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46章 再至面馆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陈兴家就是这边的,他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哪是哪,因此不假思索的回答道:“禀殿下,从这儿向西一里多地就能到shandong面馆。”

    允熥说道:“既然这么近,那咱们就去shandong面馆吃顿午饭吧。”

    在场的侍卫都是京城四十八卫中的上十二卫出身的,大多数都在这边儿住,能接受面食的基本上都在那里吃过,都觉得不错;至于不喜欢吃面食的,殿下都发话了,敢不去吗!

    户部sichuan司的主事和员外郎,以及各个所、局的大使都盼着能与允熥一起吃顿饭,虽然他们和和允熥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的可能性很小,但是保不齐某个人的某一点就被允熥看重,然后就可以飞黄腾达啦。但是郎中李仁顶着手底下官员的幽怨的目光说道:“殿下,我sichuan司今天还有很多事情,我司官员还是回去部里吃饭吧。”

    允熥当然不会阻止人家工作的热情,毕竟,他们是在为他老朱家打工。所以允熥说道;“那你们就先回去吧。”然后指着驾车的御马监的太监说道:“你们驾车带他们回到户部。”几个太监激动地答应着,然后驾车拉着幽怨的户部的官员走了,包括不属于sichaun司的官员。

    允熥骑马带着侍卫和王恭去往shandong面馆。不一会儿,就到了地方。众人下马的空儿,门口的伙计就已经跑进去通报了;等到允熥他们留下看马的人,往门口走过去的时候,唐伯鹤已经迎出了门,跪在地上。这次过来跟上次‘微服私访’不一样,即使离得远了看不清允熥身上的服色,但是他一帮手下的大内侍卫服饰(今天王恭穿的也是侍卫服)可清晰得很,再一联想只有各位王爷可以带着这么多侍卫出门,唐伯鹤出门就跪也就很正常了。

    等允熥他们走进了,唐伯鹤偷偷抬起一点头,没敢往上看,看清楚了服饰的花纹,就赶紧趴到地上说道:“草民见过郡王殿下。”

    周围的人。包括店里吃饭吃到一半的客人也跪了一圈,都说道:“草民见过郡王殿下。”

    允熥现在也已经习惯了,并且他也没有在这些人面前抖威风的想法,说道:“各位父老乡亲都起来吧。”底下跪着的众人都又跪了一会儿,等众位侍卫都劝说后,才陆陆续续起来。

    唐伯鹤在听到允熥说话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声音好熟悉啊!唐伯鹤虽然很多时候逗逼了一点,但是他能把面馆经营的不错,也并不是全靠妻子的本事。唐伯鹤对于声音的分辨极准,基本上他听过的人说话的声音都能记住。所以他一下子就感觉这个声音非常熟悉。然后他又听见了陈兴的声音,顿时想起初九日陈兴和另外三人来吃饭的事情;那天以后他又通过跟其他人打听,确定陈兴已经被派到允熥身边担任侍卫;再加上那天晚上自己和妻子的分析,顿时确定这应该是即将担任皇储的懿文太子嫡次子的声音!

    以上内容虽然写出来有不少字,但是实际上只是发生在唐伯鹤从开始站起来到完全站起来这几个刹那的时间。唐伯鹤站起来之后顿时激动起来,殿下竟然又来我的店里吃饭了!并且这第二次是公开出现的,以后我可以正大光明的说当今皇太孙来我的店里吃面了,想必生意会好很多。要不要扩建或者建造第三层?唐伯鹤低着头想像着以后美好的愿景。

    允熥这次基本上相当于公开出行,一切得按照规矩来。因为王恭毕竟是太监,说话声音和正常人不一样,所以由陈兴来代表允熥说话。此时的陈兴狐假虎威的说道:“你这店里二楼可还有包房?”

    唐伯鹤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回道:“禀殿下,小店二楼共四间包房,天字号包房和地字号包房已经预定出去,现在还有玄字号和黄字号包间还是空着的。”

    陈兴回头看向允熥,允熥示意他按照规矩办,陈兴于是回过头来又问道:“天字号和地字号包房现在可有人?”

    唐伯鹤说道:“天字号客人已来,正在楼上吃酒;地字号的客人还没有到。”

    陈兴又请示了一遍,然后挥挥手,几名侍卫走进店内,然后他对唐伯鹤说道:“等地字号的客人来了,你告诉客人有一位殿下在此吃饭,让他退订或者等着;放心,官家不会少了你的钱的。”

    然后一行人鱼贯进入店内,所有的客人刚才也都知道有皇族子弟来了,都在外头待着呢,大厅除了老板娘莫氏和一名刚从二楼下来的伙计以外一人没有,二人也马上跪下行礼。

    杨峰替允熥免礼。这时,二楼下来一伙客人,看服饰还是四五品的武将,但此时一刻也不敢多呆,迅速下了楼。几人本来还想和允熥行礼兼套近乎,允熥挥挥手让他们出去了。

    然后允熥和十几名侍卫还有王恭上楼吃饭,另外还有几名侍卫占了靠近楼梯口的桌子。

    唐伯鹤战战兢兢的上楼,问允熥想吃什么。允熥还点了上次吃过的shandong打卤面,其余几人也都是一样的,唐伯鹤忙下去准备。

    允熥此时已经后悔来这里吃饭了。这正式的礼仪真是太繁琐了,还不如当时调转马头回武德卫吃饭呢,总比这儿方便点儿。‘以后再也不公开的在外头吃饭了。’允熥想着。

    不大一会儿,面就来了;当然,面是没有可能这么快就作好的,唐伯鹤这是把别人要的面先给他端过来了。等唐伯鹤下去了,王恭端过来两碗面,然后每一碗都吃了一点儿就停住,允熥也不吃,就等着。杨峰和陈兴顿时明白这是在试毒,允熥这几天一直带着王恭也是为了试毒所用。虽然杨峰、陈兴认为这里的面不会有问题,但是也不敢多说,跟着等着。

    一直过了一炷香时间,见王恭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允熥才开始吃饭,也已经饿了的陈兴和杨峰也赶紧开动。

    吃饭的时候倒气氛还行,陈兴与杨峰也是久跟允熥的,知道他不拿架子,所以还不致冷场。

    实际吃饭时间不长,允熥一小会儿就吃完了,又略坐了一会儿,离开面馆;又是陈兴到柜台结账,不过这次的钱他是可以报销的,没有发票也可以报。

    出门的时候,允熥一扫而过的眼睛注意到门外有一伙不一般的人;他们有六七个人,其中有三个人是yunnan那边的装束打扮,十分显眼,允熥禁不住又多看了一眼,发现有一个人有点儿面熟。允熥也没有在门口多待,就上马往回赶。但是在马上他还想了一下:‘我在哪里见过那个人吗?可是完全没有印象啊?’但是他的事情也多,想了一会儿没有结果就罢了,收拾心思专心赶路,往兵部骑马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