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37章 从户部到兵部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第二天二十一日一早,允熥先是到了户部。他关心了一下sichuan司各位官员的工作进度,比如问问郎中李仁粮食有没有准备好啊,现场兑换的人手有没有准备好啊,现场的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有没有准备预案哪诸如此类的。

    看到大家都没有什么问题了,正准备走,sichuan司新任员外郎(原任已经在昨晚因为贪污被抓起来了)拦住允熥,躬身行礼,随后问道:“臣原本为henan司主事,今日才调到sichuan司担任员外郎,对于兑换宝钞事宜的详情尚不清楚,但臣今早略看了昨日诸人所记的手书,但均无关于何日告知百姓可以以宝钞兑换粮食,以及在京城何地兑换的记录,敢问殿下,是昨日没有确定吗?”

    允熥还没回答,郎中李仁一排脑袋,说道:“是了,我就觉着有什么事情还没有定准,原来是这两件事。都是事情太多忘了。”郎中李仁这话虽然有推脱之意,但是也确实是实情。户部事情太多了,现在sichuan司又加上了这个关于宝钞的事情,同时原来的事情也得做,所以一时想不起来忘了什么事情的情况也正常。只有这个新任的员外郎可以从局外人的角度看问题才想到了。

    允熥也知道这些,所以并不怪罪于他们。他说道:“孤不怪罪你们。这样,就在九月二十七日在全城张贴榜文,告知百姓会于十月初一开始允许用宝钞兑换粮食,一贯宝钞可兑换一石半粮食。至于地点,容孤再想想,各位臣工也想一想,明日早上再做决定。”众人应诺。

    允熥对着那名员外郎问道:“不知你叫何名?”他觉得这名大臣还是有点儿本事眼光的,值得注意一下。

    那名员外郎回道:“禀殿下,臣名叫赵毅。”

    允熥马上觉得这个名字好熟悉啊。这个名字允熥当然不是从后世的记忆得知的。当然,赵毅这个人在后世的《明史》上还是有提到的,但是只有一句话十几个字而已,对于《明史》只读了个大概,并且基本上只熟悉太祖本纪、成祖本纪和少数人的列传的允熥来说,根本不可能记住这么一个人。

    他是从这个时候的记载中知道的。允熥听到赵毅的话,马上问道:“令尊可是曾任过吏部尚书,现在任shanxi参政的赵秉彝(赵好德)老先生?”赵好德曾颇得老朱赞誉,指导过懿文太子的,所以允熥称之为老先生。

    果不其然,赵毅回道:“正是家父。”

    允熥赞许道:“汝父子真是父亲了了(‘好’的意思)子亦佳。”

    赵毅没有表情变化的回道:“殿下谬赞了。”

    允熥见他这样,又勉励几句,就罢了。

    接下来允熥离开户部,来到兵部。

    ================================================================

    到了兵部的大门,允熥觉得恍如隔世。虽然上次来这里是九月十七日,到今天只不过是过了四天而已;但是就这四天时间,他觉得就像过了好几个月一样漫长。四天以前表面上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皇子,当然是能竞争皇位的皇子,但是与允炆看起来也差不多;四天以后他已经基本上是铁定的皇太孙了,大明帝国在朱元璋之后的继承人。

    进了兵部,与各位兵部的官儿行礼打招呼,明显感觉到他们的态度变了,比以前恭敬了。不过这也正常,以前对允熥太恭敬也容易让老朱误会,现在没有这个担忧了,自然好说。

    允熥光打招呼行礼就花了一柱香(十分钟),才脱身到司马部(武选司)。司马部的官员当然都在,就算刚才有事儿的人,经过这一柱香的行礼时间也早就处理完了事情来这儿候着了。

    允熥照例先行礼打招呼。不过这里的官员都跟允熥打交道比较多,知道他讨厌繁文缛节,所以礼数到了就好,很快开始谈正事。

    允熥说道:“孤今天来就是操办军校事宜的。废话不多说了,陛下批回来的折子有什么大变动吗?”

    郎中回道:“禀殿下,并无大的改变,只是把正式开办时间定为了明年二月初二;陛下对于学制定为三年也并无疑问,只是,要求增加弓马课程,提出大多武将都目不识丁,降低文学课程的权重。”

    允熥和兵部众官当初商议后上的关于军校的折子大概有一下几点:一、对于未袭职的指挥佥事及以上的世袭武将家年轻子弟开设军校;二、学制三年;三、开设文学,弓马、武艺、历史、战例等多门课程;四、各课程先生(老师)从在朝诸官中由皇帝选择;五、只有从这里合格才能继承世袭职位;以及请批地皮,建造校舍等。

    允熥问道:“那关于先生的事情?”

    郎中答道:“陛下的批答中并无关于先生的语句。”

    允熥觉得应该是老朱还没有想好找谁,不过既然把时间定在了明年二月,到还有时间不必着急。并且这个时间定的也有道理,这天是个好日子嘛。(二月二,龙抬头)

    允熥又问:“地方批了吗?”

    郎中回道:“已经批了,在城北靠近皇城的地方,昨日臣与员外郎去地方看了,明后两天会动工修建校舍。”

    允熥一听,觉得不如去城北看看场地,还可以顺便‘体察民情’(游览观光)嘛。于是说道:“左右无事,我去查看查看地方,也顺便熟悉一下。”

    郎中说道:“臣今日有事走不开,那臣找一名去过的差役陪殿下去。”

    允熥本来就不想让他们跟着去,要是他们也跟着去了,那还怎么‘体察民情’啊!所以马上说道:“你们既然有事就不必去了,有熟悉地方的人带着即可。”然后和司马部的诸位官员告别去城北了。

    不过允熥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这次出来虽然没有带着仪仗,但是侍卫就有二十多个,大家穿戴的也都是正装,完全不是上回一共四个人的微服出巡。所以即使一行人没有坐车骑马而去,允熥依然只能看到身边的侍卫的侧影和急忙避让的行人的背影。

    完全没有达到目的的允熥一路都不怎么高兴。到了地方,一片什么建筑物也没有只有几颗大树的场地也没什么好看的,弄得允熥兴致更加不高,没待多长时间就回宫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