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43章 宫廷内外的阴谋——西南之人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唐伯鹤早就注意到他们了,毕竟他们这一行人即使是在人来人往的京城都很特殊,想不注意到都难。

    他回道:“几位客官来的真是巧,正好本店还有一间包房未定出去。”说着,叫过来一个伙计,让伙计带他们去二楼。客人一行在伙计的指引下往二层走去。

    唐伯鹤一直目送他们在楼梯上消失不见,才收回目光。这时,有人在他背上拍了一下,他回过头,见是自己的妻子莫氏。

    见他回头,莫氏说道:“看什么呢?这么恋恋不舍的?那几位客人有什么特异之处吗?”

    唐伯鹤眼睛四处扫了一遍,见没有客人和伙计在几步之内,小声说道:“刚才来的那四名客人,两男两女,其中有一男一女不像是汉人,像是西南滇、黔、桂那边的人。”

    莫氏小声笑他:“呦呦呦,你还知道西南那边儿的人是什么样子了?还什么滇黔桂,就显你知道大明的几个省了。”

    唐伯鹤刚要说话,有一伙客人走进来,他忙去招待客人,等回来了接着说到:“这我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大明前些年在西南那边打了胜仗也不是没有在京城来过献俘,就那两个人,身上就跟运到京城的俘虏似的穿戴着各种饰物。还有那个女的,看起来也就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却未戴面纱,咱们汉人女子哪有这个岁数不戴面纱出门的。”

    唐伯鹤说的这些,莫氏其实也知道,她只不过是和他开玩笑而已,于是此时假意嗔到:“我说你怎么恋恋不舍地看着人家,原来是有小姑娘,你是看上人家了吧!”

    唐伯鹤忙道:“我怎么会看上人家小姑娘,虽然确实是挺漂亮的,”看到莫氏的脸色变化,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忙赌咒发誓道:“若是我看上了人家小姑娘,就让我遭天打雷劈。”

    莫氏见他如此说了,忙道:“我怎会怀疑你呢。”接着温言安慰他,反正目的就是不要让他发现自己在逗他。

    接着,饭点儿到了,一楼的客人也多了起来,夫妻二人忙着招呼客人。

    等到下午未时二刻(下午2点)过了饭点儿,店里的人就少了,毕竟他们这不是什么大饭店,一个小面馆儿而已。忙过了的唐伯鹤坐在柜台那里休息,忽然想起那特殊的一行四人,感觉没见到他们结账走人,问在楼上服侍的伙计:“上午来的那一行四人两男两女的,到黄字号包房的客人走了吗?”

    那伙计说道:“没走呢!要的吃食也不多,就是磨磨唧唧不走人;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总把房门锁上,每次送饭菜都得敲门,真是麻烦。”

    伙计的一番话把唐伯鹤的兴趣给勾起来了。本来他只是随口一问而已,没什么目的;但是听了伙计的话,感觉十分的好奇,在椅子上坐立不安的。

    莫氏在后厨安排完厨娘洗刷碗筷,来到前台,见到唐伯鹤的样子就知道他又有什么感兴趣的东西想去看了。

    于是莫氏问道:“瞧你这个好像椅子上有钉子的样儿!又有什么好玩的事儿了。”

    唐伯鹤说道:“是上午说的那西南那边儿的客人。”

    莫氏说道:“怎么了,还对人家小姑娘念念不忘呢?还真看上人家啦。咱们家的纹儿(他俩的女儿)都十二啦!你都是三十多的大叔了,还惦记人家小姑娘;就是我同意你纳妾,那么小的姑娘你下得去手?”

    唐伯鹤说道:“不是惦记人家小姑娘,刚才伙计说,他们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总把房门锁上,我觉得这不太对啊。”

    莫氏说道:“管他干什么呢!就算是要下蛊谋财害命,咱们也管不着,那是官府的事儿,总不能因为在咱们这儿吃了顿饭就说咱们是同伙吧,这儿还是京城呢,官府不敢这么放肆;再说了,要真是谋财害命的强人,咱们惹得起吗,万一把人家惹住了,来害咱们怎么办?”

    她见唐伯鹤任然是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继续说道:“你可千万别偷偷的去偷听人家说话,小心给家里带来祸端。”

    唐伯鹤不服气的说道:“咱们家的这家面馆儿不是有……”

    莫氏马上去捂他的嘴,见四近无人,忙小声说道:“你怎么什么都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这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的事儿嘛!真要是让别人听见了,咱们家的生意还做不做了?”

    唐伯鹤也意识到自己孟浪了,真要是刚才说出来让别人听见了,在京城就没法立足了。但是他面子上过不去,好几个一楼的客人看着他们呢。于是他说道:“我不是没说出口嘛。”

    莫氏生气的说道:“刚才要不是我捂你的嘴,你就说出来啦。还在这儿狡辩,等回去我在收拾你。”

    唐伯鹤见妻子生气了,停住不说。有相熟的客人见唐伯鹤好像是被莫氏数落的样子,笑道:“怎么了老唐,又让老婆给数落啦,你可越来越怕老婆了;不过这样也好,人家见你这么怕老婆,没准都愿意把女儿嫁给你家小子。”众人皆笑。唐伯鹤只能打着哈哈应付。

    这时,那一行四人的客人结完账下楼了。那个小姑娘灵动的眼睛溜溜的转,看到柜台这里老板夫妻俩好像吵架的样子,跟着来买几张饼子来当干粮的人来到柜台前,对老板娘莫氏说道:“不是说你们汉人女子都得对男子三从四德吗?我看你这不像啊。”

    莫氏很惊讶她竟然来说话,还是问的这么直接的问题,但是本着不惹客人的规矩,不着痕迹得转移话题:“你不是汉人?要不然怎么这样说话?”

    那小姑娘回道:“是啊,我们是yunnan那边的,什么,哦,车里军民宣慰使司下的,因为沐将军治理yunnan对我们极好,父亲带我们来京城为沐将军送行。”

    莫氏心说准是陛下让他们当个样板儿,显示大明治理yunnan汉夷一体,不分彼此的。但是面上不能这么说,与小姑娘说起沐将军的好来。

    小姑娘看来是真的觉得沐将军对他们很不错,说起来没完,干粮都买完多时了,还在说。跟着一起来的那名同样是yunnan的人不得不说到:“姑娘,该走了,还有事儿呢。”

    那姑娘一拍脑袋,说道:“哎呀,我给忘了。”回过头对莫氏说道:“没法和你聊啦,我得走了。”扔在柜台上一个小物件儿,说道:“觉得你很投缘,这个送给你。”说着,就跟着走了,莫氏连拒绝都来不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