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宗明天下 第33章 宝钞战争——应天府衙

时间:2017-10-01作者:七帅

    允熥出了户部,想了想,朝应天府衙而去。应天府离着皇城比较远,所以叫了一辆车坐车去;侍卫们骑马跟随。

    这次开展粮食兑换,京城是第一重点。苏州、杭州在元末都经历了大规模战乱,大明与张士诚在这一代反复交战十几年,百姓死伤十之八九;再加上朱元璋严厉的禁海令,沿海地区没有生意可做,商人也不来,苏、杭一代又不像京城这里有朱元璋迁移安置过来的人口,所以一直到现在洪武末年,苏、杭一带人口也不多,又是鱼米之乡,所以粮食的总需求兑换量会比京城少得多;而人多意味着出乱子的可能性大,所以需要应天府派人维持秩序。

    现任京城的应天府尹是王兴福,曾担任吏部尚书,因受到别人牵连贬为西安知府,后来又因功升为正三品的应天府尹。

    这时王兴福也正在督办秋赋征收工作。对于明代这么一个农业税占到总税收的百分之八十的国家,一年两次的粮食赋税的征收是非常重要的,上至中央,下至各县,都不敢不重视。应天府领县八个,上元、江宁二县是府县同郭县,没有多少农村,更没有多少耕地,倒不需要多注意;但是其他六个句容、溧阳、溧水(齐泰就是这里人)、高淳、江浦、六合等县与别的州府的县没有任何区别,都是以农村为主,农税为主,也在这个季节很忙。

    王兴福正在与正六品的溧阳知县说话。王兴福说道:“今年的秋赋你一定要注意,上一任的溧阳知县就是在今年春赋征收的时候差事办的不利索,被撤职查办了。你可千万不能再犯他的错误了。”知县答应着。

    正说着,跑进来一个脸上混杂着惊讶、害怕和兴奋的衙役,没等王兴福呵斥,就行四拜礼,下跪说道:“府尹大人,外面,外面来了一伙人,说、说、说是三殿下来了。门口的看门人不敢拦,已经进来了。”

    王兴福面露疑惑之色:不是宣布三殿下负责宝钞的事情吗?应该扎在户部啊,来我应天府衙干什么?但现在也没时间疑惑了,先让衙役起来,然后与溧阳知县说道:“待会儿我再跟你接着说,你先在这里稍待一会儿。”溧阳知县也知道轻重,行两拜礼,王兴福回礼,知县退下。

    王兴福赶忙出去迎接。不过这时允熥已经走进府衙大门了。王兴福没走几步路就在院子里迎上了允熥,忙行四拜礼,说道:“见过三殿下。殿下今日前来,是有何事用得着应天府吗?”

    允熥回礼,说道:“关于宝钞,我有一个处理方法,需要应天府的协助,还望府尹大人不要推辞。”

    院子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王兴福把允熥往待客厅引去,同时心中不解:‘这钞法变革怎么和我应天府有了关系了?’

    到了客厅,允熥坐在正北,王兴福坐在正南,杨峰和陈兴两位侍卫侍立在一旁,其他的侍卫在屋外守着。允熥说道:“是这样的,我提出了用允许宝钞换兑粮食的方法来维持宝钞的价值,……(省略部分是介绍过程)……,所以需要应天府的协助。”

    王兴福一开始听到允熥介绍的方法时,是在心中喝了一声彩的,因为这个方法确实不错。但是随着允熥的介绍逐渐明白,因为宝钞发行量太大,所以也存在风险。不过这个风险和应天府没多大关系。王兴福虽然是一个心怀‘济世救民’伟大理想的读书人,但是在经历了几年以前的贬镝经历以后明白了,还是需要先把眼前的工作干好,等到了最高层再考虑‘济世救民’的事情吧。

    他说道:“殿下的意思是,差不多整个十月份都需要应天府派出衙役到兑换粮食的地方维持次序,防民生乱?”

    允熥说道:“大概就是这样的。从下月初一开始。为了不至于乱成一片,还望府尹大人多多派上几个衙役。”

    王兴福对于允熥的话受宠若惊啊。允熥说话太客气了;王兴福也是和懿文太子交谈过得,懿文太子虽然为人很谦和,但是说话仍然带有皇家的口吻,居高临下;而允熥则非常接近普通人的说话方式,让人毫不感觉有任何倨傲的口吻(这当然是因为来自后世的记忆导致的结果啦)。

    但是,他还是说道:“现今正值秋赋征收时节,衙役大多派下去帮着税吏收秋赋去了,想找几十个衙役去维持次序恐不容易。”

    允熥道:“江宁、上元二县俱是同郭县,能有几个田税可收?既然府衙的衙役不够,就叫江宁、上元两县的衙役来。”

    王兴福还要再说,允熥又道:“现在京城里,除了你们府县的衙役,能派出来的只有京城四十八卫的兵丁(此时还没有五城兵马司)了。这维持京城的治安,本身就是你们应天府县的差事,若是你们应天府派不出人来,我和皇爷爷说调派金吾左右卫的兵丁,你们应天府的脸上也不好看吧。”允熥这话其实是有点威胁的意思了。

    但是威胁还是有用啊。刚才想说话的王兴福马上把刚才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尴尬的沉默一会儿之后,回道:“殿下放心,十月初一,应天府必会派出足够的衙役去维持次序。”

    允熥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既然府尹大人已经答应了,贵府事物繁忙,那我就不多打扰了。”

    王兴福不管心里怎么委屈,也赶紧起身行礼送允熥出门。出了府衙后院的门后,允熥说道:“应天府事务繁多,府尹大人就不必送我出府了,到这里为止吧。”

    王兴福也确实还有好多事情,推让一番,也就在这里与允熥拜别。然后王兴福回到后院,溧阳知县还在那里等着呢!王兴福强打精神,与溧阳知县又说了几句,就把溧阳知县打发走了。他也没心情处理别的事情,就坐在座位上盘算怎么在十月份腾出几十个人来。

    而允熥此时又往皇宫行进。允熥是想到,要散播流言,增加老百姓对于宝钞的信心,最合适的衙门非锦衣卫莫属了。但是现在锦衣卫虽然被剥夺了抓捕、审问、关押犯人的权利,但仍然是老朱手里的情报机构。作为皇位继承人,贸然接触情报机构的人可不是什么好主意,所以允熥还是决定要先回皇宫和老朱汇报一下再说。

    朝皇城行进的路上,陈兴和杨峰跟随允熥久了还不觉得,其它的侍卫都在心里暗暗思考着。户部的对话他们在外头等着没听到,但是刚才允熥同应天府尹王兴福的对话他们都听到了,都觉得允熥说话太客气了。作为皇孙,即使不是太孙,跟大臣说话一般直呼名字即可,就算表示尊敬,称呼他为王府尹也就罢了;允熥竟然称呼他为府尹大人,这真的是不符合此时的礼节。但是允熥自己现在还没有意识到。
小说推荐