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39章 宫廷内外的阴谋——文英的提醒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允熥的书房当然有很多很多很多的书。这些书按照传统的经、史、子、集的分类方式分别在书房的四壁。不属于这四类书的戏曲剧本啊,啊等在这个时代不登大雅之堂、让别人看见不好的书都在下边不顺手的柜子里放着。南壁墙上靠着的书架上的书就是史书。

    文英进来眼珠一转就知道允熥屋子里的书是怎么摆放的了,走到南面的墙壁前的书架前,眼睛四下里瞅了一遍,抽出一本《汉书》,对允熥说道:“三哥平时可喜欢看《汉书》?”

    允熥这时仍未在意她的话,说道:“你也知道我以前读书不多,最近看的比较多的史书是《元史》,还有《资治通鉴》,汉书只是粗略的看了汉初的‘高祖本纪’、‘吕后本纪’。还有‘淮阴侯列传’等,看的不多。”这时,猛然发现东边的桌子上还有一本没有放进下面的柜子,忙走过去。

    文英听到他说看过‘吕后本纪’后,眼珠又是一转,说道:“三哥可还记得赵王刘如意是如何死的?”

    允熥正在偷偷的把什么的塞到下边的柜子里去,听到文英的话,未及多想,回道:“是被吕后毒死的。”

    “那吕后为什么要毒死赵王刘如意?”文英像一个循循善诱的老师一样。

    “是因为赵王刘如意曾……”说道这里,允熥一顿。要是现在还听不出来文英想说什么,那他就太傻了。允熥虽然不算多聪明,论智商肯定跟不上允炆的,但是还不傻,他回过头看着文英。

    文英好似知道他在盯着她一般,只是低着头看书不抬头。允熥反应过来她通过这么间接的方式提醒,肯定是不会直接回答了。但是,吕妃难道真的要毒杀自己?她就不怕老朱的震天之怒?

    其实李侧妃也是没有证据证明吕妃想制允熥于死地才采用这种委婉的方式提醒允熥。并且李侧妃连吕妃是不是想通过下毒的方式对付允熥没有把握,只是经过反复考虑,认为最可能的方法就是下毒才提醒允熥注意。

    允熥灵机一动,继续说道:“是因为赵王刘如意的母亲戚夫人曾经的罪过吕后,所以吕后恨屋及乌,要除掉刘如意泄愤。”

    文英毕竟只是一个十四岁,还只是虚岁十四岁的小姑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抬起头来着急的说道:“不对,刘如意明明是因为曾经和惠帝争太子之位才被吕后毒死的。”然后,他就看到了允熥充满探寻意味的表情。

    文英一下子就明白了允熥是在套她的话,顿时面露恼怒之色,说道“你……”,但马上想到母亲的嘱咐,侧过头去不去看允熥,回复自己的情绪。

    允熥当然不会因为文英的一点小脾气就生她的气,毕竟是自己调戏在先嘛。但是见文英马上反应过来,顿时觉得可惜,不断地想还有什么方式可以来套文英的话。他的眼珠子无意识的四处扫视着,不经意间看到桌子上的沙漏,见时间已经到了卯时二刻多(下午6点多),该用膳啦!他于是说道:“文英,现在都到卯时二刻了,咱们兄妹已经许多时候没有在一起吃过饭了,你今天留下来和我一起吃顿饭可好?”允熥想暂时拖延时间看看能不能在餐桌上套出话来。

    文英当然不太愿意,母亲还在西暖阁等着她回去吃饭呢!但是因为母亲嘱咐不可得罪允熥,所以不情不愿的答应了。不过她下定决心一定注意不被套话。

    允熥一直在观察文英的表情,当然第一时间发现了文英不太乐意,但是现在也顾不得这许多了,强拉着文英来到他吃饭的侧厅。

    其实古人,除了皇帝会有相对单独的用膳地点外,其他家庭包括王爷等人家都没有单独的吃饭地点。权贵人家自家人吃饭大多在长辈屋子的正厅或者自己卧房套间的外间,与客人一起吃饭多在客厅;普通老百姓自家人吃饭大多在卧房或者直接就在灶屋(厨房),接待客人吃饭也是在客厅。允熥不太习惯这种情况,正好他的屋子多,也不在乎一间半间的,于是单独划出一间屋子来当做吃饭的地方。

    到了侧厅,二人坐下,现在分管伙食的王步赶忙上前对允熥和文英行礼,见允熥示意,对着文英说道:“殿下,想吃些什么?我马上叫膳房去做。“此时的文华殿有一个膳房,允熥还没有单独的膳房,不过所有的太监都知道允熥是铁定的储君了,大家伙儿也都用心巴结他,凡是他这里传出要的菜,这些天膳房从来没有驳回来过。

    文英刚想点菜,想到母亲和她说的话,顿时不敢点菜了:万一吕妃正好在今天晚上下毒,把自己毒死了咋办?那我多冤哪,完全是无妄之灾。

    于是文英说道:“兄长为大。按照长幼有序,还请三哥先点。“

    允熥当然推辞:“在这里我是主家你是客人,当然请客人先点。“

    文英坚决回道:“客随主便,还请三哥先点,“

    允熥看她如此坚决的推辞很奇怪啊,但是暂时没有多想,说道:“那三哥就却之不恭了。“

    他正欲点菜,突然和文英想到一块儿去了:万一吕妃正好在今天晚上下毒,把我毒死了咋办?然后他也明白了文英刚才为什么坚决推辞了。

    并且古代的东西颇有一些神奇的地方,有很多事情,比如一些巫术什么的,到21世纪人们仍然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还有一些寄生虫什么的,用现有的试毒方法根本就检查不出来,让试毒的人先吃也起不到作用。毕竟,那根本就不是毒药。

    所以允熥也害怕啊。允熥灵机一动,想起自己还有从宫外带回来的吃食呢,忙说道:“文英,我这里还有从宫外带回来的包子呢,肉馅儿的,不如我们今天吃包子吧。“

    文英疑惑地说道:“包子?包子是什么?“

    允熥才想起来,这时还没有‘包子’这个称呼,这时的包子通用称呼是‘馒头’,而后世的馒头这时的通用称呼是‘炊饼’或者‘蒸饼’。

    于是他赶忙说道:“哦,是馒头。”

    文英一想吕妃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在允熥从宫外带回来的‘馒头’上下毒;因为如果允熥发生了不测,按照朱标去世的先例,允熥手底下的太监,除了最外围的杂使太监,其余的全都会被处死殉葬,所以基本不会有太监叛变。忙同意道:“好,就吃馒头。”

    结果兄妹二人在一起吃了一顿非常简单,只有允熥从从宫外带回来的‘馒头’的晚饭。不过‘馒头’还挺好吃的,第一次吃这种东西的文英觉得还不错,倒也没有怨言。

    吃饭期间允熥也数次试探文英,但是加倍防范的文英非常谨慎,面对允熥的各种试探,根本不接招,就是秉持‘任你千变万化。我自归然不动’的态度,只是细嚼慢咽地吃着‘馒头’。使得心神不宁地允熥放弃了在文英这里套话的打算,在吃完晚饭后就打发文英回西暖阁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