,有些东西户部管的很严,他们要求的数量又大,急切之间我们上哪找这么多东西去?“

    京城口音的女子又说道:”那就只能一边想方设法把消息传进宫里,让娘娘来决定到底如何,另外我们现在先去找吕二爷;二爷作为娘娘的弟弟,在京城中也有点儿势力,让二爷先开始筹备着。“

    ”尚功姐姐你想的真是周到。对了,为什么这yunnan车里部的夷人非要在这家小小的面馆儿见面?还是一连两次都在这?我实在是想不明白。“

    ”我虽不是夷人,但是他们的心思也可猜测一二;他们来到京城人生地不熟,虽然他们是来吊唁沐将军的人,但是在这么大的利害面前,这个身份可不保险,因此他们极其防范危险的地方,你第一次提议在你家中会面,他们怎么可能同意?至于为什么选中这个小小的面馆,依我看,原因有三:其一,这里挺小,但正因为小,不太可能有我们的事先安排,因为整个京城的这样的店面太多了;其二,这里在城西北,靠近军营,我们更加不敢轻举妄动;其三,这里店虽小,但是因为面做的不错,京城诸卫里边儿不多的北方人特别是shandong人都爱到这店里来吃饭,那些夷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儿常有武将出入,但是知道常有官员出入的地方会更加安全。所以他们会选在这里。“

    ”尚功姐姐,您真是聪明,居然能把他们的心思猜的如此明白,真是厉害。“

    过了一会儿又有声音传出,是那个京城口音的女声:”行了,咱们也走吧,去找二爷安排人手准备采买;至于娘娘愿不愿意为除掉三殿下冒这么大的风险,就看娘娘自己的想法了,咱们尽快把消息传进宫里就行了。“此言罢,屋内传来碰撞椅子的声音和脚步声,并且很快就消失不见。

    唐伯鹤听到最后的声音,迅速盖上盖子,关上隔间的门,都来不及拧上盖子的机关,就马上冲出房门一路小跑的来到一楼的柜台前。他刚到柜台前,这一行四人的客人就到了楼下,因为账已经在yunnan那三个人走的时候付过了,所以在一楼也没有停顿,直接右拐就出了门儿。

    唐伯鹤根本就没敢仔细看她们,只是小心翼翼地扫了几眼;她们这一伙人是两男两女,但很明显一名女子站在中间,其他人围着她有众星拱月的架势,一看就知道她就是这伙人的领头儿的。

    等到这四个人走了,唐伯鹤好似刚刚跑了一个全程马拉松一般,虚脱的瘫坐在椅子上。虽然现在已经快到冬天了,但是唐伯鹤依然是浑身汗流浃背,汗珠从黏在一起的头发上滴到他的脸颊,又顺着脸颊流到下巴,又从下巴滴到外衣下摆,浸湿了本不该被汗水打湿的外衣。

    唐伯鹤的身体还微微颤抖,这件事实在是太大了,竟然有宫里的人要下毒谋害即将成为皇太孙的三殿下!并且是在自己的店里商议的,还是两次!

    唐伯鹤怕被别人看出破绽,于是尽量保持表面镇定地找了个伙计看着,然后缓步走回卧房内,确定周围确实没有人之后,他开始思考。不过他也没有思考多长时间就决定,一定要想方设法让三殿下知道有人要害他。

    这次的事情已经不是帮助别人的事情了,而是如何自保的问题了。如果这伙儿要谋害三殿下的人下毒失败,没能害着三殿下也就罢了;要是三殿下真的被毒死,那陛下一定会龙颜大怒,所有的细节都会追查,只要追查到他们曾经在我的店里商议过这件事情(这种可能是很大的),那我家很可能收到迁怒,甚至有可能全家性命不保,所以必须想法设法让殿下知道。

    但是如何让殿下知道呢?平时逗逼的唐伯鹤在性命尤关的事情上也变得很冷静,仔细考虑着谁肯定不会背叛殿下。

    这人在专注的时候,时间就过得快。唐伯鹤正在思考,他的大儿子唐晨跑进来,对他说道:“爹爹,你怎么在这里,不在柜台那里守着?娘买菜已经回来了,正找你呢。”

    唐伯鹤闻言抬头看屋子里的刻漏,发现竟然已经到了寅时三刻了(下午4点半),自己竟然已经考虑了这么长时间,但是自己却丝毫不觉得。

    唐伯鹤回过神来,马上冲出卧房,一直跑到后院儿。

    这时后院儿里,莫氏正在指挥着伙计们把菜从车上搬下来,然后分门别类的放进地窖里。见到唐伯鹤来了,埋怨道:“你在哪呢?怎么前院儿后院儿都找不着你?”

    唐伯鹤急匆匆地说道:“你先别提那个,跟我过来,我有非常要紧的事情和你说。”边说着,边把莫氏往边上拽。

    莫氏见他神色难看,浑身是汗,觉得应该是很大的事情,也就顺着他走进空无一人的厢房,边走,边对伙计们说:“你们把菜都分好,过一会儿我来检查。”

    到了厢房,唐伯鹤又仔细看了看四周,确定窗户外头没有人,才开口说话。他这一说话,顿时让莫氏也是吓得冷汗直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